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二十一章 姐夫,你饶了我吧
    “开什么玩笑?”

    陆小川连看都不看郝秀芬,“我这一场还没打完呢,接下来就该徐大少了,你想跟我打,回头再约。”

    说着,陆小川冲拳台下的徐大少勾了勾手指,徐大少一脸苦逼。

    别看陆小川现在满身是伤,右臂暂时残废,左手还抖个不停,可徐文远就是不敢上台跟他对战。

    这已经无关乎什么身手、实力了,完全是因为心理因素。

    刚刚陆小川击杀张开山那一幕,给徐文远造成的震动太大了,胆气全没了,敢上台,就是当沙袋的命。

    而且,徐文远徐大少坚信陆小川敢弄死自己,在他看来,自己进入八角笼,无疑是自杀!

    郝秀芬皱起眉头,徐大少是一定不能出事的,陆小川又死抓着先前的约定不放,看来只能赖账了。

    “你们别想赖账!”

    窝了一肚子气的骆星晚,傲气凛然,“我不管你们这拳馆背后有什么人,有多少人,敢针对我们骆家,就别想好过!”

    “徐文远,别给你们徐家招灾!”

    骆星晚调转矛头,“这场拳赛是你搞出来的,现在,老老实实打完它!”

    “闪闪,我这么做,可全都是为了你!”

    徐文远一脸慌张,对付陆小川,他真的不在乎。

    只不过这件事有个前提,必须快刀斩乱麻,一了百了。

    现在骆星晚摆明车马,要用骆家对付徐家,徐文远一个应对不好,就会让蒸蒸日上的徐家彻底玩完。

    “不准叫我闪闪!”

    骆星晚此刻已经冷静下来,多年的精英教育没有白费,“我已经结婚了,我老公还等着你上台比拳呢!”

    被逼到了死角,徐文远不由抬头朝楼上的贵宾包厢望去,骆二哥,兄弟扛不住了,你倒是出来帮兄弟一把啊!

    可惜,贵宾包厢的玻璃是单透的,里面能看见外面,外面看不见里面!

    在场的人,同时抬头,骆星晚抿紧嘴角,一双眼睛若有所思。

    贵宾包厢内,骆嘉和将手中的酒杯使劲砸在地上,“废物!”

    骂完,转身离开!

    郝秀芬狐疑的左右看看,场中形势,已经脱离她的掌控。

    在虎啸拳馆内部,郝秀芬平日只管账目,其他全是张开山在操作。

    徐文远的身份郝秀芬倒是知道,可这个把徐大少逼的无路可退的女子,她就不清楚了。

    不过,从目前的形势来看,这个骆家的女子身份不简单,应该能够稳压徐大少一头。

    明哲保身之下,郝秀芬只能保持沉默。

    师父早就有过交代,拳馆不论开到哪里,都不得牵扯进当地势力争斗,果真是金玉良言。

    无视师训的张开山已经死了,郝秀芬就是想行家法,都找不到人,只能尽力维持,免得让师父的一番心血付之东流。

    “我们调换出场次序!”

    徐文远狗急跳墙,能拖一会是一会,“林勇先上台!”

    一旁的林勇彻底懵了,你们特么的玩真的?!

    这傻逼脸色顿时发青,表情似哭似笑,眼泪瞬间涌了出来!

    “徐少,咱们当初可不是这么说的!”

    林勇瘫倒在地,抱紧徐文远的大腿,“徐少,你这是让我去送死啊!

    姓陆的那穷鬼,肯定会打死我的!”

    林欣也慌了,她可就这么一个宝贝弟弟!

    “徐少,你不能这样!”

    林欣拉住徐文远的胳膊,“小勇压根不会打架,你让他上去,就是送死啊!

    我就这么一个弟弟,求求你,千万别让他上台!”

    徐文远不耐烦的猛挥胳膊,把林欣甩翻在地,抬腿厌恶的一脚把满脸眼泪鼻涕的林勇踹开,冷哼一声:“他不去,难道让老子去?!”

    这时,倩倩凑了过来,“你们一个是姓陆的未婚妻,一个是他小舅子,与其在这里求徐少,不如去求姓陆的。”

    “小川,我求求你,放过我弟弟吧!”

    林欣此时也顾不得攀附权贵,做嫁入豪门的白日梦了,“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只要你能放过我弟弟,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姐夫,你饶了我吧!”

    林勇狗一样爬向拳台,“你那么喜欢我姐,我让她给你当小三,让她什么都听你的,你饶了我吧!”

    林家姐弟俩,这次算是明白了,有钱人的游戏自己是真搀和不起,他们杀人不眨眼的啊!

    望着拳台上的陆小川,林欣感到无比的陌生。

    这个原本在自己面前唯唯诺诺的男人,向来对自己千依百顺,没有尊严,没有底线,哪怕要他母亲治病的救命钱,他也乖乖拿来。

    可谁能想到,就是这么一个狗一样卑微的男人,竟然敢打黑市拳,竟然敢和徐少作对,竟然敢……杀人?!

    林欣此刻,内心后悔不已。

    如果自己不是万事都听老妈的话,如果自己不对陆小川步步紧逼,如果……现在会不会,是另外一种情况?

    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

    “林勇你是不是要认输?”

    拳台上陆小川一脸平静,“如果认输的话,可是要废掉一条胳膊一条腿的哦!”

    开玩笑,这时候说给哥们当小三,是害怕哥们的金饭碗端的太牢固?

    雇主就在旁边看着呢,咱们得注意影响!

    “不,姐夫,你饶了我吧!”

    林勇跪在地上哭的撕心裂肺,“我不想断胳膊断腿啊!”

    “小川,求求你了!”

    林欣噗通一声,也跪下了,“求求你放过小勇吧,他还小,不懂事,一切都是我造成的,你有什么怨气,就冲着我来!”

    我特么,二十四五岁大学毕业还小?

    你们林家人的脑子,果真都有问题!

    “想让我放过林勇,也不是不可以。”

    陆小川老神在在,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把我给你们家那二十万彩礼,还回来,现在!”

    林勇绝处逢生,顿时嚎啕大哭起来。

    林欣赶紧摸出手机,打给林母。

    “妈,你银行卡里那二十万彩礼,赶紧还给陆小川!”

    “别问了,时间紧急!”

    “我真不是胳膊肘往外拐,我是林家人!”

    “你再不还钱,小勇就要被人给打死了!”

    “好,妈,你就当没我这个女儿吧!但是你一定要还钱,不然小勇真的活不成了!”

    “妈,你先别晕,还了钱再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