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五十六章 小尤物和工具人
    身为疑似肇事者,去药店买验孕棒的活自然是陆小川来做。

    混血尤物张奕南从卫生间出来时,脸色稍霁。

    “怎么样?”

    陆小川十分紧张,“怀上了没?”

    工具人确实就不清楚在星河酒店那天,究竟都发生了什么。

    要不是有走廊监控帮忙,他连和张奕南激吻,都想不起来。

    喝醉断片这种事,把自己弄丢的都有,缺失点记忆,再正常不过。

    对于二十年来,丧失自我的陆小川来说,有可能当爸爸,是个很奇怪的体验。

    怎么说呢,原本并不富裕的家庭,又雪上加霜的感觉。

    “自己看!”

    混血尤物手中的验孕棒,独戳戳的一根红线醒目异常。

    陆小川额头冒汗,一脸懵逼。

    这玩意,谁看得懂?

    “这是啥意思?”

    陆小川心虚的一笔,虽然大概率即便怀孕,小尤物也不会生下来,可,自己会小命难保,“我看不懂。”

    “呵,你运气不错。”

    混血尤物心情大好,“逃过一劫,没怀孕。”

    “我就说嘛!”

    陆小川劫后余生,眉开眼笑,“咱俩啥都没发生,怎么可能怀孕呢!”

    “对,什么都没有发生!”

    张奕南咬着重音,再次强调,“如果闪闪听到一点风声,我就拼着被我爸找到,弄死你!”

    虚惊一场,这么开心的时候,你凶巴巴的干啥?

    陆小川丝毫不以为意,憨乎乎的傻笑起来。

    被威胁的次数多了,自然而然就产生了抗体。

    小尤物难得心情好,给工具人个好脸色,两人聊了很多。

    对于真正的社会底层,小尤物还是很有好奇心的。

    当然,对于这个世界的顶级富豪究竟过的是什么日子,工具人也很感兴趣。

    说不上羡慕嫉妒恨,只不过是好奇罢了。

    私人海岛、私有机场、高级游艇、占地广阔的牧场、血统纯正的马匹、有着显赫血统谱系的猎犬……

    这些东西,对陆小川来说,不仅仅是遥远。

    原来真正的顶级富豪,他们平日里司空见惯的玩意,普通人大概率从未听说过。

    想想网络上炫富的那帮二代们,陆小川突然就有了心理优势。

    这特么的,原来你们那帮炫豪车炫豪宅的,全特么是渣渣啊!

    真正的富豪,在意的,压根不是那些玩意!

    而对于张奕南来说,陆小川的人生也足够惊奇了。

    这个世界上从不缺乏贫困,网络上有不少的直观照片和视频。

    在这之前,张奕南认为,穷困就是符号化的瘦骨嶙峋和衣不遮体,但在这之后,小尤物才知道,原来,这世上最大的穷困是无能为力……

    当一个人,身处在一个并不差的社会中,十三四岁就开始为了家庭奔波,为了留住最亲的人,做同一个社会下,成年人都不愿意从事的工作。

    他得到的不仅仅是遍体鳞伤,还有巨大的无力和失落。

    那种明明自己已经很努力,已经尽可能的榨干所有,偏偏达不到留住最后一个亲人的要求,那种形同黑洞一样的日子,能坚持下来没有崩溃,简直是个奇迹。

    张奕南接受过完整的上层教育,她的见识让她明白,不考虑整体社会环境,单单以财产多寡讨论贫富状况,是在耍流氓。

    如今国内形势稳定,人们的生活水平并不低。

    在这样的环境下,陆小川所遭遇的一切,确实让人难以想象。

    是,国外战乱地区、不发达地区比陆小川惨的人有很多,多到无法统计。

    可是,张奕南依然觉得,陆小川很不幸,也很可敬。

    还是那句话,任何财富方面的评价,都要考虑所处的社会环境。

    这种了解,让小尤物对工具人的看法改观不少。

    毕竟,在小尤物接受的教育中,努力打拼,不愿放弃的人,是非常棒的员工人选!

    这样的人,值得好好对待,并给他安排一个合适的工作岗位。

    小尤物暗自决定,在陆小川结束了和雇主骆星晚的合约之后,可以给他一份工作,毕竟性格如此坚韧的家伙,并不常见。

    并不知道自己已经预定了一份新工作的陆小川,浑身轻松的走出星海国际高档公寓。

    说起来,陆小川是真的后怕。

    如果说小尤物真的怀孕了……后果,陆小川承担不起。

    当然,已经证明是虚惊一场,工具人就习惯性开始浮想联翩。

    要是小尤物真的怀孕,而又想要从一而终,哥们岂不是发达了?!

    从百亿资产继承人的老公变成万亿资产继承人的老公,这个提升,堪称飞跃了吧?

    肯定的,火箭都撵不上哥们啊!

    从此之后,哥们怕是要成为软饭界的一个传说啊!

    到了魁哥的小摊前,陆小川还带着畅想,一脸弱智一样的傻笑。

    “你小子,捡钱包了?”

    魁哥从最有可能的角度猜测,“咋笑的这么瘆人呢?”

    “你不懂,有钱人的世界,太特么好玩了!”

    陆小川擦干了嘴角的口水,一脸嘚瑟。

    “这才嫁入豪门几天啊?你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

    魁哥才不惯他这毛病,“知道自己啥身份不?不让上床的上门女婿!”

    说的也是哈,别说上床了,雇主骆星晚的卧室,哥们都没进过。

    不过,哥们不在乎,哥们心态好!

    兄弟俩正相互逗乐,马路对面驶来一辆破旧的金杯面包。

    车门打开,钻出来八个壮汉。

    “这特么,超载了吧?”

    陆小川惊奇,“多少年没看到利用率这么高的车了!”

    魁哥却神色不善,两只眼睛驴蛋一样瞪着对面那帮人。

    八个壮汉凑在一起商量了几句,眼睛不停的在魁哥和陆小川身上打量,确认了目标之后,大摇大摆走了过来。

    “嘿,魁哥,你仇家上门了!”

    陆小川幸灾乐祸,“你不都金盆洗手了吗?怎么还有人找你?都给你反复强调了,别对有夫之妇下手!”

    人高马大的魁哥骂了一句,站起身主动迎过去。

    同时,脑子快速转动起来,自己这段时间,惹着人了?

    别特么是,冲着小若来的吧?

    敢动小若,老子弄死你们!

    “陆小川,得罪我们大哥,今天你必死无疑!”

    壮汉们抬手一指,陆小川呆立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