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七十七章 老婆闺蜜洗澡,让我送衣服
    少女,你这是在玩火!

    浑身湿漉漉的陆小川,仰天长叹啊!

    这特么,老婆的闺蜜在洗澡,让我送衣服进去,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按理说,大家早就赤诚相见过,外面又那么开放,天体浴、光猪跑啥的,流行一时,送件衣服进去,不算啥。

    可特么,哥们这个思想观念,跟不上啊!

    咱就一个社会底层的穷屌丝,认知啊,见识啊,跟国际暂时没接上轨,会害羞的!

    浴室中,小尤物用宽大的浴巾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一边看着哗啦啦流水的淋浴,一边捂着嘴偷笑。

    戏弄一个湾仔码头,不但没有风险,还没有心理负担,太爽了!

    至于为什么骆家会安排这么一个人来做闺蜜骆星晚的假丈夫,小尤物也想明白了。

    即便是真结婚假夫妻,陆小川和骆星晚两个人也得生活在一起。

    天天住在同一个屋檐下,闪闪那个不愿意佣人和管家呆在别墅里的性子,很危险啊。

    如果陆小川真是个取向正常的男人,闪闪的安全就完全没了保障。

    身为闺蜜,哪怕同为女人,小尤物也不得不承认,骆星晚的长相身材,样样都是顶尖的。

    当初两人在学校时,天天凑在一起,没少被人传闲话。

    原因不就是姐妹俩全都绝世妖娆,让人把持不住吗?

    安排一个湾仔码头当上门女婿,就没有这些隐患了。

    毕竟,性别都不同,陆小川怎么会对闪闪下手呢?

    这也算是错有错着,小尤物感觉自己揭开了闺蜜假结婚选上门女婿的秘密。

    殊不知,骆星晚和陆小川完全是杨妈咪安排,属于包办婚姻。

    因为害怕陆小川经不住诱活,会做出不可收拾的举动,雇主骆星晚当初可是撺掇工具人陆小川外出偷吃的。

    自认理亏,面对随手能够捏死自己的小尤物,陆小川屈服了。

    不就是送个衣服吗?有啥啊!

    哥们又不吃亏,干了!

    小尤物的衣服就扔在酒店的情侣大床上,在一个陆小川不认识的品牌背包里。

    有些心虚的打开背包,一件件花花绿绿的衣服就露了出来。

    这是女扮男装憋太久了,好不容易放松一次,把所有的女装都带出来了?!

    继续翻,一些不该被男人看见的衣服,就露了出来。

    这特么,上面那么大号,下面却这么小……你这买衣服的时候,会很困扰吧?

    一个号码,在小尤物身上,根本无法通用啊!

    按照指示,陆小川拿了一套睡衣,颤巍巍的递进了浴室。

    门都没敢打开啊,就开了一道缝,直接把衣服递进去的!

    呼!

    浴室的门,被小尤物干脆利落的推开了!

    砰!

    “啊!”

    一声惨叫,陆小川掩面而退……浴室门,撞头了!

    手指缝中看的清楚,小尤物身上裹得严严实实,啥也看不见啊!

    小说里说的果真没错,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

    见伤了人,小尤物还是很紧张的。

    良好的教养,让张奕南的阶级认知深入骨髓,但同时,却又有自己的底线。

    不主动伤害别人,哪怕对方的身份再低微,地位再低下。

    可是,下一秒,小尤物忍不住狂笑起来!

    一脸委屈的陆小川,双眉之间出现一道红色的竖痕,猛一看,就跟模仿二郎神,第三只眼开的太大了一般!

    原本戏精上身的陆小川,看着笑的波涛汹涌的小尤物,本来委屈的表情慢慢变成呆滞,接着,口水就流出来了。

    这特么的,浴巾什么的,虽然足够宽,足够大,可姑奶奶你自己什么本钱,你自己不清楚吗?

    把你整个裹起来,浴巾本来就一副捉襟见肘的窘迫样子,现在你这么一笑……

    大白兔又见面了!

    “啊!”

    同样也是一声惊呼,发现分外凉爽的小尤物蹲下了腰,双手紧紧拉住身上的浴巾,使劲捂住胸口!

    这特么的,要人老命啊!

    金色的!

    陆小川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方,他感觉自己怕是要流鼻血了!

    “把头转过去!”

    关键时候,小尤物智商在线,多少挽救了一点已经破碎的尊严。

    “啊,好!”

    陆小川赶紧转身,背着手把衣服递过去,甚至老老实实蹲在地上,就跟等着挨揍一个傻样。

    这次,小尤物不敢再戏弄工具人了,拎起睡衣钻进浴室,房门紧锁,抱脸蹲下,一气呵成!

    太丢脸了!

    为什么,姑奶奶每次出糗,陆小川这个混蛋都在场?

    要不,还是灭口了吧!

    哇啊啊啊!

    在浴室呆了将近半个小时,张奕南这才磨磨蹭蹭的出来。

    一张精致立体的俏脸,嫣红一片。

    也不知道是洗澡水太热薰的,还是害臊羞的。

    就连修长的脖颈,也染上了红晕。

    正寻思要虚张声势,恶行恶相面对陆小川这个混蛋,在心理上建立应有的优势,从而化解自己刚刚的糗态。

    结果小尤物发现一脸无辜的陆小川,正老老实实蹲在房间的角落里发呆……

    这特么的,明明是你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占了老娘便宜,为毛你一副被人欺负,委屈扒拉的模样?!

    还特么蹲墙角,这是自我惩罚吗?

    行,既然想要装委屈,那姑奶奶成全你,老实在墙角呆着吧!

    虽然心里这样想,可张奕南在浴室中准备的话,全都说不出口了,陆小川凭借着自己的底层生存经验,顺利逃过一劫。

    时间一长,张奕南就感觉出不对劲来了。

    自己美美的洗了个热水澡,换上干爽的睡衣,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刷手机,而墙角却蹲着一个湿漉漉的家伙,时不时的拧一下衣角的水渍……

    那感觉,就好像自己欺负了家养的宠物猴一样。

    “去洗澡!脏死了!”

    小尤物标准的刀子嘴豆腐心,“顺便把你的衣服换一下!”

    陆小川都惊呆了!

    哥们来的时候,可是啥身外之物都没带啊,哪来的衣服给我换?

    还没想明白呢,一件绿色白花丝绸睡袍,兜头罩在陆小川的脑袋上……终究是,被张奕南给绿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