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六十三章 深夜,山路,红衣长发女
    事物繁杂,雇主骆星晚连续忙了半个月,期间仅仅回别墅住了四晚。

    更多的时候,都是小秘书苏糖糖来取换洗衣物。

    不管骆二哥再怎么不满意,骆星晚还是顺利接手了两家新公司,同时完成了整合。

    守着雨晴传媒,骆星晚自然要对两家公司的业务作出调整。

    新的化妆品系列,新了服装业务,都需要身为总裁的骆星晚亲自去外地考察。

    “我不在家这段时间,你不想去公司就不去。”

    一边整理外出的衣物,骆星晚一边主动给工具人放假,“如果和别人约会,不准带回来!”

    “谁会跟我约会啊?”

    工具人一脸无辜,前段时间趁着大姐姐休假两天,他可没少发泄,“你总是让我去约会,好歹给发个女人啊!”

    骆星晚就笑。

    想要发女人?做梦!

    公司福利,没有这一条啊!

    这次出差,刘雯钰也会跟着,公司两大头目全部去了外地,也算是对其他管理层的一次考验。

    骆星晚接手公司也有四五个月了,如果离开她公司就会出现混乱,那么,这将是个十分危险的信号。

    雇主出差了,陆小川也没什么心思作妖,主要是没钱。

    原本每天按点去上班,突然被老板放了假,陆小川发现自己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蓦然回首,陆小川竟然发现,自己从初中辍学之后,竟然从未有过假期。

    这是个多么可怕的情况啊,哥们原来一直这么能干,在赚钱的道路上从未停歇!

    借了公司拍外景的面包车,陆小川去圣罗兰私人医院陪了母亲一天。

    陆小川一直都会开车,雇主骆星晚出差,她那辆凯迪拉克CTS就停在车库。

    陆小川没开,宁愿借公司的面包车也不愿意开。

    太贵,不敢开。

    杨妈咪已经联系到了合适的配型,刘细枝下个星期就能做骨髓移植手术。

    单人病房中的刘细枝笑的很满足,她能从儿子的身上看到一些变化。

    为了自己,忍受着常人难以理解重负的儿子,终于变成了个男人。

    这种变化很隐晦,作为一个母亲,刘细枝却能很清晰的观察到。

    看来,自己原本的担心是多余了。

    儿媳妇和儿子没有问题,就连儿子所说的心理疾病,也没有了。

    亲家母出手阔绰,虽然不清楚圣罗兰私人医院的具体收费,刘细枝也能从医院的设施和护士们的收入猜个大概。

    下个星期就要进行手术了,自己能够继续活下去,儿子的心愿,也得到了满足。

    儿子……终于可以为他自己活了,可以好好享受一下这个世界,可以像正常人那样无忧无虑的生活……

    真好啊!

    陆小川从像疗养院多过像医院的圣罗兰私人医院出来,已经是夜里八点。

    整整一天,陆小川都很兴奋。

    他从未见母亲露出过那么多的笑容,也从未见过这么多的漂亮护士……

    一个护士,普通的那种,各种福利计算下来,月收入竟然能够达到惊人的十万……要不是性别制止了陆小川追逐梦想的权利,他都打算去考个护理资格证了!

    圣罗兰私人医院在半山腰,风景优美,空气清新。

    开着车窗,慢悠悠的行驶在没有车辆的盘山公路上,陆小川感到难以想象的放松。

    难道,这就是假期?

    太特么爽了吧?

    夜风拂过肩膀,那看不见的重负,仿佛小了许多。

    山并不高,饶是陆小川有意享受山间的夜风,二十分钟不到,小面包也行驶到了山脚下。

    这片风景区是临丘市的名片,不但本市的人会来游玩,附近城市也有不少人会选择在山顶的观光宾馆住上几天。

    但圣罗兰私人医院建的位置比较讨巧,途径的公路有些偏僻,别说是晚上,就是白天,也很难见到车辆和游客。

    车灯下,路边的树林里猛然钻出了一个人!

    一直处在放松状态下的陆小川猛踩刹车,刺耳的摩擦随之响起。

    还好速度不快,距离那个长发遮脸的人影还有五米多,面包车就停了下来。

    这特么的,大半夜的突然从树林里钻出来,是要扮鬼吓人咩?

    车灯照射下,人影的脸显露出来,竟然是虎啸拳馆的郝秀芬!

    这女人怎么会在这里?

    陆小川瞬间紧张起来。

    不由得他不重视,老妈就在这里,理论上讲,就连骆二哥都打探不到。

    虎啸拳馆的人却突然出现……他们想搞什么?

    被车灯照脸,郝秀芬压根看不清车里的情况。

    只见虎啸拳馆内连张开山都不敢轻慢的大师姐,这会狼狈异常。

    身上的大红旗袍被树枝刮破多处,脸上也沾了不少灰尘,高跟鞋早就不见了踪影,一双修长却并不纤细的脚,更是有不少擦伤。

    猛然闯到公路上来,差点被车撞了,郝秀芬一个趔趄,几乎倒地。

    这女人,难道是想碰瓷?

    够专业的哈!

    这一身的伤,真躺哥们车前面,可就说不清楚了!

    心里不住的吐槽,陆小川脑子却飞快的进行各种分析。

    郝秀芬现在的样子,明显有伤在身,被高手打到的那种伤!

    这女人有多厉害,陆小川不敢妄下评论,但是正面打起来,他绝对没把握把郝秀芬逼成眼前这幅狼狈模样!

    曾经的生存经历,让陆小川并不完全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

    所以,他坐在车上并未下车。

    甚至,他连自动挡的前进挡都没换,等着郝秀芬穿过公路,自己好马上离开。

    大家都是成年人,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陆小川没兴趣下车查看情况,也不想卷入什么奇怪的纠葛中。

    当然,等过了这段路,陆小川会马上调转车头,返回圣罗兰私人医院,守着老妈。

    这世上的事情,永远不会让人称心如意。

    陆小川倒是想撇清,可郝秀芬不打算这么干!

    单手撑地,站稳身子之后,郝秀芬瘦高的身形开始朝面包车奔来。

    这特么的,是想抢车吧?

    这时,树林中再次蹿出三道身影,全是一身精悍的江湖汉子。

    陆小川都不用看,单单闻着味,他就明白这三人是什么货色……手上沾过血的同类!

    看样子,大师姐这是被人追杀啊!

    “谭秀芬,留下命来!”

    嗯?不姓郝啊?

    陆小川看着已经扑到车头位置的大师姐,瞬间出手如电!

    挂倒档!

    踩油门!

    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