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六十九章 死有余辜
    谭秀芬,临清人,自幼习武。

    二十二岁那一年,谭秀芬只身潜入某个泰斗级人物家中,将其击杀。

    接着,就是无休止的逃亡。

    这一逃,就是八年。

    至于谭秀芬行凶的原因,众说纷纭,最被陆小川和魁哥小若认可的,则是报仇。

    谭秀芬和被击杀的泰斗并无瓜葛,甚至连谭家和那人都没任何过节。

    她行凶的动机很难判断,当初有人还提出了买凶杀人的可能。

    结果自然是无稽之谈。

    且不说才二十二岁的谭秀芬有多强的实力,单单拿钱做事,她就没有路子。

    而且,谭秀芬家里并不缺钱,事发时也不急需用钱。

    倒是那泰斗死后,其家族后人追查凶手,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泰斗当时已经八十多岁,身体机能衰退的厉害,这才被长腿大姐轻易得手。

    事发之前,没人能想到泰斗会遭到袭击,甚至被人做掉。

    一个年纪轻轻,出身还不错的女孩子,为什么会对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出手,直接一脚踢断脖颈,行事狠辣无比,确实让人挠头。

    泰斗家族后辈,多方查证之后,突然偃旗息鼓,并未难为谭秀芬的家人,只是让谭家把长腿大姐从家谱中除名而已。

    后来有人酒后失言,走漏了风声,这才有传言流出。

    当年谭秀芬拼着性命不要,也得弄死那个泰斗,是要为情郎报仇。

    事发两年前,泰斗的重孙和人比武,生死斗。

    身为泰斗,自然不会干看着自己的重孙和人在擂台上分生死,所以,泰斗就提前做了些手段。

    结果长腿大姐的情郎自是丢了性命。

    而那泰斗的重孙,竟然在长腿大姐的情郎被人提前下药的情况下,被打下擂台,不治身亡。

    两人之间的差距,一目了然。

    若非泰斗暗地了使了手段,长腿大姐的情郎自然不会死,所以,这笔账,在两年后,被谭秀芬亲自清算了。

    “泰斗啊,很厉害的吧?”

    小若听的两眼放光,“竟然被谭大姐单枪匹马干掉了?”

    “没那么复杂。”

    魁哥满不在乎,“那人死时已经八十四岁了,即便一直练武,身体机能也衰退到无法理解的地步了,谭秀芬被称为她这一辈天赋最强的传人,弄死一个老头,不算难事。”

    “对啊,再说现在的泰斗,有真本事的不少,光有个名声的,也很多。”

    陆小川和魁哥的看法一样,“从那泰斗家后辈的反应来看,他操纵比赛,提前下药的事,多半是真的,这种人,死有余辜。”

    “是因为他破坏了规则?”

    小若一脸好奇,“破坏了规则,在江湖上上不是人人得而诛之?”

    魁哥听的直撇嘴,还“江湖上”呢?真以为生活在武侠小说里面啊?

    “不,下药没什么的,规则……这世上只有一种规则,胜者为王!”

    陆小川看法偏激,“我说那老头死有余辜,是因为……他不该让别人知道他下了药,更不该让谭秀芬知道!”

    这特么的,还特么泰斗呢,连暗箱操作都不会,泰斗个屁啊!

    都下药了,自己的重孙还被人打死,丢人不?

    最后更是差劲到走漏风声……死的不冤!

    陆小川更关注的,则是此后八年中,长腿大姐逃亡的经历。

    泰斗这名头,可不单是说说而已。

    哪怕他的家族后辈们对报仇并不怎么上心,该有的路数,却不会少。

    悬赏挂红,拜访三山五岳的好友,最后点名家中优秀的子弟前往追杀……等等一系列的江湖行事规矩,全都不能少。

    与其说是为长辈报仇,不如说是做给别人看。

    只要家族不倒,哪怕那泰斗生前天怒人怨,旁人都不会阻拦。

    当然,这只针对普通的江湖仇杀,若是牵扯到民族大义,再有地位的泰斗,再庞大的家族,也不够江湖上的好汉杀。

    泰斗的家族后辈们,各种手段都没落下,效果嘛,却不怎么样,谭秀芬活到现在,就是明证。

    头两年,派去追杀长腿大姐的人,还能摸着她的踪迹,时不时的组织人手进行几场围杀。

    可两年之后,谭秀芬的踪迹突然变的飘忽不定起来,追杀她的人,很难有机会动手截杀。

    特别是最近这三年,谭秀芬直接没了音讯。

    陆小川不得不感慨,长腿大姐躲在虎啸拳馆里,死活不出门的策略太狠了。

    如果不是拳馆主人卢有才出卖,估计长腿大姐都打算在拳馆里养老了。

    “其实,谭秀芬不该呆在国内的。”

    魁哥一边说,一边似有似无的瞟了陆小川一眼,“要是她一早跑的外面去,追杀她那些人,还会揪住不放吗?”

    “跑到外面,现在骨头茬子都沤烂了!”

    陆小川一脸的不服气,“外面?外面可没咱们这太平!”

    魁哥想了想,不得不点头表示认同。

    单单老外那个军火管控不严,就能坑死一大批江湖好汉。

    “外面真的不安全。”

    小若也一脸严肃,“我就不去外面,去就得被人抓起来!”

    这特么的,魁哥脸都抽了,姑奶奶,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被全球顶尖黑客组织通缉好多年?

    说实话,单单小若身上挂的那些悬赏,要不是害怕陆小川大义灭亲,魁哥早就把这丫头拐出去卖了!

    “这个话题以后不准再提。”

    陆小川直接替三人拍板,“还有谭秀芬的身份,以后也别再说了,我怕惹麻烦。”

    魁哥和小若一起鄙视,麻烦你都领回家了,现在害怕了?

    黎明的旭日,暖洋洋的并不刺眼。

    好似朝气蓬勃的少年,缓缓爬上天空。

    透过林立的高楼大厦,射下醒目的光。

    一栋高级酒店的顶楼,总统套间内,蔡文熙披了一件浴袍,慵懒的斜靠在沙发上,点了一支香烟。

    看看不远处的水床上,呼呼大睡的干瘪老头,蔡文熙眼中闪过一阵厌恶。

    同一个地方出来的两个女人,接受了同样的训练,为什么一个要没日没夜的陪几个老男人,而另一个却成了拍拍视频,赚赚钱的小网红?

    好气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