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五十八章 江湖事江湖了
    小二楼挺宽敞,大门临街,后面是个小院子。

    大门后面就是客厅,旁边隔出一间书房,楼梯在书房后面。

    穿过客厅,就是小院。

    一个清瘦的高个老头站在小院门口,笑吟吟的看着抢劫犯一样闯进来的陆小川。

    这就是黄鹤?一个混混头?

    这身形,这站姿,这气势……

    高手!

    这老头,怕是从懂事起,就开始练武了!

    特么的,现在当混混,入行门槛这么高了?!

    陆小川和那老头打了个照面,浑身的汗毛顿时炸了起来!

    猛的一激灵,停住脚步,防御的架势不由自主摆了出来。

    “可是陆先生当面?”

    清瘦老头目光闪烁,似是对陆小川的反应感到惊诧,“老朽卢有才,家传的八极拳,等候多时了。”

    八极拳……卢有才?!

    虎啸拳馆真正的主人?!

    张开山和郝秀芬的师父!

    陆小川眼神猛然凛冽,双腿微弓,脚下不敢踩实,目光不停的扫视对方的腰胯和双肩。

    和卢有才的徒弟交过手,更是在八角笼中将张开山打死,陆小川可是清楚的很,眼前这个老头子有多厉害!

    网络上那些所谓的大师,和眼前这位相比,就是家养的宠物猫和笑傲山林的东北虎之间的差距!

    真动手的话,陆小川自问没信心打赢对方!

    身材高大的魁哥随后跟了进门,双手抱胸,就那么斜靠在门框上。

    一双眸子里,全是肆无忌惮的狂野。

    这老棺材瓤子,来路不善啊!

    “两位,我想,咱们之间有点误会。”

    卢有才脸上挂着生意人特有的笑容,如沐春风,“这次来滨海,我是专程向陆先生赔罪的!

    还请两位好朋友,多少给点面子,院子里备了点薄酒,咱们边吃边聊,如何?”

    赔罪?

    哥们打死了你徒弟,你竟然主动赔罪……这是哪的规矩?

    莫非那张开山干了什么欺师灭祖的事,哥们弄死他,算是替你清理门户了?

    “师父,您带来的九鳃黄河鲤鱼,已经做好了,可以开席了。”

    院门里面,一个身穿大红旗袍的高瘦女人闪了出来,恭恭敬敬的向卢有才汇报。

    是虎啸拳馆的大师姐,郝秀芬。

    这个女人实力强悍,甚至被陆小川在拳台上打死的张开山还强出不少,她出现在这里,也坐实了卢有才的身份。

    “二位,请!”

    卢有才笑的更欢了,“这次运气好,有朋友送了条九鳃鲤鱼,老朽借花献佛,请二位一起品尝。”

    说着,卢有才侧身让开院门,上身微微前倾,做出邀客入内的姿态。

    对于陆小川和魁哥表现出来的防备和敌意,卢有才好似没有看到,就像一个真正请老朋友吃饭的普通老头一般。

    陆小川额头冒汗,一时间僵在当场。

    这特么的,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走,单凭卢有才和郝秀芬两个人,哪怕有魁哥跟着,陆小川都没全身而退的把握。

    留,万一院子里埋伏了五百刀斧手咋办?

    这特么的,尴尬了啊!

    至于说,转头就走,会丢面子,坏了江湖名声……川哥这么洒脱,啥时候在乎过这个?

    不过从院门里面传来的香气,确实有宴席。

    红烧鲤鱼的味格外香,估计一直炖在锅里,刚装盘端出来……

    还有陈年高粱酒特有的味道,陆小川在嗅觉这方面,很有自信,单单站在这里,他就能分辨出来,院子里那桌酒席都有什么菜!

    单从酒席的菜式来看,卢有才没说假话!

    是的,眼前这老头,不知道犯了什么失心疯,准备的就是赔罪宴!

    陆小川虽然穷的要命,可该有的见识,却也不少。

    江湖上,摆酒席是有规矩的。

    当然,现在还讲究这些规矩的,并不常见。

    什么样的场合,什么样的事情,就得配合什么样的菜式。

    甚至,有些郑重场合,连上菜的顺序,喝酒的次数,都有说法。

    卢有才摆的,就是赔罪宴。

    仔细想了想,如果卢有才真有心对付自己,刚刚一进门,恐怕自己和魁哥就得被人干挺喽!

    不是陆小川夸大其词,而是他见识过太多的埋伏和暗算,只要目标没有提前发现,就没有一个能活着离开的!

    既然对付一开始没动手,那么大概率,今天在这地方,是不会动手的。

    想明白这些,陆小川呵呵一笑,拱手为礼,“老前辈太客气了,是我们两兄弟没规矩,伤了人命,咋能让您说赔罪呢?”

    靠在门槛的魁哥听的猛翻白眼。

    神特么两兄弟啊!

    你把人打死了,现在说两兄弟?我可没动手!

    “陆先生您这是给我台阶下呢!”

    卢有才见对面这小子还算上道,也算有胆气,顿时越发客气,“小徒顽劣,惹到陆先生,丢了性命是他活该!

    即便陆先生大人有大量,放过他,老朽也会请家法,小命是留不下的!”

    见卢有才一脸正经,不像说谎,陆小川心里猛然一突。

    这老棺材瓤子,下手够狠!

    既然没有埋伏,就冲卢有才这江湖人的做派,陆小川觉得对方把他引过来,应该是为了讲数。

    江湖事江湖了,是非对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显然,当初在虎啸拳馆大杀四方,那件事,今天就要有个结果了。

    而在讲数这种场合,卢有才说的话,必然不会是假的。

    也就是说,哪怕陆小川当初心软,留下张开山一条命,他依然会死,死在他师父的家法中!

    这特么的,哪门哪派,也没这么不把徒弟当人看的啊!

    带着狐疑,陆小川和魁哥进了后院。

    院子不大,当中间摆了一张八仙桌,桌上满满当当摆了十二道凉菜,十八道热菜,桌子最中间,则是一条热气腾腾的红烧鲤鱼。

    分主客坐下,卢有才不提双方的过节,而是殷勤布菜劝酒。

    一身大红旗袍的郝秀芬站在一旁,手持酒壶,给坐下的三人倒酒。

    这个待遇,相当夸张了。

    在虎啸拳馆时,陆小川可是和这位长腿大姐交过手,单凭郝秀芬的身手,放在哪里,都能混成一方豪强!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卢有才放下酒杯,拍拍手,“来人,把东西拿上来!”

    陆小川和魁哥对视一眼,暗自戒备,正经大餐,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