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六十六章 大姐,你懂我!
    望着车灯照射下,颤巍巍爬起身的谭秀芬,陆小川陷入沉思。

    刚刚哥们倒车躲避,完全是不想牵扯到麻烦事中。

    同时,也打不过这个长腿大姐。

    现在嘛,麻烦看样子是躲不过去了。

    打的话……这样的谭秀芬,哥们能打十个!

    陆小川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成了局面的掌控者。

    要不要,下车把谭秀芬弄死,然后自己冒充被人拦路劫持的受害者?

    不行啊,这面包车装了行车记录仪的。

    那要不,打开车门,放对方上来?

    杀红眼了嘛,这女人上车,肯定要威胁自己,让自己把她送到安全的地方。

    到时候,自己肯定要反抗的,反抗过程中,为了保命,弄死对方,这个解释就合理的多了!

    行车记录仪有录音功能的,等会谭秀芬上车,哥们可要埋点语言陷阱,以后取证的时候,会有利很多。

    估计能算到防卫过当的范畴里,如果杨妈咪出手的话,搞成正当防卫也有机会。

    陆小川心里不断的盘算,各种行为和反应,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判断极为准确,堪比律师事务所的金牌律师。

    那句话咋说来着?

    具有犯罪倾向或者准备犯罪的人,往往精通相关法律条文。

    陆小川这也算是,时刻准备着了。

    毕竟以前的经历,让他时刻游走在黑色边缘,真到了性命被威胁的时候,以身试法也只能干了。

    总比那些无声无息,丢掉小命的人强,是吧?

    谭秀芬蹒跚朝面包车走来,身后留下一串沾血的脚印。

    来了!

    陆小川准备装作认怂,打开车门放对方上来!

    “陆小川,我看见你了,带我走,给你三十万!”

    长腿大姐的声音不高,却犹如重锤砸在陆小川的心脏上!

    三十万?!

    大姐,你懂我!

    “谭大姐你客气!”

    陆小川满脸堆笑,喜气洋洋,亲自下车打开后车门,搀扶着脱力的谭秀芬上车,“您慢点,别碰到伤口!”

    给钱啊,早说嘛!

    精疲力竭的谭秀芬都特么蒙圈了啊!

    知道你贪财,可不知道你这么贪财啊!

    自己应该早点喊出我是有钱人,我愿意给钱啊!

    这特么,提前喊出来愿意给钱,怕不是陆小川这个混蛋会直接出手,帮忙把赵氏三兄弟给弄死了啊!

    自己还用搞的这么狼狈,这么奄奄一息吗?

    这特么的,造孽啊!

    人可以救,但善后怎么办,这是个问题。

    陆小川先问谭秀芬,长腿大姐表示毫无办法,接着就晕了过去。

    五条人命,一般人肯定搞不定,陆小川也不打算麻烦杨妈咪和身在外地的骆星晚,他有合适的人选。

    “卢前辈,忙着呢?”

    手机听筒里,传来的是轻歌曼舞,老棺材瓤子生活不错,挺腐化,“我这有点事,需要前辈伸把手,帮个忙。”

    你徒弟惹出来的事,找你善后,不过分吧?

    “陆先生客气了,只要是我老卢能帮上的,你尽管说!”

    卢有才豪气冲天,也不问什么事,直接应承下来,“以后在滨海,还得多仰仗陆先生照拂!”

    这特么的,幸亏这里是临丘地界,要不然哥们还不得露怯?

    “我在临丘,卧虎山脚下34号公路,遇到点麻烦。”

    陆小川通过后视镜,看了看晕过去的谭秀芬,心里莫名不踏实,“我遇见你那个徒弟郝秀芬了。”

    “陆先生遇到她了?”

    卢有才声音不再淡定,接着他那边安静下来,应该是进了卫生间之类方便说话的地方,“陆先生,我给你交个底,郝秀芬现在已经不是我徒弟了。”

    “我把她逐出师门了。”

    “她这个人,现在很危险,你遇到她,尽量避开。”

    “她是带艺拜师,以前惹下了恩怨,现在仇家寻上门了。”

    “郝秀芬已经和我再没瓜葛,若是陆先生愿意赚点小钱,可以把她抓起来,她仇家给的悬赏不算低。”

    陆小川都特么听傻了。

    原本,陆小川并没有想太深,只是觉得谭秀芬独自一人被赵氏五虎追杀,有些不合情理。

    在和卢有才通电话的时候,下意识的隐瞒了谭秀芬就在自己车上的事实。

    谁知道,卢有才竟然如此绝情,不但干脆利落的断绝了师徒关系,更是撺掇自己,拿谭秀芬去换悬赏。

    这特么的,人才啊!

    “卢前辈,郝秀芬毕竟和你师徒一场。”

    陆小川嘴角带笑,意味不明,“你就这么向我露底,没事吧?”

    “呵呵呵,能有什么事?”

    卢有才笑的畅快,“有财大家发嘛!能帮陆先生赚点零花钱,老夫荣幸之至!说句交心的话,郝秀芬能被仇家找到,也是老夫提供的信息!”

    我勒个去的!

    这老棺材瓤子,够狠!

    “不至于吧?”

    陆小川依然风轻云淡,“她可是你徒弟啊!”

    “徒弟怎么了?”

    卢有才的声音里,充满了说教,“我徒弟很多的,但都不是白养的,如果不是为了赚钱,我收那么多徒弟干吗?”

    这特么,你说的好有道理,哥们竟然无法反驳!

    “陆先生,老夫托大,跟您说点人生心得。”

    卢有才的声音,透着一股子掏心掏肺,“现在这个世道,什么师徒情谊,什么师门荣誉,还有所谓的江湖义气,全特么都是狗屁!”

    “大家现在只认钱!”

    “只要钱到位,要人有人,要势有势!”

    “我卢有才单单传艺的徒弟,就不下三百人,可真正忠心于我的,不超过五个!”

    “所以呢,陆先生千万别笑话老夫这种江湖客,实在是世道艰难,人心不古,老夫这样的,还算是念旧情的。”

    “最起码,我没亲手去赚这笔悬赏!”

    陆小川眉头一挑,差点乐出声。

    合着你个棺材瓤子出卖徒弟,徒弟还得感激不尽是吧?

    “卢前辈快人快语,小子佩服!”

    陆小川脸上的笑容越发玩味,“不过我可不敢打那什么悬赏的主意。

    刚刚就在我眼前,郝秀芬一挑三,弄死了赵氏五虎里面的三个,我估计其他两个死在别处了。

    卢前辈,麻烦你派人把这五头虎处理一下,要不然,我这个目击证人,可得牵扯进去。”

    手机那头,半晌没有声音,卢有才郁闷的只想狂扇自己嘴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