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四章 我把你当兄弟,你却馋我丈母娘
    “怎么,刺伤了你的自尊心?损害了你男人的尊严?”

    骆星晚一脸严肃。

    “没有,绝对没有!”陆小川也摆出正经脸:“我的意思是,既然你雇佣了我,总得把工作相关的信息,都告诉我吧!”

    骆星晚狐疑的打量眼前的男人,这货真的就一点不生气?

    即便是吃软饭的,遇到这种情况,也应该出现难堪、恼羞成怒等负面情绪吧?

    这还真是个奇葩啊!

    “怎么能说我是奇葩呢?我这叫有职业精神!”

    陆小川给自己盖棺定论,丝毫不在乎骆星晚撇到变形的嘴角。

    “你可以对我放心的,没有你,我妈那病,可就没指望了。”

    陆小川老妈得的是白血病,中产阶级都能给你拖垮喽,如果没有骆星晚,没有杨阿姨,这辈子,他怕是治不好老妈的病了。

    结婚前,骆星晚去医院看过刘细枝,被她拉住手絮絮叨叨说了不少话。

    “你妈病了十年,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怎么坚持下来的?我也说不清啊,就那么熬呗。”

    陆小川一脸沉思。

    自从懂事起,家里好像就一直很穷。

    小时候,父亲有病,然后,就去世了。

    接着是母亲,十年前查出白血病,后来就一直和医院打交道。

    家里越来越穷,陆小川就越来越拼命。

    不拼命不行的,这个世上,他就剩下妈妈一个亲人了……

    陆小川准备和雇主加深一下交流,吐吐苦水啥的,看能不能再涨点工钱,万一对方心软了呢?转头一看,骆星晚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靠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今天太累了,不但要操办自己的婚礼,还要应付一帮朋友员工,最重要的,还得小心翼翼开解自己的男朋友……

    望着眼前的睡美人,陆小川不由咽口水。

    肤白貌美大长腿,真的不是吹牛啊!

    “骆总,醒醒。”

    睡美人毫无反应。

    “睡这里不行,会生病的。”

    睡美人毫不在乎。

    “我把你抱回卧室吧?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了。”

    睡美人毫无反抗。

    陆小川轻手轻脚抱起自己名义上的妻子,心中不由一荡,好轻啊!

    丝毫不敢有歪心邪念,将骆星晚放在她自己的床上,陆小川悄悄离开。

    夜色中,骆星晚悄悄睁开了眼,黑白分明的眸子闪闪发光。

    第二天一早,陆小川顶着一副黑眼圈出现,睡得不太好。

    骆星晚有些关心:“你生病了?”

    “没事,昨晚熬夜打游戏了。”

    说着,陆小川扬起手臂展示下自己的肌肉。

    挺壮实的。

    骆星晚盯着隆起的肌肉,不知想到了什么,竟然红了脸。

    为了名正言顺给陆小川发工钱,同时为了照顾上门女婿那点男性自尊心,骆星晚把陆小川安排进了自己的公司。

    雨晴传媒后勤部主管,挺不错的位置。

    后勤部原本就有主管的,陆小川这个是新加的,白拿钱不干活那种。

    新同事们还都不错,见面都挺热情,只不过眼睛里那份奚落、蔑视,以及隐藏很深的羡慕嫉妒,却是无论如何也少不了的。

    整个公司都知道,陆小川是老板的老公,凭借吃软饭一飞冲天的小屌丝。

    对此,陆小川并不在乎,穷了一辈子,见惯了这个社会最底层的景象,如今面对职场白领们,毫无压力。

    他们就是羡慕我!

    在单独的办公室坐了一天,陆小川伸了个懒腰,别说,当白领还挺累的,手机都玩的发烫了。

    晚上骆星晚有安排,有个商业饭局,所以回家会晚一点,提前给陆小川发了个微信,让他自己弄饭吃。

    既然雇主不在家,陆小川也就打算给自己放个假,去见见狐朋狗友,顺便炫耀一下富豪家的生活有多枯燥和无味。

    总不能锦衣夜行吧?

    刘湾河两侧,异常热闹。

    这里白天摆满了麻将桌,接天连日的,非常有气势,很有点梦回吹角连营的感觉。

    到了晚上,就是烧烤大排档,气氛更胜白天,烟熏火燎,香飘十里。

    “魁哥,忙着呢?”

    夏天日照长,麻将桌还没收,一帮老头老太太还在进行最后的搏杀。

    “哟,这不是嫁入豪门的小川兄弟吗?一会夜市开了,哥给你烤俩大腰子补补!”

    何胜魁瘫在躺椅上,手持一把大蒲扇,神似快活林外的蒋门神,二十来岁的人,生生活出退休老干部的状态。

    “那可得多来几个,豪门的钱,也不好赚啊!”

    陆小川熟门熟路,自己搬了个马扎,坐在躺椅旁,摸出何胜魁的香烟点上一根。

    “来,给哥哥说说,豪门生活有多奢靡,有多堕落!”

    何胜魁坐起身,献媚的把自己专用大茶缸递了过去。

    陆小川有滋有味的滋溜了一口,抬头望天:“一言难尽啊……反正就是爽!”

    接着,两个二逼爆发出震天的笑声。

    何胜魁和陆小川是初中同学,俩人遭遇不同,但全都中途辍学。

    当时何胜魁在黑网吧里做网管,一边赚钱养活自己,一边痛快的刷游戏。

    那段时间里,陆小川在外面做活赚钱,晚上就去何胜魁那里猫着,魁哥大气,总是提供一份晚餐和一张能睡觉的行军床。

    不知道多少个难熬的夜晚,陆小川都依靠魁哥的支持,才勉强挺过来。

    对陆小川来说,魁哥就是能托付身家性命的好兄弟,为了钱和豪门贵女结婚的事,自然不会瞒着。

    “川子,你上次说,你那个丈母娘,就是杨阿姨,长相很年轻啊?”

    何胜魁眼神飘忽,意有所指。

    “想干吗?”

    陆小川警惕性很高。

    “想!”

    “滚!”

    然后何胜魁就贱笑。

    陆小川语重心长:“魁哥,你这麻将摊的生意还是别做了。”

    “为啥?打算让你那有钱媳妇给我安排个好活?太够兄弟了!”

    何胜魁顿时兴奋。

    “不是,我就是觉得,你和这帮老头老太太处的时间长了吧,审美容易被带偏!”

    “滚!”

    这特么,我把你当兄弟,你却馋我丈母娘,人渣!

    两人终究没能实现喝酒撸串的计划,刚收完麻将摊,陆小川就接到电话,骆星晚好像被人设了局,喝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