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八十章 一见男神误终身
    故事有些老套。

    谭秀芬出生在习武世家,祖上流传下来的武技,从未断过传承。

    五岁那年,谭秀芬遇到了一个英俊潇洒,武技很强的男神小哥哥。

    当然,一个小女娃的观感,或许无法代表其他人,但谭秀芬当时就是这么认为的。

    谭秀芬那时候太小,吃不得练功的苦,总想着逃避。

    男神小哥哥就哄她,只要你好好练功,哪怕资质再差,也一定会成为江湖高手。

    到了那时候,男神小哥哥会来娶她。

    谭秀芬小小的心里多了一份约定,练功的时候,也多了一份动力。

    原本吃不得的苦,也慢慢接受、习惯。

    可是,随着年岁增大,男神小哥哥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直到后来,难得一见。

    那些年,谭秀芬为了嫁给男神小哥哥,拼命练功,家中长辈虽然觉得她执念太深,却以为只是小姑娘的糊涂心思,并未过多干涉。

    反而因为谭秀芬实力突飞猛进,早早辗压同辈武者,暗自欣喜。

    索性,也就没人开导,对她一心想要嫁给男神小哥哥视而不见。

    到了十八岁那一年,谭秀芬已经是周边名声鹊起的年青一代高手。

    十二路谭腿出神入化,不少老辈在她面前,也不敢保证能胜。

    吾家有女初长成,谭家人满心欢喜。

    照着这个势头发展,临清一带乃至山东武者圈子里,未来必然会有谭秀芬一席之地。

    年纪大了,谭秀芬也懂得害羞,并未再提嫁给男神小哥哥的事情。

    只不过,心思却未改变,依然默默关注他的消息。

    男神小哥哥不愧是谭秀芬看中的人,他天分极高,武技提升极快,早在几年前,已经闯出名号。

    在谭秀芬努力提升自己,以便配得上男神小哥哥的同时,小哥哥却完成了堪称传奇的人生。

    四处挑战名宿,未尝一败。

    开宗立派,年纪轻轻成为一代宗师。

    看不惯魑魅魍魉之辈,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被江湖人传言坠入魔道,大杀特杀。

    各门各派高手倾巢而出,围杀,死斗,重伤脱身突围。

    好兄弟受牵连,被泰斗重孙带人劫杀,报仇,被暗算,同归于尽……

    说好的来娶我呢?

    我已经成了高手,长辈们都认可的,可你人呢?

    男神小哥哥死讯传来的那一天,谭秀芬枯坐房中,未曾流泪。

    江湖儿女,没那么多多愁善感。

    我男人被害死了,打回去便是!

    二十二岁的谭秀芬,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家。

    谭家人栗然而惊。

    小丫头的心思,不难猜。

    可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了,谭家人也不敢大张旗鼓的拦。

    当时一家人,全都寄希望于泰斗功力强横,老当益壮,让谭秀芬知难而退。

    谁知道,泰斗年龄太大,几十年来醉心蝇营狗苟,功夫早就落下了,功力什么的,更是没剩下几分。

    加上从未想到,会有人敢来报仇,没有太多防备……结果,二十二岁的谭秀芬独自潜入,一招击杀,飘然而去。

    这犹如传奇故事中的顶级刺客行径,当年在武者圈子里掀起轩然大波。

    公道自在人心,不少人暗地里感慨,此女有侠者之风。

    可生活终究不是传奇故事,泰斗都被人干掉了,家中后辈,知交好友,门人弟子,自然要有所反应。

    反应不够激烈都不行。

    追杀开始了,相当酷烈。

    很多次,谭秀芬都感觉自己要被人弄死了。

    还好运气不差,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开眼,后起之秀谭秀芬磕磕绊绊的活了下来。

    一些人的耐性被耗干,一些人的脸面被丢尽,更多的人,则习惯了凶手潜逃这个设定。

    几年过去,追杀依然在进行,可不再大张旗鼓。

    毕竟,轰轰烈烈干一场,仇人单枪匹马只身一人,还是个弱女子,一直没能伏法,自己一方倒是损兵折将,人情欠了无数,大多数人,都选择了偃旗息鼓。

    明面上不再四处宣扬,不代表暗地里不关注。

    这些年,一直有人在暗处探查谭秀芬的下落,一旦发现,必然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在一次死里逃生之后,谭秀芬结识了卢有才。

    卢有才为她提供安身修养的地方,又安排了藏身之所,谭秀芬感激莫名。

    虎啸拳馆并不是谭秀芬第一个藏身地,却是她呆的时间最久的一个。

    有了卢有才的帮扶,谭秀芬不但过了一段安稳日子,还学了卢氏八极拳……

    再接着,行迹败露,卢有才主动撇清,将谭秀芬出卖,搏杀,逃命,遇到贪财的陆小川……

    小尤物张奕南听的两眼冒光,差点变成两颗小星星。

    长腿大姐的讲述平铺直叙,没什么太高明的叙事技巧,偏偏透着一股子真实。

    不是亲身经历,说不出这样的故事。

    莫非,长腿大姐真的是个江湖武者?

    毕竟,如果是一个家暴受害者,患上了妄想症,很难条理清晰的讲述这么长一段经历。

    长腿大姐连被人劫杀几次,都在什么地方,对方使用的什么武技和兵器,都记得清清楚楚。

    如果真的是妄想症,除非她已经想了很久很久,久到自己都分不清现实和虚幻。

    “谭大姐,你说的这些,我很难相信。”

    小尤物还是很难接受,这世上真的存在这么一个血雨腥风的圈子吗?

    长腿大姐疲惫一笑,自从逃亡开始,她也是第一次这么清楚的梳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

    不一件件摆出来,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经历了这么多的搏杀。

    随手拿过茶几上乱丢的餐刀,在小尤物有些惊恐的眼神注视下,谭秀芬手捏刀背,慢慢用力……价格不便宜的餐刀,竟然轻松弯曲成了直角!

    “谭大姐,你……怎么做到的?!”

    小尤物当时就懵了,这是魔术……吧?

    一把抢过弯曲的餐刀,小尤物左看右看,完全没有问题!

    “妹子,雕虫小技,不算什么。”

    长腿大姐眼中,闪过一丝温柔,“若不是身上有伤,我给你打一趟拳耍耍。”

    谭秀芬不知道,在小尤物这种外行眼里,你打十趟拳,也不比弄弯一把餐刀来的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