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十五章 一线生机
    随着陆小川应战,地下拳场的气氛,涌向新的高度。

    毫无道理可言的比赛规则,被高个女人通过顶级音响昭告全场,瞬间,喧闹的声浪,几乎要将厚重的钢筋混凝土建筑掀翻。

    徐文远一方,是坐地虎,别说拉出四个高手比斗,就是四十个,也能凑够!

    而陆小川一方,除了他自己,剩下的三个全是相貌娇俏,声轻体柔的大美女,如何上的了拳台?

    现场观众中,有那心思阴暗的家伙,倒是暗戳戳的盼着三个姑娘上台和人比斗。

    “徐文远,你卑鄙!”

    骆星晚大声喝骂。

    “不公平!”

    小秘书苏糖糖俏脸憋的通红。

    “骆总,咱们要阻止这场比试!”

    刘雯钰一脸焦急。

    三女的声音,被淹没在巨大的声浪中,连一丝波澜都未起。

    骆星晚知道徐文远肯定会耍花招,但是她没想到,姓徐的竟然敢无耻到这种程度!

    这是想要陆小川的命!

    身在骆家,又是个人人暗地里唾弃的私生女,骆星晚见过太多的尔虞我诈。

    骆家掌控着庞大的商业帝国,触手延伸至几十个行业,一些阴暗手段自然就难免被用到,动辄灭口倒还不至于,但闹出人命的次数,也不少!

    今晚这个阵势,骆星晚看的懂!

    从包里摸出手机,骆星晚准备让人给徐家施压,真以为小小徐家,就能在滨海只手遮天?

    一只大手从旁边伸过来,一把夺走了骆星晚的手机,是个黑铁塔一样的壮汉。

    那壮汉凶神恶煞一般,轻松一捏,骆星晚的手机便在他手中捏成碎片,散落一地。

    “小姐,我们这里不准使用通讯工具,谢谢配合。”

    说完,壮汉双手环胸,就站在旁边,不打算离开了。

    被人监视,丝毫没有反抗之力的骆星晚反倒冷静下来。

    如今能做的,只有摆出骆家大小姐的派头,让徐文远有所忌惮,保住工具人的命!

    心中没由来的一阵烦闷,骆星晚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竟然替陆小川这个雇来的上门女婿担心了。

    “小子,你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的!”

    奸计得逞,徐文远一脸狰狞,“什么时候顶不住,就大声求饶!”

    认输就要留下一条胳膊一条腿!

    陆小川不置可否,眼睛余光悄悄关注骆星晚三女的情况。

    骆星晚因为身份关系,能看懂徐文远的打算,但也只是看清楚大势罢了。

    陆小川则不一样,他能看到危险。

    不论徐文远究竟出于何种目的,他针对自己,都会被视作对骆家的挑衅。

    哪怕自己这个上门女婿名不副实,哪怕自己只是个拿钱办事的工具人。

    只要自己出事,骆家绝对会给徐文远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

    身为纨绔子弟,徐文远不会不清楚这其中的关联。

    即便如此,姓徐的依然要出手对付自己,更是派人把骆星晚这个骆家大小姐看管起来……谁给他的胆子?!

    从影响来看,限制骆星晚的自由,毁掉她的手机,不让她和外界联系,远比弄死陆小川性质更加恶劣。

    陆小川不知道骆家有多大的势力,但他清楚,想要对付徐文远,骆家甚至不用亲自出手!

    这其中究竟有什么深层次的缘故,让徐文远这么丧心病狂,这么胆大包天,陆小川不知道,也猜不出来。

    但是他知道自己该如何做!

    拼尽全力,赢得比斗,保护骆星晚三女安全离开这里!

    如果说一开始,陆小川只是因为老妈的安危不得不应战,那么现在,他是真的赌上了身家性命!

    如果骆星晚有什么闪失,徐文远固然要倒霉,但是自己和老妈,恐怕也落不得好!

    身处社会最底层,陆小川见过太多被迁怒的倒霉蛋,他不想成为那样的牺牲品!

    第一次,陆小川对徐文远徐大少,动了杀心!

    弄死这个王八蛋,把事情闹大,引动骆家和徐家争锋,自己和老妈才有一线生机!

    观众席正后方,贵宾室中,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慵懒的靠在真皮沙发中。

    轻轻晃动手中的红酒,任由空气和酒液充分反应,男人嘴角挂着一丝不屑的冷笑。

    “三妹还是这样无用,这样的人,怎么想出招上门女婿的手段的?”

    男人是骆星晚的二哥骆嘉和,早些年被誉为商业天才,是骆家这一辈最出彩的子弟。

    “徐家,徐文远……倒也不是一无是处。”

    轻轻抿了一口红酒,骆嘉和眼神中的轻蔑更重,“最起码给我当条看门狗,还是够格的。”

    镶嵌了单透玻璃的贵宾室,只有骆嘉和一个人。

    他喜欢安静,习惯自说自话,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他的思路清晰,判断准确。

    透过单透玻璃墙,骆嘉和犹如高高在上的神邸一样,尽情观察着自己妹妹在下方的窘境,真不错。

    比斗开始,徐文远排出己方的四名参赛选手,他自己排在第三个出场。

    前两个出场的全是虎啸拳馆的坐馆,八极拳小流派传人,精练古战场杀人技。

    第一个姓王,二十七八岁,浑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精悍异常。

    第二个姓张,叫张开山,是徐文远的传技师兄。

    第四个就好玩了,是林勇。

    当林勇搔首弄姿的站在比斗队伍中时,陆小川心底松了一口气。

    徐文远还是难改纨绔习气,这种时候,竟然还想着如何羞辱陆小川!

    “姐夫,加油啊!”

    林勇一脸贱笑,“争取打到我这一关哦!”

    当林欣一脸得意的出现在徐文远的身旁,嘘寒问暖刻意奉承时,陆小川总算明白林勇这样的草包是如何搭上徐文远了。

    这一切,都是徐文远为了羞辱自己,为了羞辱骆星晚所使用的小手段!

    林勇这草包,只是个添头,正主是林欣啊!

    挑衅的冲着陆小川扬了扬下巴,徐文远淫笑着将林欣搂在怀里,用力捏了一把。

    林欣疼的脸色发白,冷汗直冒,却也只能赔笑,不敢露出一丝怨气。

    这是专门做给我看的?

    陆小川登时醒悟,姓徐的不简单啊,一个纨绔子弟还懂得攻心……这是谁教他的?

    见陆小川毫无反应,徐文远直接将手插进林欣的上衣,引来观众一片鬼哭狼嚎。

    陆小川微微一笑,就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