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七章 我男朋友自尊心太强
    “啊!”

    “小心!”

    “快躲开!”

    被当成出气筒的刘雯钰吓傻了,压根不知道躲避。

    徐文远毕竟练过,拳头还是很快的,刘雯钰就算没傻,估摸着也只有挨揍的份。

    不得不说,徐大少是真的纨绔,没受过社会的毒打。

    他这一拳不但没收力,还冲着刘雯钰的脸蛋砸过去。

    打一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偷袭,还特么冲脸下手……你这么丧心病狂,你妈妈知道吗?

    陆小川站的位置有点偏,想要阻止徐大少的拳头已经来不及了……只能阻止他这个人了!

    砰!

    一声闷响,徐大少整个人都飞了出去。

    一脚将人踹飞的陆小川满脸苦瓜像,破戒了啊!

    骆星晚下了车,和苏糖糖一起安慰惊魂未定的刘雯钰,白胜强领着两个手下搀扶徐大少,只留陆小川傲世独立……

    “哼!”

    跟着下车的张奕南冷哼出声,一双英武的眼睛嫌弃的看向陆小川的手……手里拎着半瓶香槟酒。

    跟着媳妇蹭酒席,临走把没喝完的酒带走……这特么不是很正常吗?哥们这叫勤俭持家啊!

    “姓陆的,这事咱俩没完!”

    “三天后,晚上八点,我在虎啸拳馆等你!咱们不死不休!”

    “敢不来,老子送你妈进ICU!”

    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徐文远状若疯狗,在滨海,他徐大少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

    正冲张奕南露出讨好笑容的陆小川,瞬间冷了脸……这是,提前调查过我?

    呵呵呵,吃软饭这活,果真不好干啊。

    “说定了,三天后我去找你。”

    既然躲不过,那就迎上去吧。

    多年挣扎在社会最底层的经验,让陆小川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是,他是骆星晚的丈夫,可这个身份当不得真,这只是一份工作。

    做员工的,遇到问题,雇主可能会帮着解决,但是员工的家人……怕是不行。

    毕竟,哪家公司的福利待遇也不包括保护员工的家人安全啊。

    老妈那个身体,全是靠钱撑着的啊,可经不起折腾。

    “陆小川,你瞎答应什么!”

    骆星晚铁青,徐文远的身手还是不错的,在纨绔圈子里也小有名气,听说正式拜过师父的。

    陆小川尴尬的笑了笑:“你的面子不能丢。”

    处处体现出为雇主考虑,才能获得更好的待遇……基操,勿六。

    骆星晚猛翻白眼,还挺好看。

    “好勇斗狠!”

    一旁的张奕南盖棺定论。

    最终双方散去,各自回家。

    毕竟是在金满楼门口,来来往往都是小有身价之辈,滨海就那么大,碰到熟人影响不好。

    骆星晚自然是坐张奕南的车离开,刘雯钰和苏糖糖叫了个代驾,陆小川自己有车……从魁哥那里一路骑过来的小电驴。

    回到别墅,陆小川惊奇的发现竟然亮着灯。

    “你怎么回来了?一个人?我不用出去找地方睡吧?”

    陆小川的灵魂三连,涵盖的信息太多,让骆星晚无力吐槽。

    “这是我家,我要回来睡觉!”

    骆星晚贴着面膜,穿了一条睡裙,腿……是真的长!

    陆小川点头表示认同,把手里的半瓶香槟酒放在茶几上。

    自己的雇主和她男朋友,有些奇怪啊。

    骆星晚下意识的撇了撇那半瓶香槟,嘴唇蠕动,最终没说什么。

    “今晚的事,谢谢你。”

    “客气,拿钱做事,我的本分。”

    “但是,你越界了!”

    嗯……嗯?!

    看着一脸委屈的陆小川,骆星晚深深吸了口气。

    不得不说,顶级丝绸裁剪的睡裙是真的丝滑柔顺啊,胸腔里充满空气都能看出来,罪恶,滔天!

    “有很多事情,并不是你能做决定的!你这样随性而为,会让我很被动。”

    骆星晚尽量说的婉转,毕竟这上门女婿今晚是立功了的。

    明白了,自己这个工具人不需要自主意识!

    “我以后会注意。”

    陆小川态度端正。

    “三天后,不准去虎啸拳馆。”

    “不行。”

    “为什么?你妈妈我会想办法保护起来的,你不用担心。”

    大小姐,你太小看人性丑恶了!

    再说,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

    “你的面子,公司的面子,甚至骆家的面子,都不能丢!我现在,是你老公!”

    义正言辞,忠贞不屈!

    骆星晚单手按住额头,自己选的工具人,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这个问题先不讨论,骆总,在你这我就是个工具人,但是,很多信息我都不了解,工作很难开展的。

    为了避免下次出现越界的情况,能不能把我能知道的东西,告诉我?”

    骆星晚再次深吸一口气,罪孽,深重!

    今晚发生的事情,让骆星晚有些措手不及,无关合同,是陆小川有些出乎意料。

    原本,骆星晚选择招上门女婿,是为了把婚姻掌控在自己手中,方便做事,可本应怂到惨不忍睹的陆小川,却表现出了强硬的一面。

    这不正常,容易超出掌控。

    “我有两个哥哥,我要和他们争家产。”骆星晚抚了抚面膜边缘,“骆家产业很多,都是我爷爷一手置办下的。”

    “上一辈的掌舵人是我爸,不过他只是名义上说了算,真正管事的,依然是我爷爷。”

    “我爷爷病了,掌控家业有心无力,我爸他又看不上眼,所以要从我们兄妹三人中选出来新的掌舵人。”

    “我们兄妹中,我二哥最有经商头脑,早早投身家族产业,手里资源很多,我和大哥都被他压一头。”

    “二哥想把我嫁出去,陪送一份嫁妆,彻底把我踢出局。”

    “我不愿意,所以就选你入赘,这样,谁也没办法把我从骆家赶出去了。”

    大家族的生活,果真和电视剧里一样狗血啊!

    怪不得说,艺术来源于生活呢。

    陆小川挠了挠脑袋:“那为什么不让张奕南入赘呢?你俩也能名正言顺的在一起,多好。”

    骆星晚眨了眨眼:“奕南不行的,他自尊心太强,做不了这种事的。”

    嗯?!

    他做不了,所以就让我做咯?

    我替他当赘婿,给他打掩护,然后看你跟他朝朝暮暮甜甜蜜蜜?

    太欺负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