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十九章 月照松溪,饿虎下山
    生死间,有大恐怖。

    有些人,残暴无比,可以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活生生将对手打死,可以毫不犹豫的砸断一个陌生人的脊柱,人命在他眼中,如草芥一般,比如张开山。

    而有些人,贪财怕死,为了赚钱活下去可以伏低做小,面对危险总会想办法提前规避,心中有牵挂,万事放不下,比如陆小川。

    漠视生死张开山。

    苟且偷生陆小川。

    可就是这样的两个人,面对人世间的大恐怖,反应却天差地别。

    面对躲无可躲,避无可避的杀招,陆小川没有怂。

    多年来挣扎在社会最底层的生活,行走在黑暗世界的经历,都让他明白,这种时候,怂,是没有用的。

    怂,换不来任何怜悯。

    怂,换不来一丝生机。

    你怂,只能让对手杀你的时候,更爽利!

    平日里的嬉皮笑脸,委曲求全,卑微渺小,好似一层层套在陆小川身上的皮,在面对死亡的时候,全都被一把扯掉!

    各种伪装的皮肤揭开,露出的是血淋淋的真实……狠厉如刀!

    面对实力强悍,偷袭狂攻而来的张开山,陆小川放手反杀!

    不求绝地翻盘,只求同归于尽!

    都是修罗场中打过滚的爷们,哥们在乎生死,可躲不过的时候,真不怕死!

    苟且偷生的人,在面对必死之局时,迸发出狠辣一面!

    张开山眉头紧皱。

    他对自己很有信心,这势若奔雷的一击,绝对能将陆小川打死!

    可那又如何?

    对手的反击,完全是以命换命!

    面对自己的必杀一击,对方没有躲闪,没有逃避,甚至没有胆怯,没有害怕!

    对方,只想拖着自己一起下地狱!

    不!

    这不行!

    老子占尽优势,凭什么和姓陆的这个垃圾同归于尽?!

    老子是卢氏八极拳在滨海的话事人,老子深受师父看重,老子有受人尊敬的江湖地位,老子,是张开山!

    凭什么?老子要在这八角笼中,和一个甘愿入赘的窝囊废一起去死?!

    老子,不甘心!

    漠视生死的人,面对生死大恐怖,怂了。

    张开山猛吼一声,生生收住前冲的力道,脚下连踩,一身所学勉力施展,在和陆小川接触之前,硬凭自己的老道和功力,扭转了势若奔雷的一招!

    张开山退缩了。

    可,陆小川没有!

    气贯长虹的一记手刀,犹如真正削铁如泥的宝刀一般,无视一切危险,无视张开山的退缩和后招,依然直取脖颈,一往无前!

    嘶!

    张开山眼中闪过一片慌乱。

    姓陆这小子,非要一起死吗?!

    杀人无算,心狠手黑,坐镇滨海地下拳管的八极拳高手张开山,怕了!

    高个女人眼神一凝,嘴角若有若无的讥讽消失不见,一双长腿猛然发力,从侧面扑了上去!

    二打一!

    “无耻!”

    “怎么可以这样?!”

    “犯规!犯规了!”

    骆星晚三女顿时红了眼。

    场中的凶险,她们自然看不明白,但是连裁判都上手,一起围攻陆小川,怎么也不合规矩吧?

    现场一片喧闹,观众一阵嘘声,响亮的口哨此起彼伏,太特么下三滥了!

    “虎啸拳馆输不起,就特么别开场子!”

    “二打一,嘿,老子今天算是涨了见识!”

    “神特么的战神,给老子去死!”

    “退钱!把老子这些年输的钱,还有买会员的钱统统退给老子!”

    场中三人,对于外界的喧闹充耳不闻。

    陆小川心底最隐秘的狠辣,彻底被撩拨起来,今天不杀张开山,誓不罢休!

    张开山急于脱困,只要躲过这一记以命换命的杀招,老子有的是办法对付姓陆这小子!

    高个女人更加冷静,她只知道,张开山还不能死!

    砰!

    一声闷响,陆小川被高个女人一掌拍在右侧肩膀,整个人横飞出去!

    爆退的张开山站定脚步,一双眼睛瞪的好似铜铃,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的一切。

    一抹殷红,在张开山的脖颈间缓缓出现,接着,剧烈运动后的强大血压,将大蓬的鲜血挤了出来!

    呲呲的血液喷溅声,让张开山感到绝望。

    徒劳的用手捂住伤口,张嘴嗫嚅,却发不出声音,一丝血线顺着嘴角缓缓流下。

    张开山踉跄两步,仰天栽倒,不甘心瞪圆的双眼,慢慢失去神采。

    高个女人皱起了略显坚硬的眉毛,这下麻烦了,师父那边,不好交代!

    大口喘着气,陆小川慢慢爬起来,整条右臂无法使力,软软的耷拉在一边。

    果真是个高手!

    高个女人仓促间的一掌,几乎将陆小川打到吐血!

    衣袖被一掌打碎,陆小川一把将身上的衣服扯掉,一双眼睛杀气凛冽,死死盯住正在观察张开山生命体征的高个女人。

    这时,拳台下的观众席,惊叫声此起彼伏。

    陆小川猛然一愣,才想起自己的背不能轻易见人。

    只见精悍匀称的脊背上,布满了纹身。

    月照松溪,饿虎下山。

    独目虎!

    骆星晚双手捂心,感觉自己快要喘不上气了。

    刚刚那一瞬间,犹如暴风骤雨的交锋,快到她甚至看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可是生死相搏啊!

    拳台上,那个平日里嬉皮笑脸,对自己小心奉承,天天把感恩挂在嘴边,怂到甘愿以丈夫身份给妻子和其他男人送安全套的陆小川,此刻,好像刚从深渊中爬上来的杀神恶鬼!

    因为自己,他惹上了徐家!

    因为自己,他不得不钻进八角笼和人以命相搏!

    还是因为自己,他……刚刚杀人了!

    陆小川,究竟哪一个,才是你的真面目?

    另一侧,徐文远不可遏制的颤抖起来,他害怕了!

    姓陆那个野狗,竟然打死了张师兄?!

    整个虎啸拳馆,还有谁能制住他?

    关键是,下一个就该我上场了啊!这特么的,本少爷要上去送死吗?

    贵宾包厢,骆嘉和豁然起身!

    一双眼睛锐利异常,骆家二少爷狠狠攥紧了自己的双手,姓陆的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厉害?!

    资料不对!

    我被人骗了!

    三妹,好样的,二哥我,认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