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六十四章 车灯,新换的
    本来准备夺车逃生的郝秀芳,木讷的脸上终于出现了表情变化。

    这特么的,剧本不对吧?!

    郝秀芳的手指,刚刚已经触摸到面包车冰冷的车身了啊!

    咋能说倒车就倒车,不给人留一点活路啊!

    “谭秀芳,今日你必死!”

    领头的汉子一声暴吼,揉身前扑。

    看那样子,打算舍身拖住大师姐,给后面的同伴争取时间。

    而原本急速前冲的郝秀芳,猛然一个急停,以违背物理学原理的姿态,原地打了个旋,直接将身子转了回去!

    车内驾驶座上的陆小川瞪大了眼睛,这特么的,太吓人了!

    刚刚那女人扑向面包车的时候,速度有多快?

    这种拼尽全力奔跑的状态下,能控制身体停下来,已经是了不得的技巧了,还能利用惯性直接完成转身……看来,在虎啸拳馆那一次,这女人压根没显露出真正的实力!

    几乎瞬间完成了动静转换,其中身体需要承受的力量绝非一般人能够想象。

    粗糙的路面上,留下一个血肉磨出的猩红的点。

    哪怕自身力量再强,协调性再好,技巧再高明……脚上的肉,依然比不过粗粝的柏油路面。

    一声厉吼,郝秀芳猛然跃起!

    陆小川看的一哆嗦,野兽般的本能让他瞬间绷紧身体,脚下的油门踩的更实了,车子加速后退!

    明亮的车灯下,郝秀芳不但完成了转身,更是利用身上残留的巨大惯性,高高跃起,冲着前扑的壮汉直撞过去!

    时间仿佛在刚刚的一瞬间,出现了断层。

    极动转变成极静,再瞬间转变成极动……让清楚看到全场变化的陆小川产生了时空错位的错觉。

    这种堪比电影特效的场面,让陆小川肾上激素疯狂分泌,握着方向盘的手,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高手啊!

    前扑的壮汉猛然色变,刺眼的车灯照射下,他那张愕然的脸,清晰无比。

    短短一个瞬间,攻防易位!

    大红旗袍下,两条修长紧绷的腿连环踢出!

    第一脚,壮汉以手臂护脸,挡住了。

    第二脚,直中胸口。

    第三脚,依然是直冲面门,身在半空中,胸口遭到重击的壮汉已经失去了防御能力,砰的一声,脑袋被正面踹中!

    咔!

    一声清脆的骨骼错位声,在夜风中格外清晰。

    只见被踢中面门的壮汉,人还在半空中,就喷出了一口血。

    更夸张的是,壮汉的脑袋呈一种诡异的角度向后仰……脖颈被一脚踢断了!

    陆小川要疯!

    一个习武之人,必然骨节粗壮,骨骼坚硬。

    脖颈处的肌肉也必然十分发达,有经验的人一看见脑袋小脖颈粗的家伙,就知道对方练过。

    古时候,也有燕颈熊背虎骨一说。

    再加上咽喉、脖颈皆是要害,加强防御时,往往也会进行针对性的训练。

    所以,一个真正的习武之人,他的脖颈一定粗壮有力,防御性十足。

    想要一脚踢断……绝非易事!

    而郝秀芬是凌空连踢三脚,俗话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她被对方格挡住的第一脚,必然是爆发力最强的一脚。

    而踢断那壮汉脖颈的第三脚,按照常理,应该是力量最弱的一脚。

    饶是如此,这女人还是一脚踢断了对方的脖颈……太吓人了!

    虽然说,郝秀芬出脚,有自身高超的技巧,转化了一部分逃跑时的前冲之力,而那壮汉也正在扑击,两厢对撞,力道得到加强,但是,这瘦高女人的实力,也绝对高到骇人!

    这特么,这样的高手,哥们在八角笼里竟然挑衅过?

    陆小川脑门上已经冒出细密的汗珠。

    平日里的嘻嘻哈哈,只是陆小川隐藏自己的一种伪装,或者说,只是他的某一张面孔。

    因自小穷困压抑的生活,造就了陆小川骨子里好狠斗勇的性子。

    向往冒险,渴望搏杀,是陆小川的另一张面孔。

    面对高手,面对以命搏命的场面,他不由自主将自己代入进去。

    哥们能打过郝秀芬吗?

    不能!

    即便是偷袭,对方如果状态全满,自己敢动手,也必死无疑!

    最多,给对方留下点残疾,想以命换命,都做不到!

    陆小川不由想到了魁哥,若是兄弟俩联手……两个郝秀芬,也能弄死!

    江湖争斗,向来比的不是单打独斗。

    对于自己的想法,陆小川没有一丝不好意思的念头。

    车外面,追杀郝秀芬的壮汉们,还三个人一起上呢!

    “大哥!”

    一声凄厉的惨叫,从后方一名壮汉嘴里嚎出。

    “杀!”

    另一名壮汉也怒吼出声。

    两人落后十米左右,就是这么点距离,却只能徒劳的看着自己的大哥被人一脚踢断脖颈,惨死当场。

    陆小川不由撇嘴,若是哥们动手,绝对不会和魁哥拉开三米以上的距离!

    砰,脖颈断掉的壮汉摔在柏油路面上,怒目圆睁,死不瞑目!

    这就是江湖仇杀,没有所谓的快意恩仇,更没有想象中的风花雪月,有的只是你死我活!

    郝秀芬落地,踉跄两步,忍不住弯腰呕吐。

    她原本就受了伤,内腑有点错位。

    连续奔跑逃命,伤势肯定会加重。

    刚刚那一下,急速前冲时猛然停滞转身,接着将惯性利用起来,凌空一击,将敌人一脚踢死。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看起来过瘾至极,可对郝秀芬的身体,却是巨大的负担。

    若是状态完好,或许只是休息片刻,调整呼吸,就能将这高难度技巧带来的身体负荷化解。

    可是,在连续和人拼命,身受内伤,又长距离逃命之后,这一连串的动作,让郝秀芬伤上加伤,内腑撕裂般的疼痛。

    陆小川停下了车,明亮的车灯,有意无意的,成了郝秀芬的帮凶。

    郝秀芬背光而立,两个急于拼命,要为自己大哥报仇的壮汉,却是迎着车灯而来!

    要知道,陆小川借来的面包车虽然不咋滴,但车灯还是相当给力的。

    前两天,陆小川才听摄影师老张说过,出外景的时候,走夜路,司机小王被对面汽车的氙气灯晃了眼睛。

    回来之后,就打申请换了两个氙气大灯……

    那俩急着拼命的壮汉,被新换上不到一星期的氙气灯笼罩,连眼都睁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