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五十七章 哥,我不讲义气的
    啥啥就得罪你们大哥了?

    开玩笑呢你们!

    哥们这一天天的,除了上班就是老实呆在雇主的别墅,偶尔来刘湾河看望一下打麻将的大爷大妈……没空得罪什么大哥啊!

    魁哥也有些挠头,原本提升起来的气势,有点维持不住啊!

    “魁子,有事?”

    正在麻将桌上鏖战的吴大爷突然出声,“不行把我家二小子叫来!”

    嘿,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不差事!

    赶紧冲吴大爷拱拱手,表示自己能搞定,魁哥这才盯着对面的壮汉们仔细打量。

    多少年不干这一行了,全都不认识啊!

    想盘盘道,探探口风都办不到,魁哥顿时生出一股子英雄迟暮的感慨来。

    “小子你别想跑!”

    “对,敢惹我们大哥,等死吧!”

    “今天说什么,也得给这小子身上留个记号不行!”

    壮汉们咋咋呼呼,还有人从腰里抽出皮带……这特么的,画风不对吧?

    魁哥看到这里,心里有数,一闪身站在一边,一副你们随便,老子不搀和的态度。

    打架不带家伙什,反而动作熟练的抽皮带……这特么段位太低啊!

    明显是害怕把人打坏咯,把自己折进去啊!

    这种级别的小混混,魁哥真心不待见,连动手都懒得动。

    陆小川脑门直冒黑线。

    这特么,都是从哪里乱入的选手?

    哥们现在天天周旋的,不是骆二哥这样的豪强,就是小尤物这样的跨国大亨,下三滥小瘪三,许久不曾接触了啊!

    搞点这种货色来,这是要打我小川哥的脸咩?!

    抬手冲前,做了个交警执勤时的停止前行动作。

    陆小川弯腰从地上捡起半截砖头,拇指和食指捏着砖头边缘微微用力,充满了岁月感的砖头就这么被捏掉了一个角!

    两根指头细细揉搓,红色的砖粉徐徐飘落。

    壮汉们猛然住嘴,一个个脸红脖子粗,好似被人生生攥住了声带一般。

    这特么的,是假的吧?

    身为街头最低阶的混混,壮汉们的威慑力仅仅体现在人数和身材。

    平日里打架斗殴倒是不虚,可确实没人专门练过啊!

    情报上吃软饭的公司小白领,突然间变成了手捏砖头的硬茬子,这特么,一时半会,接受不了!

    “别怕,这特么是假的!”

    领头的光头壮汉虚张声势,“今天人太多,全是老头老太太,咱们等他落单,走!”

    说完,扭头就走,绝不拖泥带水!

    这特么就不是一个段位的选手,不走,留下等人请吃烧烤啊!

    一帮人气势汹汹的来,又臊眉搭眼的走,心情起伏,当真一言难尽。

    “哥们,话没说清楚就想走。”

    还没拉开车门,陆小川就追了上来,“这,不合规矩吧?”

    “你特么哪那么多废话……”

    一个壮汉话还没说完,就被陆小川一个侧踢撂倒在地。

    壮汉们顿时炸锅,偏偏不敢再动手。

    被陆小川搂住肩膀的光头壮汉,额头冒汗赔着笑脸,“哥,全是误会!”

    “我误会你姥姥个腿儿!”

    陆小川不吃这一套,“你们大哥是谁?我怎么招惹他了?今天不说清楚,谁也别想走!”

    光头男顿时为难,当场被暴揍一顿,和出卖大哥相比,究竟哪个更划算,在线等,挺急的!

    “大哥,我就是个司机。”

    驾驶座车窗打开,开车那大兄弟一脸苦逼,“黑车,火车站拉活儿的,我不认识他们,我能先走不?”

    这特么,倒霉催的哦!

    “闭嘴!客人没上车呢,你说你能走不?”

    陆小川呵斥了一声,转头继续慢条斯理,“看样子,你对你大哥挺讲义气啊?”

    拍了拍光头的肩膀,对方一阵颤抖。

    “我呢,最佩服讲义气的人!”

    “为了表示对讲义气的人足够尊敬,我每次都撅折他们五根手指!”

    “现在,你可以选择撅折哪五根手指了!”

    “哥,我不讲义气的!”

    光头都快哭了,刚刚被陆小川搂着肩膀挤了挤,整个人好似要被勒爆炸一样,“我胆小的很!”

    “不讲义气?那还不快说!”

    陆小川抬手在锃光瓦亮的脑门上拍了一下,五个鲜红的手指印当时就鼓了起来。

    “我大哥叫黄鹤,他让我来的。”

    “我们就想打你一顿,不用住院那种。”

    “我大哥也是收钱办事,我们其实没啥恶意的。”

    “哥,该说的不该说的,我全都说了,您看是不是先让我们走?”

    黄鹤?不认识!

    收钱办事?

    怕是哪个不开眼的,花钱找混混对付自己哦。

    这特么的,都啥年代了,还玩这一套?

    现在高中生都不时兴这么搞了!

    “说出来是谁花钱找你大哥的,我就放你们走。”

    虽然手法幼稚,威胁程度很低,但陆小川并不打算放过对方。

    “哥,我真不知道!”

    光头哭丧着脸,这次出任务,赔大了!“这种和金主接触的事,我们大哥肯定不会让我参与的。”

    倒也是,打手啥的,没资格接触金主。

    “滚吧!”

    陆小川大手一挥,壮汉们如蒙大赦,扶起刚刚被踹那兄弟,上了面包车一溜烟跑了。

    “黄鹤听说过吗?”

    回到麻将摊边,从看热闹的魁哥兜里摸出一根香烟点上,“应该是附近的大混混,刚刚那几个,是他的马仔。”

    魁哥摇摇脑袋,表示不认识。

    两个电话打出去,这才弄清楚黄鹤究竟是个什么选手。

    这货段位太低,档次不够,魁哥这才没接触过。

    “走吧。”

    陆小川跃跃欲试,“堵门抓人去!不问清楚谁想弄我,晚上睡不着觉啊!”

    “屁!”

    魁哥一脸不屑,“你就是闲的慌!”

    望着夕阳下,两人骑着小电驴远去的背影,小若深情呼唤:“晚上如果吃宵夜,记得给我打电话!”

    滨海这两年,交通状况越发拥堵。

    陆小川和魁哥骑着小电驴赶到城中村的一栋小二楼门前时,那辆超载的黑车金杯才刚到。

    看见陆小川竟然带着人直接找上门来,金杯面包里面的壮汉们,没敢下车……

    砰!

    一脚踹开小二楼的大门,陆小川一马当先闯了进去。

    “谁特么是黄鹤?你小子的账,该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