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三章 新婚之夜就带帽,稳
    拿到五百万三天后,陆小川结婚了。

    新娘子是杨阿姨……的女儿骆星晚,一个绝对意义上的白富美。

    婚礼现场有些尴尬,骆家人很少,甚至杨阿姨都没有出现,陆小川这边直接没有亲朋参加。

    不过骆星晚不在乎,她要的是一场受自己支配的婚姻,和一个听话的上门女婿。

    上门女婿,俗称吃软饭的,陆小川并不抵触,他把这看做了一份工作。

    为了争取到这份工作,陆小川又和骆星晚签订了一系列的婚前合约,毕竟吃软饭是个技术活,总得让雇主放心才成。

    新婚之夜,陆小川自然搬进了骆星晚的别墅。

    根据合约,陆小川住在一楼,他的活动范围也仅限于一楼,二楼则是骆星晚的地盘。

    望着处处弥漫富贵气的别墅,陆小川眉开眼笑,单单这个工作环境,就比他以前做事的那些地方强出不知多少倍。

    况且,赚的还多。

    闹洞房这种事情是不存在的,能够在婚礼结束后,来别墅庆祝热闹的,全是骆星晚的朋友和员工。

    对,就是员工。

    骆星晚并不是那种混吃等死的富家女,她有自己的公司,老板大婚,公司员工放假一天,有红包拿,有大餐吃,甚至还能参观老板的私人别墅……有种大赦天下的感觉。

    送走了最后一位客人,陆小川捏了捏裤兜里的小雨伞,今天晚上,他准备豁出去了。

    吃软饭就要有个吃软饭的样子,雇主有什么需求,都要尽量满足,毕竟人家付了钱的。

    陆小川缓缓爬上楼梯,不由自主有些小期待。

    主要是雇主长的太漂亮,肤白貌美大长腿,不做老板去当明星,也能富足一生那种,说不动心都是假的。

    刚刚走到一半,陆小川就听到了说话声,有男人!

    “闪闪,我建议你再看一遍安德烈·萨金塞夫的《无爱可诉》,剧情上面,要比《回归》强出不少。”

    闪闪是骆星晚的小名,陆小川也是今天晚上才知道。

    “是吗?我还是更喜欢《回归》,经典的文艺片中,它最有味道。”

    骆星晚的声音情意绵绵,就好像……那种涉世未深的小姑娘。

    作为一家规模不小公司的老板,骆星晚的气场还是挺强的,虽然不至于咄咄逼人,但那种常年身居上位者的气质却是异常明显。

    婚前陆小川和骆星晚没少交流,知道这个雇主有多强势……如今这种怯生生,又心怀小期待的声音,究竟是什么鬼?

    话说新婚之夜,新娘子不管宾客和新郎,却和另外一个男人在楼上谈文艺电影……这是什么情况?

    陆小川倒没有受侮辱的情绪,自己拿钱办事,又不是真的要和雇主相守一生,犯不着代入感太强。

    不过,总该上去打个招呼的,毕竟名义上自己还是新郎,穿帮了,怕是会失业吧?

    别墅二楼是骆星晚的私人区域,卧室、健身房、放映室、书房、衣帽间、厨房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一个相当奢华的大浴室。

    骆星晚和一个长相帅气的男人此时正在放映室看电影,和陆小川想象的不同,两人并未抱在一起情意绵绵,而是分坐沙发的两端,中间有大片空间。

    只不过此时已经夜里十一点,卧室就在隔壁……自己出现的是不是有点多余?

    “陆小川,你怎么上来了?我不是说过,二楼是我的私人空间,你不准来的吗?”

    骆星晚第一时间发现了鬼鬼祟祟的陆小川,这文艺片,看的也太不认真了。

    只是一向气场很足的女总裁,这会有点进退失据,或者说有点慌乱?

    莫非是因为被撞破了奸情?

    不对,她是着急向身边的男人解释,我这个老公只是样子货,不能进入我的私人空间的,我们清清白白,绝无瓜葛!

    帅气男人转头撇了一眼,白皙的脸上露出一丝不屑。

    我这是……闯祸了?

    不对啊,哥们占理啊!

    是,哥们我是吃软饭的,也签了婚前协议,但是,这么明目张胆在新婚之夜就给戴老实人的帽子,也太欺负人了!

    不能就这么算了,要做出行动!

    陆小川从裤兜摸出小雨伞,谄笑:“我害怕你们有需求,所以把这个送过来。”

    骆星晚瞪圆眼睛,好看的小嘴张张合合,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

    两人确实是雇佣关系,但是身为一个男人,陆小川的反应太出乎骆星晚的预料了……怂的猝不及防啊!

    既然吃软饭,心态一定要摆正,帽子戴上就戴上吧,又不耽误吃喝!关键是,这份工作丢了,躺在医院的老妈可就彻底没救了!

    帅气男冷哼一声,站起身直接离开。

    这剧本不对吧?

    我一个新郎官,不但不追究新婚之夜你和新娘子独处一室你侬我侬,还亲自送上安全工具,已经做的够到位了吧?

    说句不好听的,当年武大郎有哥们这个胸怀,也不至于喝药喝死啊!

    为毛你一脸受了侮辱,气愤难平的表情?

    咱这个人设,是不是搞错了?

    骆星晚快步追上帅气男,有些紧张,良好的教养让她对陆小川介绍了一句:“这是我男朋友张奕南。”

    张奕南推开挡路的陆小川,眼角都没有撇一下,犹如一脚踢开挡道的癞皮狗。

    陆小川满脸微笑:“慢走,常来玩啊!”

    献媚十足的话并未换来友善,张奕南更响亮的冷哼了一声,表达了自己强烈的不满,傲娇极了。

    能看出来,骆星晚还是很着紧自己男朋友的,不但小跑着送张奕南离开,更是轻声细语解释陆小川出现的不合时宜。

    说实话,陆小川的表现绝对合格。

    这么怂的男人,这么窝囊的做派,之前骆星晚压根就没想到!

    对于如何让陆小川明白张奕南的存在,其实她早就准备好了说辞,只不过现在看起来是用不上了。

    毕竟没想到,陆小川会这么怂,这么窝囊啊!

    “你有什么想问的,就说出来吧。”

    返回的骆星晚恢复了冷静和大气。

    “这就是你要和我结婚的目的?”

    陆小川指了指屋外,张奕南早就没影了。

    “他是我男朋友。”

    “那你应该提前告诉我啊!”

    “怎么,刺伤了你的自尊心?损害了你男人的尊严?”

    骆星晚一脸严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