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六十五章 狼灭谭秀芬
    和人生死相搏的时候,眼睛被强光照射,会是什么结果?

    着急为大哥报仇的两个壮汉,深有体会。

    可眼下的形势,不由他们两个不硬着头皮拼命。

    郝秀芬身上带伤,十成的本事怕是连四成都没剩下,刚刚那石破天惊的搏命一击,好似榨干了这个强悍女人的最后一丝潜力。

    此时不将她击杀,等到这女人恢复过来,兄弟俩怕是要被反杀了!

    面对弯腰呕吐的郝秀芬,两个壮汉暴吼着冲了上来!

    习武之人有很多讲究,或者说是习惯,刻在骨子里的习惯。

    普通人,若是和人拼命,必然大踏步前冲,一是心急,二是气势全开,给自己鼓劲,三则是气血奔腾,不受控制。

    而习武之人,追赶之时,或许会大步流星,但等到马上要接触目标,准备出手时,必然使用自小苦练的步法。

    这是一种下意识的习惯,也是千锤百炼后的本能。

    各流派之间,步法上总有细微差别,懂行的一看便知。

    车厢里,陆小川的眼睛不由眯了起来。

    刚刚他看那被郝秀芬踢死的壮汉,就感觉有些眼熟,如今再看剩余这两人的步法,顿时确定了这帮人的身份。

    这不是,赵氏五虎嘛!

    北地的武技高手,五兄弟个个能打敢拼,名头不小!

    陆小川和赵氏五虎不是一个路数。

    他讲究的是低调,隐藏身份,做事不能张扬,以免露出跟脚。

    而这赵氏五兄弟则不同,他们做的是拿钱卖命的活计,没有名声,就没有收入,所以行事难免乖张了点。

    要不是这个,陆小川还认不出他们。

    毕竟,职业特点在那摆着呢。

    赵氏五虎不但曝光率高,时不时的还会有和人动手的视频流出。

    这特么,只能说现在的雇主们不好伺候,有那么一部分人,喜欢保存一份仇人被做掉的影像资料。

    也不知道这些人保存那个,是为了以后缅怀故人,还是自己暗嗨。

    这种事情多了,五兄弟的身手、习惯、武技传承,自然就不再是秘密。

    不过赵氏五虎不怕。

    人家赚钱做生意,又不是擂台上比武,向来不会单打独斗,从来都是一拥而上。

    你就是知道他们的武技路数,打不过还是打不过,能拿他们怎样?

    其实,以陆小川对这一行的了解,武技和实力往往不是做事的关键,关键是……找到目标!

    别人对赵氏五虎这样的人,有个实力上的大概判断,而赵氏五虎这类人呢,自然也会对目标的实力做出评估。

    如果目标实力太强,他们也不会接单,那不是卖命赚钱,是特么的送死!

    不过看样子,今天,赵氏五虎踢到了铁板,歹命咯!

    背对着氙气车灯的郝秀芬,弯腰哇哇吐了两口。

    难闻恶心的呕吐物中,夹杂着大片的粉红液体,出血了。

    面对急于拼命的赵氏兄弟,郝秀芬也不起身,顺势蹲下身子,单手撑地,一双有力的长腿,悍然侧踢而出!

    这种类似扫荡腿和体操动作结合的动作,看的陆小川差点忍不住叫好!

    若是刚刚那石破天惊的一击,还未看出郝秀芬的根脚,那么,现在这一脚踢出,陆小川已经能猜出这女人的来历!

    十二路谭腿!

    怪不得,赵氏五虎喊她谭秀芬呢,原来是用了假名。

    不过,这谭秀芬不是卢有才的徒弟吗?

    她应该用八极拳啊,拼命的时候,为啥要用十二路谭腿?

    有点意思。

    赵氏五虎显然清楚谭秀芬的身份,面对几乎贴着路面踢过来的两条大长腿,不得不跃起身形。

    这特么,只是简单一个动作,鼓荡到巅峰的气势,就泄了。

    这女人,不但身手强悍,对敌搏杀的经验更是丰富无比。

    再加上她那副木讷到让人怀疑是面瘫的表情,以及生死关头,眼神中的漠然,可以推测出,谭秀芬的神经坚韧,性子冷静,可以称得上是个合格的杀戮机器!

    陆小川甚至做出判断,向来一同行事的赵氏五虎,只出现了三个,恐怕另外两个,已经死在了之前的追击战中。

    当赵氏兄弟轻轻跃起,躲避谭秀芬贴地的横扫腿时,陆小川不由一叹。

    过了今晚,赵氏五虎怕是要除名了。

    啪!

    一声脆响,谭秀芬本就血肉模糊的脚在粗粝的柏油路面上狠狠一砸!

    那样子,就好像体力不支,扫荡腿扫到一半,脚没抬高,直接砸在了地面上一般。

    黑黝黝的路面上,再次留下一点猩红。

    赵氏兄弟人在空中,眼睛却一直死死盯着谭秀芬,见到如此情形,紧绷的神经不由一松,心里也安稳了少许。

    谁知,下一瞬间,突变横生!

    谭秀芬砸中地面的那一条腿,猛然上撩,斜着直扫赵氏兄弟其中一人的裆部!

    啪!

    又是一声脆响,正中目标!

    赵氏兄弟两道身影,在空中撞在一起,滚在柏油路上,被踢中裆的那家伙,直接口吐白沫浑身抽搐,显然是不活了。

    陆小川在车里看的胯下一凉,太特么凶残了!

    赵氏五虎,如今只剩下一人,却已丧胆。

    那人挣扎着站起身,抛下还未死透的兄弟,想要转身逃命,身后却撞过来一道高瘦的身影。

    谭秀芬,八极拳,贴山靠!

    生满老茧的手,一把抓住那壮汉的后脖颈,灌满全身最后力气的手肘,狠狠砸在背部脊柱上!

    砰!

    一声闷响,两道身影同时倒地不起。

    黝黑的柏油路面上,一团殷红的血迹,在两人身下慢慢润开。

    结束了?

    结束了!

    陆小川脑子飞快转动,自己要不要报警?

    想要装作没事人,就这么离开,怕是不成。

    刚刚见到谭秀芬从路旁的树林中钻出,自己可是猛踩刹车。

    长长的刹车印记,办案的不会视而不见。

    现场死了三个,估计之前追击的路上,还有两个,赵氏五虎虽然不是什么正经人,可也是五条人命,闹出来,事情不会小。

    自己驾车经过,最少也算个目击证人,想要藏,是藏不住的。

    这特么的,哥们可禁不起查啊!

    正当这时,以一对五,全灭赵氏五虎的谭秀芬,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