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十四章 你这么无耻,你妈妈知道吗?
    不得不说,林勇现在这个形象,确实有质疑陆小川的底气。

    这小子如今鸟枪换炮,万年不变的大裤衩小背心早就不穿了,一身阿玛尼,脚踩鳄鱼皮,大金链子小手表,要多臊气有多臊气。

    十个手指头,这货能戴八个戒指,让陆小川怀疑他家里的水龙头是不是开始冒石油了。

    “三位女士,你们被骗了!”

    林勇自觉和陆小川说话丢身份,目光贪婪的转向了骆星晚三个,“这穷鬼就是个吃软饭的,傍了个老富婆,你们跟着他,捞不到什么好处的!”

    骆星晚听了林勇的话,一张俏脸顿时冷的能刮下来霜!

    我很老吗?!

    苏糖糖同仇敌忾,怒目相向!

    可惜小丫头生的太过可爱,非但没能释放出杀气,反而让人觉得萌软无敌。

    刘雯钰捂嘴轻笑,自家老板是富婆不假,可人家是小富婆,不老。

    说实话,地下拳场这种地方,好看的女人并不少。

    那些身穿比基尼或者兔子装的服务小妹,个个青春靓丽,只要小费到位,绝对热情主动。

    至于客人们带来的女伴,更是莺莺燕燕争奇斗艳,暗地里争强好胜一番,也能让人.大饱眼福。

    可是,骆星晚三人虽然没有特意打扮,依然能够艳压全场。

    特别是三人那种自立自爱的气质,在这里更是难得一见。

    所以,陆小川四个人,从一进来就被不少目光暗暗打量。

    林勇就是个很好的例子,这二逼原本是要挑衅陆小川,好好耀武扬威一番的,结果直接跑题了。

    “我说的都是实话!”

    林勇悄悄添了下有些干的嘴唇,“这穷鬼原本想娶我姐,结果连彩礼都拿不出来,只能跑去吃软饭,他真的没钱!”

    听了这话,骆星晚和苏糖糖俏脸同时闪过一丝了然。

    在和陆小川结婚前,骆星晚自然调查过工具人的背景,林勇这个不学无术的废物,她和苏糖糖都知道。

    刘雯钰不动声色,心中则暗暗觉得好玩。

    自家老板这个上门女婿,情况很复杂啊!

    “林勇,你们家欠我的二十万彩礼钱,什么时候还啊?”

    陆小川懒洋洋的接了一句,“我是个穷鬼,二十万对我来说可不是小数目,你们家可不能赖账!”

    林勇夸张的冷笑一声:“想要钱?等你活过今晚再说吧!”

    嗯?!

    这小子,怕是知道点内幕?

    陆小川还想诱骗林勇这废物多说几句,结果那个叫倩倩的丫头在自己男人腰间掐了一把。

    得意忘形的林勇顿时止住话头,冲陆小川比划了割颈的手势,转身走了。

    林勇这废物,应该是和徐文远勾搭上了,这废物是怎么攀上高枝的?

    正在这时,劲爆的音乐停了,撒欢的DJ也撤居二线。

    “让各位久等了。”

    给陆小川四人领路的高个子女人出现在拳台上,依然是一身大红色旗袍,“今晚的拳赛有些特殊,徐公子要解决一些个人恩怨。”

    徐文远钻进八角笼,冲着台下的陆小川一指:“姓陆的,是男人就老老实实打一场!”

    徐大少在地下拳场的知名度还是很高的,客人们并未不满,反而热烈响应,口哨声四起,还有不少人高喊“打一场!”。

    陆小川淡然站起身,朝拳台走去。

    “你要小心!”

    这段时间的相处,让骆星晚早就把工具人当成自己人了,“徐文远还是有点本事的!”

    苏糖糖挥动两个小拳头:“陆大哥加油!”

    刘雯钰有些紧张:“陆总小心点!”

    陆小川微笑点头,丝毫没把徐文远放在眼里。

    现场观众纷纷摇头,只觉得陆小川被徐少盯上,不死也得脱层皮。

    这小子如此懒散,定然是不知道徐大少的手段!

    “没想到,你还真敢来!”

    台下儿女情长,台上徐文远看的恼怒异常,“不怕你被打死,你那个病秧子老娘没人管?”

    过分了啊!

    这是在提醒我,老妈并不安全对吧?

    “徐大少身骄肉贵,都不怕死。”

    陆小川腼腆一笑,“我烂命一条,自然也不怕!”

    “好!”

    徐文远眼中闪过一丝奸诈,“既然姓陆的你这么着急送死,那今天晚上我就陪你玩一场大的!”

    台下的观众顿时热情似火,跟着大声叫嚷:“玩大的,玩大的!”

    “咱们玩战队赛。”

    不等陆小川表态,徐文远冷笑着说出规则,“你们今天来了四个人,我这边也出四个人。”

    “一对一,败了淘汰。”

    “胜了可以换人,也可以连续作战。”

    “哪一方四个人全部失败,算作输。”

    “赌注,一条胳膊一条腿!”

    这是没打算,给自己留活路?!

    姓徐的这王八蛋,可够狠的!

    “徐文远,你无耻!”

    拳台下,骆星晚气的俏脸通红,站起身指着拳台上的徐大少就开骂。

    只不过自小良好的教育,让她骂不出什么新意。

    “陆大哥,千万别答应!”

    苏糖糖也跳了起来,“这是个陷阱!”

    连这么天真的孩子都看出来了,在场的人谁还能品不出其中的味道?

    “徐大少,你这条件,过分了吧?”

    陆小川倒是神色平静,“四个人跟我玩车轮战,我就是蛮牛,也得被你们玩死啊!”

    骆星晚三个,全是风情万种的娇娇女,如何能上拳台?说是四个人,最终能打的,只有陆小川一个。

    “不敢玩?”

    徐文远一脸猖狂,心中多少有些疑惑,姓陆的怎么这么镇定?估计是吓傻了吧?“不敢玩那就认输!

    认输的人,留下一条胳膊一条腿!”

    “认输认输!”

    “一条胳膊一条腿!”

    现场的气氛狂热而血腥,几乎所有观众都声嘶力竭的叫喊起来。

    来看拳赛的观众,没人知道陆小川是谁,他们也并不关心。

    他们花那么多钱,来到地下拳场,为的就是看到血肉横飞,为的就是听到痛苦的嘶吼!

    高手对决,固然激情热血,可蹂躏弱鸡,也能让人肾上腺素疯狂分泌!

    把这个小子的胳膊和腿都打断!

    我们要看他像狗一样在地上乱爬!

    我们要听他发生绝望的惨叫!

    徐文远心中涌起莫大的满足感,姓陆的,你一个野狗,凭什么跟我斗?

    求我吧!

    跪下求我吧!

    像野狗一样趴在我的脚下,祈求我放你一条生路吧!

    “虽然不太公平。”

    陆小川依然淡定,“但徐大少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我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