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四十一章 断片有风险,酗酒需谨慎
    多年穷逼的生活,让陆小川没有嗜烟酒的习惯。

    烟呢,遇到魁哥抽的时候,偶尔蹭一根,好奇居多。

    酒就更不得了了,向来只喝一瓶啤酒,还得魁哥请客!

    昨晚那种情况,陆小川只惦记着赶紧把尤物大佬灌醉,却忽视了自己的酒量……

    这么说吧,陆小川压根就不清楚自己的酒量。

    他有可能一杯就倒,也有可能千杯不醉!

    事实证明,在酒量方面,他就是个普通人。

    不过,醉酒后的感觉还行。

    没有头痛,没有反胃,只觉得浑身疲倦,那股疲倦感反而透着舒爽的乏力。

    “滚!”

    混血尤物发疯了一般,直接将陆小川踹下心形情侣水床,“我要杀了你!”

    一声惨叫,陆小川木头一样,直挺挺的摔在地板上。

    大腿好白,那里竟然是金色的……

    受宿醉影响,大脑有那么一瞬间的反应迟钝,陆小川一骨碌从厚地毯上爬起来。

    房间不错,墙壁屋顶全是粉红色的,摆设配置也都以温馨暧昧为主。

    桌椅沙发更是个个宽大,透着一股子舒适,让人看了想要往上面躺……

    这特么,应该就是星河酒店有名的情侣主题套间吧?!

    陆小川没想到,自己这个穷逼,竟然有机会体验星河酒店最有名的玩意。

    鸡尾酒和情侣主题套间!

    两样全都体验过了!

    “混蛋!”

    混血尤物扯过床单将自己奥妙的身子包裹起来,“你对我做了什么?!”

    陆小川挠头,为啥是我对你做了什么?咋就不能是你对我做了什么?

    一只精致的商务皮鞋飞过来,正中小小川!

    工具人惨叫一声,应声跪倒!

    弱点攻击,出暴击了!

    将脑袋埋进床单,张奕南闭上眼睛喃喃自语:“这一切都是梦,都是梦,快醒过来啊!”

    我勒个擦的,哥们冤枉啊!

    陆小川受创严重,嘶嘶吸凉气,一双贼眼却忍不住四处打量。

    衣服四处散落,自己的四角裤竟然就在门口,长长的缠绕绷带,从卫生间门口一直延伸到心形水床……

    卫生间的门把手上面,挂着一件红色的蕾丝小内内……这么小,能包住吗?

    没有类似经验的陆小川,思想瞬间被带偏。

    “滚出去!你给我滚出去!”

    尤物大佬再次睁开眼,不是在做梦啊!

    “你别急,我这就出去!”

    陆小川瞬间认怂,万亿资产继承人惹不起啊!

    套上四角裤,陆小川拎着裤子站在门口,脑子里拼命回忆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断片了啊!

    星河酒店不愧是高消费场所,服务员还是相当热情的。

    主动询问陆小川,需不需要什么帮助,只是眼角的笑意,如何也遮挡不住。

    “没事。”

    陆小川强自镇定,“两口子吵了两句嘴,一会就过去了。”

    服务员一脸佩服,小心离开。

    陆小川看着对方怪异的眼神,突然醒悟!

    张奕南这个混血尤物,她是女扮男装的啊!

    完球了!

    哥们现在说自己不是弯的,怕是都没人信了啊!

    房间内,混血尤物张奕南从床单里爬起来,仔细在心形大床上寻找。

    没有落红,身体也没有怪异的感觉……万幸!

    可看看自己光溜溜的身体,雪白肌肤上点缀着的点点淤青……老娘忍不了啊!

    这算什么事?

    自己把闺蜜的老公给睡了?!

    而且这个老公,还特么是闺蜜家族派过来监视的卧底?!

    现在该怎么办?

    大闹一场?然后让闪闪知道?

    不行!

    弄死陆小川这个混蛋?

    不向父亲低头,办不到啊!

    脑袋里乱哄哄,转动着各种念头,失去束缚的混血尤物颤巍巍的搜寻自己的衣物。

    裤子在沙发上,衬衣在能轻松躺下一个人的矮桌上……看到小内内,尤物脸红了。

    至于绷带,倒是显眼,可惜里面的如贴不见了。

    因为缠绕绷带,掩盖自己宽广的胸怀,张奕南是没法穿内衣的。

    但是绷带毕竟粗糙,摩擦起来会伤到身体,所以张奕南会加戴如贴。

    偏偏这两个小玩意消失了,不会是陆小川那个混蛋……找到了,在卫生间的宽大浴缸里……

    昨晚,有这么疯狂吗?

    看着漂着泡沫的半浴缸水,张奕南陷入沉思。

    老娘不会和陆小川那个王八蛋洗了鸳鸯浴吧?!

    要不是自己身体没问题,张奕南现在就能把陆小川就地正法!

    不行,要仔细回忆一下,昨晚究竟都发生了什么!

    在酒吧喝酒,然后两人都喝醉了,相互搀扶着上了楼……在进房间之前,自己和陆小川在走廊里接吻来着!

    姑奶奶的初吻,没了!

    镇定,深呼吸,镇定!

    和最坏的情形相比,这点损失不算什么!

    继续回忆。

    接吻之后,进了房间,然后……想不起来了!

    “陆小川你这个混蛋!”

    尤物颤巍巍的跑到门口,隔着房门开始拷问,“你昨晚都做了什么?”

    身在顶级富豪之家,张奕南虽然自己没玩过,但见识一点都不少。

    有很多时候,想要那啥,不一定非要那啥的!

    “我,我啥都没做啊!”

    门外罚站的陆小川死不认账,“我就是把你扶进房间。”

    “骗子!”

    尤物出离愤怒了,“你亲我嘴了!”

    “亲是亲了,可没别的了。”

    陆小川满头大汗,“真没了!对不起对不起!我道歉!”

    “道歉有用的话,要杀手干什么?”

    嗯?!

    这特么,原话不应该是“要警察干什么”吗?

    “对不起,我稀里糊涂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啊!”

    “稀里糊涂,你就敢占我便宜?”

    “我不敢的,没那个胆子啊!”

    “没胆子?你不是喝酒了吗?酒壮怂人胆!”

    两人隔着房门争吵,把服务员又引过来了。

    高档酒店,要注意影响,大清早的打扰到其他客人,可不行。

    陆小川颓然蹲下,一脑门子汗珠。

    这下全完了!

    自己把雇主的好闺蜜给睡了,软饭怕是吃不成了!

    老妈的手术,都安排上日程了,眼看就要进行了,这下子,估计也泡汤了!

    还有,屋子里那混血尤物可是万亿资产的继承人啊,她要是想搞事的话,自己会被碎尸万段吧?!

    有钱人都爱玩株连九族那一套,老妈是跑不了的,就是魁哥和小若,估计也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