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八章 允许你偷腥
    “和我结婚,入赘骆家,会遭到骆家人的奚落和白眼,各种打压欺辱,估计也少不了。”

    “奕南心高气傲,许多手段他经受不住的,所以,不和他结婚,其实是我在保护他。”

    张奕南那个人生赢家,长的帅就算了,还特么是金融圈的青年才俊,前程远大,又懂文艺,女人缘不用发愁……连骆星晚这种字面意义上的白富美都要保护他……你究竟何德何能啊!上辈子你拯救了银河系吧?

    “所以呢,我就是张奕南的肉盾,对吧?”

    陆小川一脸苦笑,哪里是你在保护他,分明是我在保护他啊!

    “对,很形象的比喻。你作为我的丈夫,入赘的,必然会面对各种攻击,会有许多人想要从你这里打开突破口,最终击败我。

    所以,你不能倒下……最起码,不能轻易倒下!

    一动不如一静,这也是我不愿意你自作主张,招惹事情的缘故。”

    骆星晚十分冷静,甚至在此之前,她自己都没有这么清楚的捋顺陆小川的用途。

    “张奕南应该不知道你在争家产吧?”

    陆小川的脑子飞快转动,想起一个疑点。

    骆星晚有些惊讶的望了过来,陆小川腼腆一笑:“如果他知道你的计划,那就是咱们三个人一起演戏了,他对我的态度不应该是现在这样。”

    长叹一声,骆星晚:“我确实没告诉奕南,他以为你是骆家安排的人。”

    “为什么不告诉他?”

    “因为那样的话,他会主动要求入赘。”

    酸了,南哥被保护的是真好!

    “最后一个问题!”陆小川伸出手指,比了个一,“你二哥为什么会针对你?按道理来说,他最需要针对的,不应该是你大哥吗?”

    不管从哪个方面看,骆星晚的威胁,都不应该超过她大哥啊。

    “因为我是私生女。”骆星晚语气平淡,“我妈生下我,却得不到骆家的认可,只好离开了。”

    嗯?!

    杨阿姨……经历这么可怜?!

    “别这样看着我。”骆星晚轻轻揭掉面膜,吹弹可破,“我外公和我爷爷有恩怨,我是在骆家长大的,我爷爷不讨厌我。

    但是,其他人都不喜欢我。”

    豪门恩怨,比电视剧还狗血!

    说了这么多话,骆星晚的眼睛不由瞟向茶几上的半瓶香槟酒。

    陆小川眼疾手快,一把攥在手中,仰头闷了一口,嗝!

    十几万一瓶的法国马恩河谷香槟,你对瓶吹?!

    骆星晚赶紧压下心中的想法,这瓶酒是没法喝了。

    陆小川吧嗒了下嘴,这个酒……滋味一言难尽,里面果真加了料。

    “这么说,你二哥应该比你钱多吧?你不怕他收买我?”

    “不怕,他不会相信你的,而且,还有你母亲呢。”

    果然,有钱人的心,全是黑的!

    陆小川露出真挚的笑容:“我虽然贪财,但是有自己的底线。你是我的恩人,你救了我妈,我不会背叛你的!”

    这时,手机铃响。

    “小川,我想你了。”

    是林欣!!!

    “我结婚了,咱俩没关系了。”

    “我不在乎,我忘不了你,我给你当小三!”

    “不可能!别再打过来了!”

    挂断电话,铃声一秒钟后再次响起,关机。

    太特么尴尬了,刚说不会背叛,就有别的女人隔空打脸……

    “你……女朋友?”

    “前未婚妻。”

    未婚妻,前的?

    骆星晚顿时惊呆了,她知道陆小川急需用钱,但她不知道,对方会这么拼啊!

    “我很抱歉。”

    “和你没关系,早点睡吧。”

    骆星晚上楼时,陆小川独自坐在一楼客厅,仔细品味那瓶十多万的法国马恩河谷香槟。

    他奈奈的,这酒里面,加了微量兴奋药物,今晚睡不着了!

    第二天一早,陆小川依然双眼猩红,黑眼圈都出来了。

    骆星晚脸颊又红了,还好对方今天没展示肌肉!

    “陆小川,你配合我演戏,会是个长期的工作,三五年都不一定有结果的。”

    这份美差,能持续这么长时间吗?太好了!

    “所以呢,我允许你在外面找女人,但是不能被别人发现。”

    看着陆小川的黑眼圈和红眼珠子,骆星晚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要不然和这家伙共处一室,太没安全感了!

    嗯?这份工作,竟然如此人性化!

    不过,哥们去哪找女人呢?

    难道要花钱……咳咳,丢不起那人!

    陆小川请假没有上班,在骆星晚看来,肯定是去安慰前未婚妻了,毕竟自己允许他自由了嘛。

    实际上,毫无实现自由目标的陆小川去了刘湾河。

    魁哥生意不错,一大早就有老头老太太凑场,麻将桌旁边摆了一地从早市买来的蔬菜。

    将小电驴完璧归赵,陆小川一脸深沉的凑了过去。

    “大清早来我这?你这工作时间固定在晚上了?”

    魁哥一脸嫌弃。

    “差不多吧。”

    陆小川打了个哈欠。

    “要有节制!年轻人也得爱惜身体,看看你这个熊样,你家大小姐战斗力这么强?”

    “滚!给我弄口吃的,我要喝豆浆!”

    “豆浆……真的不补那个的!”

    嘻嘻哈哈混了顿早饭,陆小川这才说正事。

    “虎啸拳馆?”魁哥点上烟,“是有这么个地方,打黑拳的,有钱人寻求刺激的地方,门票很贵。”

    惹上徐文远,陆小川不可能不当回事,也不可能听骆星晚的话,做缩头乌龟。

    乌龟好做,就怕对方喜欢喝龟汤。

    “那地方背景很复杂,我帮你打听一下。”

    魁哥人面广,路子野,虽然活成了退休老干部,但情报能力还是很出众的。

    陆小川不管魁哥如何打听消息,占据了树下的躺椅,睡了个昏天暗地。

    中午凑合口盒饭,魁哥带回来虎啸拳馆的消息。

    “那地方是会员制,平时很低调,普通人就算去,也会被前台劝退。”

    “那么叼?”

    “就那么叼!普通会员年费也要二十万,厉害吧!”

    “牛掰!”

    “虎啸拳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举办一次黑市拳,可以下注那种,拳手上了台生死不论,很疯狂的,姓徐的让你去那里,是想弄死你啊。”

    呃,我和徐大少的仇,有这么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