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八十八章 心火烧
    酒宴结束,骆星晚就给工具人发了消息。

    “速来莲城。”

    然后就是所住玉华酒店的地址和房间号。

    刚刚在餐桌上,裴炎显然没有死心。

    骆星晚能看出来,这个花花大少不相信自己说的话,身在莲城,裴炎的地盘,怕这混蛋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陆小川的战斗力,经过虎啸拳馆那一次,骆星晚有了很直观的认识。

    不管是老公的身份,还是工具人的身份,这时候,正是要陆小川挺身而出啊。

    今晚的酒宴,结束的有些草率,主要是参与的人,后半程都没了什么兴致。

    答应合作的大商家,没有食言,直接约定明天上午签署代工合同。

    骆星晚相信,对方会给出最优惠的价格,也会保质保量完成代工任务,即便在工期上,都不会故意延误。

    这是一种姿态,不愿与滨海骆家为敌的姿态。

    今晚这场戏,组织酒宴的大商家显然判断失误。

    为了讨好裴炎,彻底把自己搭进去。

    如果说,骆星晚真的放荡不羁爱自由,和裴炎你来我往郎情妾意,那么,他这个媒人就算当成了。

    真到了那时候,和骆星晚的合作中,稍稍让出些利润,就能维持和裴大少的良好关系,还能搭上滨海骆家的线,两全其美一石二鸟。

    可是,酒宴上骆星晚表明了态度,想要做媒人的大商家顿时就麻爪了。

    如果说,裴大少因此和骆星晚反目成仇,那么自己这个牵线拉纤的,就成了首当其冲的出气筒!

    虽然骆家不曾涉足成衣制造业,但是,人家的体量在那里放着呢,随便动动小手指头,自己那点产业,怕是马上就会灰飞烟灭。

    至于裴大少,肯定不会站出来保护自己。

    哪怕他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能力!

    裴家掌权的老一辈,和其他家族不太一样,他们看的更加明白,更加透彻。

    想要培养出一个合格的产业继承人,是十分艰难的事情。

    小一辈生活在锦衣玉食之中,压根不懂创业的艰辛,不知守业的困苦,更不曾参与商海的尔虞我诈。

    把偌大的产业交到这样的继承人手中,谁敢?

    多少例子证明,产业被不懂行的年轻一辈掌管,崩塌败亡的速度快到难以想象!

    小门小户还能说,多存点钱,以后子孙败家也能多败几年。

    而体量庞大的家族式产业,早就不适应这种说法了。

    现如今这个社会,财富的聚集速度相当惊人,同时,星散的速度一样有效率。

    养着裴大少这样的酒囊饭袋,一年撑死了千把万,可要把产业交到他手里……或许一年之后,负债就得几十个亿!

    多少商界大佬的后代创业,都是以类似的成绩单收场,很能说明问题。

    难道说,那些大佬的后代们,缺人脉缺资金吗?

    不,他们缺的是经历和见识,能力什么的,反而不是最主要的问题。

    所以呢,裴家的路数很简单,愿意学商的,从基层做起,不愿意争家产的,就给钱,用钱养着,比如裴大少。

    商人逐利,嗅觉也最敏锐。

    裴家的做法,并不瞒着外人,所以裴炎裴大少的身份是尊贵,可要说他对裴家态度的影响有多大,还真不好说。

    所以,不等酒宴结束,大商家就和骆星晚约好了第二天签署合同的事,连裴炎铁青着脸冷哼都不在乎。

    得罪裴炎,无非是以后拿原材料麻烦点,一两次也就到头了,可真参与胁迫滨海骆家的大小姐委身于人……家产什么的,肯定没有,一家老小的小命能保住不能保住,还得两说。

    孰轻孰重,大商家自然心里有衡量。

    出了酒店,裴炎果真不愿放弃!

    “骆星晚那个女人,还真把自己当成真正的豪门贵女了!”

    裴炎在车上,直接摔了手机,“不就是一个私生女吗?连和别家结亲都轮不上,给我装什么贞洁烈女!”

    家族往来,结亲是最方便快捷的一种形式,古往今来,都是如此。

    车内,司机默不作声,等着指示。

    跟班默然捡起摔碎的手机,等下又得去买新的。

    两人都是跟着裴炎好几年的老人手,裴大少自然不在意在他们面前展露心中的怒火。

    “走,先去老六那边!”

    发泄一通,裴炎表情阴郁,眼神阴狠的发话。

    司机老老实实发动车子,按照指示前行。

    跟班却有些挠头,大少又要搞这一出?

    你说说,你一个豪门公子哥,追女人除了用钱,还能有啥花样?

    碰到不认钱的,你就找老六……那干脆把你裤裆里那一嘟噜交给老六保管算逑!

    腹诽几句,跟班还得小心翼翼的规劝:“裴总,上次你找老六帮忙,老爷可是不太满意,扣了你的兰博基尼,到现在还没要回来呢。”

    “你在教我做事?”

    裴炎的表情更加恶劣,一肚子气正没地方撒呢!

    “裴总,我哪敢呢?”

    跟班陪着笑脸,心中却不住骂娘,“今晚这位骆总,她毕竟是骆家的人,哪怕她是个人人都不待见的私生女呢,身上流着的,也是骆家的血。”

    “您要是让老六帮忙,那位骆总什么反应,骆家什么反应,咱们都先不考虑。”

    “单单老爷那一关,您就过不去!”

    裴炎听了,犹如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凉水!

    裴家现今掌权的是他大伯,可家主依然是他爷爷。

    裴老爷子可是专门警告过裴炎这个大孙子,别惹事,如果真憋不住惹,也只能惹普通人,不能惹豪门大家。

    这特么,普通人招谁惹谁了?

    只能说,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上,弱小就是原罪吧。

    而骆家,显然符合豪门大家的范畴。

    如果真的对骆星晚出手,一旦事情败露,让爷爷知道……

    想起骆星晚那比学校更加成熟的气质,举手投足间无意识散发的魅力,还有那扰人心志的长相,以及让人口渴的身材……

    不管了!老子就是要尝尝这绝世尤物!

    “别特么废话!”

    裴炎不知为何,心中的执念无法消除,好似有团火,不停在烧,越烧越旺,“去找老六!谁敢把今晚的事情说出去,老子废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