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七十九章 妹子,我想给你透个底
    小尤物的心理历程,自然不会明说。

    陆小川也不在乎,照顾好病号就行。

    工具人之所以这么上心,完全是因为害怕。

    想想张奕南的身份吧,她要是敢出事,自己和老妈绑在一起,怕是都不够抵债。

    人生而有贵贱,这一点,经历了太多人情冷暖的陆小川十分清楚。

    单单是张奕南明面上的身份,雇主骆星晚的好闺蜜假男友,就足够自己重视的。

    张奕南和自己一起的时候出事,好不容易得来的饭碗怕是要砸,这么好吃的软饭,没地方再找了。

    万一雇主还要替真闺蜜假男友报仇,自己恐怕会更加凄惨。

    至于张奕南万亿财产继承人这个身份,陆小川压根不敢去想。

    小尤物如果出事,她那个神豪老爹出手,自己和老妈怕是连骨头茬子都剩不下啊!

    陆小川的想法看起来十分功利,甚至有些冷漠,对人性充满了恶意的揣测。

    这是初中辍学,在外面搞钱那些年,养成的习惯,或者说,形成的世界观。

    一个少年,为了留住最后的亲人,一头扎进冰冷的灰色世界,在充满恶意、欺诈、霸凌的环境里拼尽一切搞钱。

    这原本就是一个悲剧。

    陆小川并不认为自己是悲剧的牺牲品,他是自愿加入这部悲剧当中去的。

    人情世故,在他心里分量不重,或者说,只有特定的人,才值得他付出感情。

    在陆小川的眼睛里,这个世界充满了权衡,想要得到一些,就必须放弃一些,想要拿走点什么,就得留下点其他。

    一切都是冰冷的利益交换,哪怕是旁人眼中的情感,也不过是个人需求的一种奢侈品。

    物质需求被满足,可不得追求精神需求吗?

    这种观点肯定是病态的,是错误的。

    可是,陆小川改不过来了,他这一辈子,怕是都很难改过来。

    所以说,这家伙就是一个三观不正,和世界主流格格不入的怪物,只是平时,他隐藏的比较深罢了。

    可这又能怪谁呢?怪他吗?

    一个被生活逼迫到对自己进行精神阉割的少年,三观不符合大众的期许,是他的错吗?

    没人有错,这个世界也没错,只是命不好。

    其实,陆小川还是挺知足的。

    最起码,自己的付出和努力,都没有白费。

    老妈还活着,过两天就能做骨髓移植手术,以后只要保养的好,还能活很多年。

    自己呢,吃着雇主骆星晚的软饭,生活无忧,享受着之前不敢想象的富贵生活。

    感情方面,且当做感情吧,陆小川还有大姐姐刘雯钰,成熟女性的风韵,满足了人生缺失一部分的陆小川大多数对异性的向往。

    兄弟情义,陆小川有魁哥和小若,这两个,都是真正能托付性命的同伴,当然,他俩必须凑一对,这个没得商量,能省一笔份子钱呢。

    目前来看,现在的生活,是陆小川以前无法想象的,他从不知道,自己可以过的这么幸福。

    唯一美中不足的,好像是自己没办法有个孩子。

    毕竟雇主骆星晚这碗软饭,不知道要吃几年,五年十年,都不意外。

    好在陆小川虽然不讨厌孩子,却也没有什么执念,更不想自己带娃。

    至于老妈刘细枝的想法,等她手术成功,养好身体之后再考虑吧。

    总而言之,陆小川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没有再多的奢求。

    应付小尤物的各种挑衅,然后再照顾生病软弱可怜的她,陆小川不存在不情愿。

    陆小川把这看做工作的一部分,以及摈弃麻烦的必修课。

    开着小尤物的车,把她送回星海国际公寓,陆小川就直接闪人。

    小尤物家里还有一个病号呢,姐俩相互照顾就行,用不着臭男人混在其中。

    “妹子,你……我想给你透个底。”

    长腿大姐谭秀芬毕竟是练家子,身上虽然有伤,照顾小尤物这个病号却绰绰有余,“有人在外面找我。”

    “知道啊,你男人嘛。”

    小尤物病恹恹的,却强打精神,“谭姐你放心,在我这里,你男人找不到的。”

    陆小川编的谎话还算合理,家暴男追踪长腿大姐的戏码不难接受。

    加上小尤物愿意接收长腿大姐,更多的是想要用来要挟陆小川,好让他乖乖就范,任凭自己变着花样戏弄,所以没往深处想。

    “不是,我是练武之人。”

    长腿大姐眼皮低垂,“有仇家追杀我,我感觉这公寓附近,有人监控。”

    原本没精打采的小尤物,慢慢瞪大了眼。

    这个,陆小川确定他送来的人,精神方面没什么毛病吗?

    很多被长期家暴的受害者,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精神创伤,胡思乱想甚至出现妄想症,都不算罕见。

    若是陆小川在这里,肯定会流着口水拜长腿大姐为师。

    要知道,小尤物被人跟踪保护,陆小川也是反复观察之后,才有六成把握。

    而长腿大姐谭秀芬一直呆在公寓中,小尤物张奕南租住的房间,可是在25层,这么高的位置,又没有望远镜之类的专业设备,她是怎么发现有人监控的?!

    只能说,高段武者的第六感,敏感的让人震惊!

    真动起手来,长腿大姐郝秀芬绝对能秒杀从未系统练过的陆小川。

    “妹子,大姐真不是故意害你。”

    谭秀芬抬起头,眼神中波澜不惊,“我也没想到,仇家来的这么快。”

    事情弄岔了。

    谭秀芬的仇家要是能这么有效率,从外地赶到滨海找到藏身星海国际高档公寓的她,也不至于追杀这么多年,没啥收获了。

    “等等,谭大姐你别着急。”

    张奕南的神经,瞬间活跃起来,“这里是高档公寓,有监控很正常,你肯定是搞错了,没人能找到这里来,有什么事,你慢慢说,刚刚你说自己是练武之人,给我说说这个。”

    虽然没有系统学过,但张奕南多少接触过一些心理学知识,自小家里也有转职的心理医生,她还是会点散手的。

    当一个人陷入妄想症,紧张或是激动时,不要着急否定他说的话,而是诱导他的思维转向逻辑方向。

    编一个习武之人的身世,显然需要一定的逻辑性。

    “行吧,既然你想听,那我就给你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