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五十九章 妈咪威武!
    卢有才一声令下,从小院的偏房中走出一个中年男人。

    这人满身油腻,身材走样,一双小眼睛中满是躲躲闪闪,偏偏偶尔闪过狡黠世故的光。

    中年男人手中拎着一个大皮箱,远远就冲八仙桌旁的三人露出讨好的笑。

    “这就是引陆先生来此地的黄鹤。”

    卢有才笑呵呵的介绍,“老夫借他的名号,倒是让二位小兄弟见笑了。”

    这就是黄鹤?

    陆小川和魁哥同时点头,这货的造型,才符合一个混混头的人设嘛!

    黄鹤不敢出声,这种场合,在坐的全是自己惹不起的大佬,就连旁边站着端酒倒茶的旗袍女,也是虎啸拳馆里的强人。

    规规矩矩将皮箱放在一旁的凳子上,在卢有才点头示意之后,黄鹤这才打开。

    红彤彤的色彩,几乎晃花了陆小川和魁哥的眼。

    皮箱里面,整整齐齐,码放着一沓沓的毛爷爷,银行的纸封都没拆掉。

    这特么,什么意思?

    “这里有一百万。”

    卢有才很满意陆小川两人的反应,“千错万错,都是老夫的错,这些钱虽然不多,但也是老夫的一点心意,算是赔给陆先生的压惊费。”

    陆小川和魁哥相视一眼,都有点摸不着头脑。

    兄弟俩几斤几两,自己心里明白。

    卢有才这样的人,自身本事极高且不去说,单单门下的徒子徒孙,就是不可小觑的庞大势力。

    而且,这货的拳馆据说开遍了大江南北,按照他在滨海的做派,怕是每一座拳馆,都有当地豪强入股。

    别说是现在,兄弟俩早已远离那黑色的世界,就是以前还在那个领域厮混的时候,这样的选手,他们也不愿意招惹。

    太难缠了!

    这老棺材瓤子,虽然正面打起来,可能会很难搞,但是如果奔着弄死他去,也不算啥复杂的事!

    是,卢有才是练武几十年,习练的八极拳也确实没断过传承,包含了许多杀人技。

    可弄死他,并不一定非得正面打一场啊!

    陆小川和魁哥两兄弟,有信心在提前设计好的情况下,对卢有才一击毙命!

    但是,弄死卢有才之后呢?

    这种选手,背后的利益关系错综复杂,在江湖上厮混,凭借的从来不是个人勇武。

    甚至,卢有才那帮徒子徒孙,都不是他安身立命的依仗。

    一座座拳馆的股东们,才是卢有才行走江湖的凭仗!

    这把这样人弄死,那可就断了无数人的财路。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啊!

    没有深仇大恨,卢有才这样的人物,还真没人愿意动他。

    而眼前这老棺材瓤子的做派,怕是很难和人结下生死大仇。

    这样的人物,向陆小川低头赔罪,已经是难得了,如今又拿出一百万的压惊费,事情显的十分诡异,兄弟俩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前辈,这钱,不好拿吧?”

    陆小川内心波涛澎湃,表面上稳的一笔,“江湖争斗,实属平常,说开了也就过去了。

    前辈肯化干戈为玉帛,我们两兄弟已经十分感激,再给钱,是不是有点过了?”

    黑暗世界的规矩之一,讲数的时候,一定要把话摆在明处。

    既然大家愿意坐下来,摆明车马讲道理了,你特么还藏着掖着,理解出现偏差怎么办?

    原本能和和气气维持局面,大家一起讨生活发财,你一番隐喻暗喻的,弄的对方没听懂,挽袖子开干,搞成血流成河的样子,很美吗?

    “陆先生过虑了。”

    卢有才脸有正色,“这钱,是老夫诚心实意送于陆先生压惊的。”

    “虎啸拳馆那一次,是小徒和拳馆其中一个股东主动搞事,我们理亏。”

    “结果暂且不论,单单给陆先生惹出了那么多麻烦,老夫就心怀愧疚。”

    “张开山死了,徐家的股份也退了,那么这个责任,老夫来担!”

    “今日老夫厚颜相邀,为的就是了结这件事,给陆先生一个交代!”

    “摆酒赔罪,是场面上的规矩,但老夫行走江湖几十年,从来不干只做面子活的事!”

    “既然是我们的错,陆先生不但面子要有,里子也不能缺!”

    “我知道,陆先生不缺这几个钱,但是,这是我卢有才的一份心意,陆先生若是愿意揭过这件事,还望务必收下这份压惊费!”

    老卢说的有理有据,陆小川表示自己很难拒绝啊!

    魁哥在一边看的直撇嘴,神特么的不缺这几个钱?!

    不但缺,还特么缺大发了!

    不过,这老棺材瓤子话里话外,全特么是陆先生陆先生的,哥们我等会该以什么名义分润一部分呢?

    在线等,挺急的!

    “如此,我就厚颜收下了。”

    陆小川内心激动的犹如受惊的兔子,表面上却稳如老狗,“以后,前辈就是我们兄弟俩的知交好友了!”

    见两人谈定,一直等在旁边,连脑门上的汗都不敢擦的黄鹤,这才在卢有才的示意下,把皮箱盖合拢,放在陆小川脚边。

    一百万现金,得有二十多斤重,黄鹤这种明显体虚发福的选手,拎来拎去,竟然冒出了一身的油汗。

    不是说这位混混头真的短小无力到拎不动二三十斤的箱子,而是心理压力太大,加重了疲劳感。

    “陆先生爽快!”

    卢有才见陆小川真的收下钱,这才真正放松下来,“来来来,咱们满饮此杯,以后我老卢到了滨海,可就又多了个朋友,多了条路!”

    三人举杯,一口喝干。

    “陆先生,你别怪我交浅言深。”

    卢有才一双眼睛,突然变的更加有神,“我想打听个事,持枪证,想要办下来,走的是什么流程?”

    陆小川:?!!

    魁哥:……

    这特么的,折腾了半天,终于明白这老棺材瓤子为啥认怂了!

    哥们这是沾了杨妈咪的光啊!

    杨妈咪威武!

    隔空压制,最为致命啊!

    哥们这丈母娘,也是没谁了!

    “卢前辈这话说的,我没法接啊!”

    陆小川嘿嘿笑了起来,此时不装逼,更待何时?“走正规手续,慢慢申请呗!”

    卢有才脸上一僵,申请你姥姥个腿儿!

    那一晚,虎啸拳馆去了不下二三十个黑衣保镖,全特么持证上岗,你给老子走正规手续申请一个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