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二十二章 先生别害怕,我有证的
    一阵鸡飞狗跳,二十万彩礼终于回到了陆小川的账户。

    “我给你一百万!”

    徐文远有样学样,拿钱买命,不心疼,“姓陆的你别太过分!”

    陆小川不言语,转头看向骆星晚。

    自己该做的,已经做了,如何决策,得雇主来拍板。

    “徐文远,究竟是谁和你勾结,来对付我的?”

    骆星晚一双俏目直视徐大少,“说出来,我就放过你。”

    “什么勾结?没有!”

    徐文远眼神躲闪,“我就是喜欢你,我就是想娶你!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出卖骆二哥?别开玩笑了!

    一个骆星晚就能威胁徐家,真把骆二哥惹恼了,三个徐家绑在一起也不够看!

    见徐文远如此嘴硬,骆星晚摇摇头,冲陆小川说:“给徐大少留条命。”

    “好嘞!”

    陆小川活动了下左手,已经缓过劲来,不抖了,“徐少,上台吧?”

    徐文远一阵悲愤,无语凝噎。

    想本大少也辛辛苦苦练了三四年拳,平日在圈子里也有第一高手的称呼,谁知道面对这帮真正的杀才,是死是活自己说了都不算!

    这特么,造孽啊!

    绝望之中,徐大少算是明白了一个道理,千万别用自己的爱好和别人的专业去比斗!

    “郝师姐,你也不管管!”

    关键时候,徐文远望向了一直沉默不语的郝秀芬。

    一身红色旗袍的郝秀芬面色如霜:“虎啸拳馆有自己的规矩,徐师弟,你,不能坏了规矩!”

    这特么,不打算管老子死活了是吧?!

    面对平日里就犹如冰山的郝秀芬,徐文远还真不敢造次。

    就算打心眼里再怎么看不起郝秀芬这种卖力气的下等人,也只能等离开了虎啸拳馆再作打算。

    摸出手机,徐文远拨了出去。

    “姓陆的,真以为本少爷拿你没办法了?”

    小爷我早有准备,只要坚持到援兵到来,看本少如何炮制你个瘪三!

    陆小川面色阴沉,姓徐的竟然还有后手?!

    场中的气氛再次沉重起来,郝秀芬虽然打定两不相帮的念头,却依然不准骆星晚三女联系外界,危机再次降临!

    徐文远一边打电话,一边冲着陆小川等人狞笑。

    本少在拳馆外面,布置了十多个保镖,外加骆二哥带来的人手,足有三十人!

    把那些手下叫进来,姓陆的你再有本事,也得乖乖认怂!

    嘟嘟嘟……

    电话通了,但是一直没人接!

    这特么,徐文远顿时慌了神,赶紧换了个号码继续打!

    依然没人接!

    那帮保镖,还特么能集体溜号不成?!

    一丝绝望,从徐文远心底慢慢升起。

    现在这个场面,他等同于和骆星晚撕破了脸!

    一旦没有外力干涉,自己恐怕真的会被打死!

    对,还有骆二哥!

    骆二哥的手机肯定能打通!

    嘟嘟嘟……

    依然没人接……骆二哥,也溜号了?!

    噗呲一声,小秘书苏糖糖忍不住笑了出来。

    发现自己失态,小丫头赶紧双手捂住嘴,一双大眼睛有些胆怯的四处望望,悄悄藏在了刘雯钰身后。

    见惯了风浪的刘雯钰长长出了一口气,形势,终于被控制住了!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骆星晚再次开口,“徐文远,说出你勾结的人,我就放你走。”

    徐文远顿时陷入纠结,究竟是自己的小命重要,还是整个徐家重要?

    砰!

    正在这时,一声闷响传来,地下拳场的门被人踹开!

    十多个身穿黑西装的壮汉蜂拥而入,后面跟着一个身穿巴宝莉最新款休闲装的女人。

    “杨阿姨?”

    “妈咪!”

    杨阿姨摆摆手,黑衣壮汉们四处散开,将整个拳场控制住。

    郝秀芬深深吸了一口气,动也不敢动一下。

    那些黑衣人手中,有枪!

    这些黑衣壮汉肤色不同,黄种人居多,但也有几个白人和黑哥们,领头的用目光扫视全场,这才毕恭毕敬的冲杨阿姨汇报:“波士,全部安全。”

    杨阿姨款款走到拳台边,先看了看自己的宝贝女儿,再瞅了瞅八角笼中的陆小川。

    “不错,你很好。”

    陆小川顿时有种想流泪的感觉,能被杨阿姨夸上一句,太不容易了!

    “闪闪,骆家就是这么保证你的安全的?”

    杨阿姨转过头,望向女儿的眼睛里,全是疼爱,“他们就放心让你来这种地方?还没保镖跟着!”

    “妈咪啊!不是那样的!”

    女强人骆星晚小嘴一嘟,“我要证明自己的嘛,什么都要骆家出面,我岂不是很没用?”

    杨阿姨无奈的撇撇嘴,让少女都妒忌的光洁脸庞上闪过一丝溺爱:“你开心就好!什么时候烦了就给妈咪说,妈咪会安排好你的一切。”

    徐文远此时已经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中,自己这些天,究竟都干了什么?

    骆二哥不是说,骆星晚是个野种,压根没妈,在骆家不受待见吗?

    为啥现在骆星晚多出来个妈,还是看起来比骆家都不好惹的那种?!

    举枪冲着徐大少的白人保镖咧嘴一笑:“先生别害怕,我有证的。”

    说着,嘚瑟的撩开西装,露出一张持枪证来!

    徐文远如遭雷击!

    有枪和有证,这特么是俩概念好吧!

    本少本来不害怕的,现在,害怕了!

    “我说!我全都说!”

    思前想后,徐文远只能出卖骆二哥了,“是你二哥骆嘉和指使我的!一切全都是骆嘉和让我干的!我之所以听他的话,是因为骆嘉和说事成之后,我可以娶你!”

    徐大少决定稳住自己痴情的人设,不然今晚估计不是死不死那么简单!

    杨阿姨狐疑的望向自己的女儿,骆星晚哈了口气,点点头,示意早就猜到了。

    “妈咪,这个人,我刚才答应放过他的。”

    “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不过,徐家人敢算计我女儿,总要惩戒一番的。”

    说完,杨阿姨转头望向已经崩溃的徐文远,“是鸣鹿集团的那个徐家吧?三天之内,鸣鹿集团将不复存在。”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没人敢怀疑。

    徐文远瘫软在地上,全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