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二十三章 这人说是你大舅哥
    走出虎啸拳馆,已经是深夜时分。

    先前被驱散的观众,早已离开,空旷的环境,更显静谧。

    “妈咪,徐文远埋伏的人,是被你制服了吗?”

    骆星晚在杨阿姨身边,十足的小女生,孩子气似的东张西望。

    “什么埋伏?”

    杨阿姨愕然,“我来的时候,外面很清静。”

    这就奇怪了,徐文远那个二逼究竟给谁打电话呢?

    被人搀扶着的陆小川东张西望,表情有些担心。

    “你找什么呢?”

    小秘书苏糖糖奇怪就问,“莫非陆大哥你骑着小电驴来的?这可没有,恐怕是丢了吧!”

    陆小川艰难露出一个笑容,一年会员费十几万的拳馆门前,大半夜的有人偷小电驴……也就这丫头能想到了。

    “哎呀,我去!”

    树影里,走出两个人来,“川子你看看,这人认识不?”

    何胜魁搂着一个男人,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杨阿姨的那帮保镖同时色变,这特么的被人潜伏到跟前了,竟然没能提前发现!

    要扣工资的吧?一准要扣的吧?!

    面对十多只黑洞洞的枪口,何胜魁夸张的瞪大了眼睛,老老实实举起双手。

    “川子,这人说是你大舅哥,我才没动他!”

    魁哥一阵惊慌,老子在外面打生打死,竟然用枪对准我?“你瞅瞅认识不?”

    “不认识。”

    陆小川摇摇头,“没见过。”

    “特么的敢骗老子!”

    魁哥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滚犊子!”

    一脚踹在男人屁股上,给他来了个狗吃屎!

    “我没见过我大舅哥,所以不认识。”

    陆小川大喘气,故意的。

    “骆星晚,现在你满意了吧!”

    骆嘉和整理着皱巴巴的西装,满身是土的爬起来。

    “他是我二哥,让他走吧。”

    骆星晚神色清冷,“刚刚我还猜测,他就躲在拳馆的贵宾包厢里,谁知道跑出来了。”

    骆嘉和冷冷瞪了在场所有人一眼,目光在杨阿姨身上停留了片刻,转身离开。

    “哎呦,我身上这伤,太重了!”

    魁哥哐当倒地,“没有个三五万的医疗费,怕是活不过今晚!”

    陆小川捂脸道:“这是我兄弟何胜魁,生死兄弟。”

    骆星晚捂住小嘴偷笑。

    苏糖糖好奇的左看右看。

    刘雯钰低头忍笑。

    杨阿姨……仪态万方:“给何先生拿十万块压惊。”

    魁哥样子确实凄惨,鸭舌帽早就不知道丢哪去了,脑袋上的头发乱蓬蓬的,右边的嘴角也肿的老高。

    最凶险的是,他肚子上被划了两刀,要不是身手敏捷战术后仰及时,恐怕肠子就流出来了。

    双方一通气,这才知道,原来魁哥在拳馆外四处咂摸,替陆小川把控外围,正好和徐文远埋伏的手下碰上了。

    魁哥生猛,一挑三十,各个击破,最后擒拿住独自跑路的骆嘉和。

    不得不说,单单这份悍勇,就让在场人的刮目相看。

    陆小川和魁哥两兄弟都带伤,骆星晚提议赶快将两人送去医院治疗。

    “不去!”

    “不用去!”

    哥俩异口同声。

    “你们两个伤的这么重,不去医院怎么行?”

    骆星晚顿时虎起脸,担心的清清楚楚,“放心,我在医院有关系,没人会调查你们。”

    “不是怕调查。”

    陆小川挠着脑袋,“我们有治伤的地方,比医院效果更好。”

    骆星晚满脸不信,工具人向来抠的很,莫非怕花钱才不愿意去医院?

    穷人的思维限制了工具人的想象力……医疗费本小姐肯定全包啊!

    骆星晚还待再劝,却被杨阿姨阻拦,只是派人将陆小川和魁哥送到他们愿意去的地方。

    “经常受外伤的人,总会有些自己的门路。”

    坐在车里,杨阿姨对女儿谆谆诱导,“这些门路非常隐蔽,不愿让太多人知道,你以后也别问那么多。”

    骆星晚表示好奇,陆小川的资料她也有,平平无奇,身世凄惨,除了穷点之外,并没有太多与众不同的地方,怎么就会经常受伤呢?

    另一辆车上,小秘书苏糖糖小脸通红,今晚的经历对她来说太过刺激,已经超出了她对世界的认知。

    不过,小丫头主意很正,她决定不把今晚的事情说出去。

    一旁的刘雯钰抿着嘴,心思不由放飞。

    雨晴传媒原本是骆二少的人当家,骆星晚接手时间并不长。

    骆二少的人撤走的十分干脆,一个总裁一个副总裁,都走的相当潇洒。

    只是公司里,谁也不知道骆二少究竟剩下了多少暗桩?

    骆星晚接手公司之后,一直没有任命副总裁。

    这个位置算是骆星晚摆在各部门负责人面前的香饽饽,想要更进一步,就得为公司做出贡献,同时,也得证明自己的忠心。

    机缘巧合,刘雯钰显然成了骆星晚优先考虑的对象。

    也正是因为这样,骆星晚才会毫不顾忌的在刘雯钰面前展现一些工作外的东西。

    比如,金满楼门口那个混血帅哥司机。

    再比如,今晚这种规则外的争斗。

    刘雯钰暗暗捏拳,自己只是个高级打工仔,对公司负责,对老板负责,是最基本的职业操守,那么忠于骆星晚这个现任总裁,也没什么问题。

    好好工作吧,副总裁的职位,听起来更带感!

    在距离刘湾河不远的棚户区,陆小川和魁哥下了车,负责护送的白人保镖再三确认,这才开车离开。

    “又要去福伯那里。”

    陆小川揉着右肩呲牙咧嘴,“好烦啊,福伯不知道这次要唠叨多久。”

    魁哥仰望星空,模样深沉。

    “魁哥,你动动!”

    陆小川有点慌,“你别吓唬我,你不会失血太多吧?”

    失血过多的人,会晕厥。

    “滚!”

    魁哥一脸高深莫测,“打扰老子思考人生!”

    十万块压惊费,就开始思考人生……这特么是卖命钱好不好!

    “那你思考出啥道理没?”

    见魁哥并无不妥,陆小川搂着对方慢慢在棚户区内穿行,“说出来,让兄弟我也涨涨见识!”

    魁哥呵呵一乐,扯动肚子上的伤口,顿时呲牙咧嘴。

    “我发现,你那个丈母娘,就是杨阿姨,比你说的还年轻漂亮!”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