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六十章 和气生财
    好在卢有才提起杨妈咪的那些保镖,并非真的想办证。

    他这么说,一是拉近和陆小川的关系,二则是表明,老夫并不是真的怕了你,忌惮的乃是你身后的贵人。

    对于卢有才这种人来说,想要在滨海打听点事情,并不难。

    陆小川是骆家的上门女婿,一个吃软饭的,即便能打一点,也不会被这老棺材瓤子太过看重。

    能打的人,卢有才见过许多,他自己不但也能打,还养了一大批。

    关键的是最后出场的杨妈咪。

    卢有才发现,虎啸拳馆的那些股东们,竟然没人能说清楚杨妈咪的身份。

    这特么就吓人了!

    要知道,卢有才开拳馆,对股东那可是精挑细选的。

    这么多滨海的地头蛇凑在一起,竟然搞不清楚一个身边跟着二三十人持枪保镖的女人的身份,能说明什么?

    不是这些地头蛇太垃圾,而是对方太高端啊!

    徐文远徐大少,那可是鸣鹿集团的太子爷,也是家里趁十多个亿的狠角色,所有的事端也都是因他而起。

    即便这样,面对卢有才的询问,徐大少依然两眼一抹黑。

    这特么的,你惹的人,你都不知道对方什么身份……你这二十多年,活到狗身上了吧?

    倒是那个骆家二少,估计会知道点详情。

    可惜,骆二少不是拳馆的股东,卢有才和对方搭不上话。

    其他股东旁敲侧击,除了被三天搞倒家业的徐大少混了份工作之外,全都一无所获。

    直到这时候,卢有才才明白,这次怕是遇到真佛了。

    甚至连陆小川有些扑朔迷离的经历,他也不敢继续往下查了。

    人生在世,难得糊涂嘛!

    从本质上来讲,卢有才是个商人。

    商人嘛,讲究个和气生财,钱赚到手,比什么都重要。

    别人的秘密,别人的来历,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摆正自己的位置,惹不起的供起来,足够了。

    说实话,在整个事件中,卢有才觉得自己挺委屈的。

    这特娘的,纯属是无妄之灾啊!

    徐大少和人争风吃醋,被骆二哥利用,结果把虎啸拳馆给扯进了漩涡……这特么的,究竟是个啥因果关系?

    卢有才只能说,自己看人不准,任命的滨海负责人张开山靠不住,心思太活泛,眼光太狭隘,手段太特么低端!

    一个个的,真以为离开了老夫,就能混的更好?

    幼稚!

    虽然张开山死了,但卢有才并不觉得这个徒弟有什么可称道的。

    这人在他看来,就是志大才疏的典范,回头在自家徒子徒孙中间,是要当反面教材不断宣讲的。

    既然惹不起杨妈咪,卢有才就很光棍的认怂。

    可惜,杨妈咪那个层次,不是他能接触到的,想认怂,都没资格。

    卢有才走南闯北,也算见过世面。

    这次的事情,显然虎啸拳馆和自己的,都称不上对方的敌人。

    可是,人家的体量在那摆着呢,哪怕不刻意针对,稍稍一个用力过猛,单是余波,就能把自己这条小船掀翻!

    于是,卢有才把认怂的对象,定在了陆小川这个上门女婿身上。

    陆小川很能打,是事件的直接当事人,但地位不高,眼皮子想必很浅……简直是完美的认怂对象。

    姿态摆低一点,稍微出那么一点血,估计就能化干戈为玉帛,翻篇了。

    事情的发展,和卢有才预料的一样。

    陆小川果真没见过什么大钱,一百万就被收买了。

    再加上,面子给的足足的,酒宴还没结束,两人就推杯换盏,亲如隔代的兄弟。

    “这次来滨海,我有两个目的。”

    卢有才老脸通红,跟猴屁股一样,没少喝,“第一个,自然是向陆先生赔礼道歉!”

    “前辈客气了。”

    陆小川两眼放光,自从上次和小尤物醉酒之后,他就对自己的酒量有了大概的认知,所以喝的并不多,“事情说起来,和前辈的拳馆没太多关联,都是徐文远那个傻逼造的孽!”

    “陆先生高见!”

    卢有才带着三分醉意,没忘了捧哏,“第二件,老夫就是要清理门户!”

    “虎啸拳馆之所以会得罪陆先生,完全是管理不善!”

    “自拳馆建立之初,我就定下了规矩,拳馆人员不得参与私斗!”

    “所有在我们拳馆学拳的人,在外面惹是生非,拳馆一律不管!”

    “这次有陆先生出手,替老夫清理门户,当真是感激不尽!”

    “以后但有差遣,老夫无有不允!”

    这特么的,这老棺材瓤子这会压根不提,徐大少是他的记名弟子!

    花花轿子人抬人,既然人家摆酒认怂,又送上了一百万的压惊费,陆小川自然不会戳穿。

    本来,他也没打算和虎啸拳馆死磕。

    反倒是,陆小川一直担心虎啸拳馆的人找他报复。

    卢有才此番惺惺作态,无非是担心陆小川死抓住虎啸拳馆不放,拳馆没法正常做生意。

    要知道,虎啸拳馆吃的可是灰色地带。

    想要建这么一个地方,需要花费大量的心血,需要铺很多路子,可是想要毁掉,却很轻松。

    这也是卢有才甘心伏低做小的缘故之一,毕竟他拳馆开的虽多,但每一个都是下金蛋的母鸡,哪个也不舍得放弃啊!

    从黄鹤那栋小二楼出来,陆小川和魁哥拎着装了一百万现金的箱子,多少还有点不真实感。

    毕竟,这种事情,兄弟俩多少年没遇见过了。

    猛一上手,有点生涩。

    其实,以前这种事情,也轮不到他们两兄弟沾手,他们一般是动手的,和人讲数,当真是头一次。

    那辆超载的金杯面包,还在路对面停着,一直没挪窝。

    和卢有才说了不少话,也喝了几杯酒,可终究不是一路人,陆小川看了看时间,从进门到出来,也才过了不到一个小时。

    点上根烟,陆小川踱步到金杯面包前。

    “哥几个,你们都到地方了,为啥不下来?”

    陆小川一脸痞像,“占着茅坑不拉屎,你们这是耽误人家黑车师傅做生意啊!”

    一帮壮汉欲哭无泪,赶紧打开车门鱼贯而出。

    这特么的,要不是因为你,我们至于躲在车里不下去吗?

    “师傅,去刘湾河,多少钱?”

    陆小川拎着皮箱上了车,司机满头大汗,伸手比了个二十的手势。

    “挺便宜哈,魁哥,价钱谈好了,上来吧!”

    魁哥嘿嘿一笑,把小电驴直接塞进了金杯面包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