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契约龙婿:打爆扶弟魔 > 第一百九十七章 意有所指
    因为青春懵懂,对异性十分好奇,所以转身就成了近几十年最顶级的红纸扇……

    这事听起来十分不靠谱啊!

    总感觉,话里话外,充满了淡淡的装逼气息。

    可陆小川想象自己和魁哥一起在农家院吃过的那顿饭,不得不选择想象。

    这特么的,天才这种生物,很难用常理去揣测的。

    刘细君说自己对厨道感兴趣,前前后后学了半年多……结果有着豪门赘婿身份的陆小川,感觉这货的厨艺,远在自己跟雇主骆星晚见识过的那些顶级大厨之上!

    这玩意,上哪说理去?

    不过,陆小川倒是能想明白,为何刘细君的天才属性,会这么牛逼。

    学武,成了顶级高手,这就是基础。

    顶级武者,自身的协调能力和适应能力,远远超出普通人的认知。

    转行当红纸扇,有着先天的优势。

    而红纸扇,对细微力道的掌控,对自身的协调掌控,是外行人很难理解的一种极致,甚至可以划入吹毛求疵、强迫症等等范畴。

    转过头来说,红纸扇的手艺,又让刘细君学习厨艺的时候,起点比普通人高出无数倍。

    一个武技高手,一个顶级红纸扇,别说学习厨艺了,他不管进入哪个强调动手能力的行业,成长的速度都会颠覆普通人的认知。

    这么捋顺一下,再加上刘细君的天才身份,他能掌握这么多夸张手艺,也就不难让人接受了。

    陆小川只能暗自感叹,世间总会有这种妖孽,被称之为人中龙凤,比不了啊!

    旁人因为青春期萌动,最多暗戳戳的找点画报啊、文学作品啊、影视作品之类的玩意,独自解疑答惑。

    而刘细君就特么通过自身的努力,成为了这一行的专家……

    这种人想装逼,你是无法阻止的,因为人家是真牛逼!

    背上的金针,慢慢被刘细君仔细的拔出。

    “成了!”

    红纸扇语气中,充满了成就感,“三个月,未来三个月,你可以随意和人动手!”

    “只不过,必须注意保护背部。”

    “如果旧伤的位置再次受创,你会彻底瘫痪,高位截瘫那种。”

    “到了那种情况下,以我所知的医疗手段,不论中西医,都没人能把你救回来。”

    “但是,只要这三个月顺风顺水,你背上的伤,就能痊愈了!”

    这特么,神医啊!

    陆小川倒是没有这么容易相信,毕竟背上的旧伤,困扰他很长时间了。

    回头找澹台白芷咨询,是少不了的,但眼下,只能感谢了。

    毕竟,滨海如今已经彻底乱了,岭南肖家带来的人,也离失控不远了。

    小尤物至今踪影全无,陆小川已经做好的拼命的准备。

    是真的拼命,字面意义上那种解释。

    整个事情,陆小川想的很清楚,小尤物如今消失不见,可以说是他一手造成。

    如果不把谭秀芬放在小尤物那里养伤,必然不会有现在的局面。

    小尤物出现问题的话,自己一条命,怕是不够抵债的。

    所以,陆小川不管肖家究竟会不会在找到谭秀芬报仇之后,就选择停手,他只想做好自己的分内事。

    赌不起的。

    肖家现在这幅疯狗样子,陆小川也不觉得,他们会对一个收留、隐藏谭秀芬的人保持宽容。

    在不知道小尤物的真实身份之前,肖家不介意顺手把她这个帮手直接弄死。

    要知道,肖家这次来滨海,带有很强烈的示威成分。

    至于为什么要示威,为什么要炫耀武力,陆小川不清楚,也不想知道。

    但是,这种态度,已经把他彻底逼到了死角。

    当然,如果陆小川能把小尤物张奕南的真实身份公之于众的话,肖家必然不敢对小尤物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可是,陆小川不能,也不敢。

    先不说,旁人凭什么相信他的话,单单小尤物现在的处境,陆小川就不得不多考虑一些。

    如果,谭秀芬知道了小尤物的真实身份,会不会真的转头把小尤物劫持了呢?

    劫持了小尤物,能做的事情有很多。

    讨要赎金,恐怕是最浅显最没有技术含量的一个选择了。

    谭秀芬完全可以以小尤物为人质,要求张奕南的神豪老爹出手,将整个岭南肖家抹除。

    真正的抹除。

    这玩意,不存在讨论的价值,陆小川相信,神豪老爹想要搞死一个江湖家族,不是什么难事。

    类似的事情,在过去发生过无数次,不论是旧时代,还是现今这个世界。

    江湖客惹上真正手眼通天的权贵势力,然后被连根拔除,不留一点痕迹,绝非只存在于说书人的嘴里。

    以张奕南的身份来讲,她那个神豪老爹反手灭了岭南肖家,和捏死一只蚂蚁的区别只在于,花费的时间多少。

    这其中的操作性,陆小川都能看的清楚,他相信已经被肖家追杀好多年的长腿大姐谭秀芬,肯定也能看的懂。

    这特么,只能自己闷头硬刚了,必须赶在肖家前面,提前找到小尤物!

    和刘细君告别时,红纸扇笑着说,会带着胭脂门所有人,离开滨海一段时间。

    滨海已经乱了,弱质纤纤的女流之辈,不适合呆在这样的环境中。

    江湖有相逢,陆小川想要表达谢意,有的是机会。

    陆小川总觉得,红纸扇看出点什么东西,话里话外,意有所指。

    不过,到了这种时候,客气是没必要的,咬牙闯过眼前这一关,才是关键。

    过不去,小命都没了,还谈什么以后啊。

    赶到福伯的小诊所,魁哥早就等在这里,正给福伯打下手,给一个断了手臂的混混上夹板。

    “这些天,不知道犯了什么邪劲,街面上混的兄弟,受伤的可不少!”

    福伯对眼下的形势,有着最直观的了解,“全都是断手断脚,现在的人,都这么狠了吗?”

    “您老人家是真不知道呢,还是装糊涂呢?”

    陆小川一边帮忙,一边调侃,“到处都传遍了,岭南肖家猛龙过江,要横推滨海呢!”

    “去特么的肖家!”

    福伯难得发脾气,小诊所内一屋子伤患顿时一静,老头难道是在为滨海的兄弟们鸣不平?!

    “老子这里的病人都特么处理不完了,肖家是想活生生累死我这把老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