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皇兄万岁 > 82.斩神
    “可惜,他们只知道朕从祖龙处得到的山河镇国诀,却不知道朕还有第二个能力——吞龙诀,这可以完全吞下别人的力量,虽然有限制,但朕这些年的积累,你无法想象。”

    天子微笑着,双手张开,“心底有恨吗?

    有恨就对了,朕也一样!

    那就让朕吞了你,让你和你娘团聚,让你的力量化作我的一部分,去杀灭这些世家。”

    夏极冷静道:“我娘姓苏,叫苏临玉,你说的这个世家是苏家吗?

    但苏家在哪?

    你要吃我,我未必不能反噬,我若是反噬了,那我依然会去找苏家,你于情于理都该告诉我。”

    “在哪?”

    天子冷笑一声,“朕花了三十年,都没弄明白这个问题,但朕告诉你,朕之所以能杀你娘,也是来自苏家某一位的特许,只是那一位不知道朕吃了她。”

    夏极神色冷着,忽然问:“其他世家呢?”

    天子道:“天下共有五大世家,分了你们九个皇子皇女,苏吴周吕神,五家。

    老六的事我就不和你说了,但老六是个真正可怜的孩子,可怜的连朕都看不下去,但朕也吃不了他,他现在的状态,不男不女,不人不妖,不仙不鬼,还不如死了的好。

    不过,夏极,你也快了,没几年了,你也会变成老六那样子的,因为你被抛弃了,你娘死了,你在苏家的根没了。

    朕能猜到,世家已经达成了交易,他们已经选出了真正的新君,这就是天命之子。

    而你就是天命之子的磨刀石,就是祭品,就是一个怎么洗都洗不干净的邪魔外道,就是一个人人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异数,你想去辩论吗,你想要别人认可你吗?

    不可能!这是他们给你的名。

    你是什么样的人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说你是什么,你就是什么。他们若说你是一条狗,呵,那别人也就真把你当一条狗。

    天理?王法?你在做梦吗?

    你,注定被他们囚在通天神柱上,受尽一切痛苦一切折磨,然后灰飞烟灭。

    老八的昊天镜已经照出来了,他们就是天命,他们就是神明,你什么都改变不了。

    朕也一样,所以朕其实很欣赏你,你能在藏经阁隐忍两年有余,然后破了必死的杀劫,可见你颇有心机。

    但朕,自从成为他们的傀儡,已经隐忍了三十年,来吧,让朕结束你这悲惨的命运,让朕吃了你,成为朕的一部分吧。”

    说完这句话,天子就起了身。

    他双眼带着癫狂看着面前的少年,如同看着世上最美味最营养的食物。

    他们不是父子。

    这一刻,两个人,只有一个能活。

    夏极道:“换个地方打。”

    天子道:“东郊。”

    “好。”

    两人的话已经尽了。

    尽头就是杀戮。

    两道黑影破开这冰寒的春夜。

    两人的心都很冷,冷的不像即将复苏的春,浑然不似在人间。

    黑压压的屋影,每一间每一栋都有一家人,每一家人都活在日常生活里,不需要承受这些伤人的真相。

    山影崔嵬如恶鬼趴着,东郊长岭数百里长如一条噬人的恶兽,在狞笑着看向人间。

    “就这里吧。”

    夏极在一处山谷落下了。

    山谷很大,四周群山压迫,而内里却是空空荡荡,非常宽敞,很适合打斗。

    天子也很满意,于是停了下来。

    晚风冷。

    冷的人心空荡荡的。

    天子舔了舔舌头道:“希望你和你娘一样美味。”

    夏极并没有被激怒,淡淡道:“我有一式,苦思许久,却总差了一丝契机,刚刚你给了我契机,虽还未完整,但作为感谢,便是让你先见一见。”

    天子笑道:“很快就是我的了。”

    下一念,

    天子猛然一踏大地,

    周身宛似和这山河融为一体,出手便是搬山,抬足就是倒海,其上的大威能使得原本不算强壮的天子身躯猛然暴涨。

    龙袍震碎。

    龙身脆弱地寸寸崩断。

    他躯体直接拔高到了两丈,手臂为山,躯体为海,此为他从祖龙处获得的灌顶之力——山河镇国诀。

    此为一重法相。

    再一念。

    一条银色巨龙虚影浮现,萦绕在他周身,忽而冲入大海,忽而咆哮着一重云天,直到一双冰冷至极的眸子在静静盯着敌人。

    然后长啸不已,若是凡俗之人,只是见着这龙便要不忍其威压,而直接跪倒,其上的威能恐怖如斯,但却隐隐带着一抹夏极熟悉的味道,这就是天子吃了苏临玉获得的力量。

    此为二重法相。

    再接着,巨龙法相之外,忽然焚烧起来,化作了一片火域虚影,那火域如梦似幻,如假似真,让人看不真切,但只是一看便是心烦意乱,而其中隐约之间,更是有圣洁天女翩翩起舞,旋转着,跳跃着。

    再一睁眼去看,哪里有什么天女,竟都是一个个美艳暴露的妖女匍匐在粉色的火焰上,在轻吟着,缓缓爬着,在看着他,在勾动着手指,在诱惑着他。

    无论是谁,只要没达到法相之境,或是达到了法相之境却无法稳住心神,早在看到这片火焰虚影的刹那就会迷失心神。

    虚影一凝,成了法相,却不知是精神法相,还是真气法相。

    此为三重法相。

    再接着。

    火焰法相之外,又生出一抹金光,那金光刺目无比,往内崩塌,瞬间将之前的一切法相都隐藏住了。

    此为第四重法相。

    天子已不是天子,他已经变成了一团刺目的金色太阳。

    而骤然之间,空中流云乱舞,大地,甚至周围的山壁承受不了这等力量而开始发出清脆的崩裂声。

    天子已不在原地,已经消失在了空间里。

    天地只剩下“嘭嘭嘭”的震动,却再也不见那隐忍了三十年的帝王在何处。

    但无论他在何处,他出现的时候,就是吞下夏极的时候。

    夏极神色平静。

    他的精神长河已经彻底将那一颗技能珠糅成了一颗金色的珠子。

    因为,他灌输了太多情感。

    天子说的每一句话,都在颠覆他对这个世界的认识。

    认识清楚。

    才明白,这世上真的有天命。

    真的有神。

    一千种九重的技能珠,古雷音寺最高的精神传承...

    拥有了这么多,为什么还是开心不起来呢?

    他轻轻叹了口气,望着面前正在天子狂暴力量之下,崩碎的一切。

    然后翻手,

    覆手,

    双指已经拈起了一重法相。

    这法相上糅杂了地狱,太阳,明王,莲花日轮之中的乌鸦,但却不璀璨,就如一把普普通通的飞刀。

    这一式,名为斩神飞刀。

    逆“天命”,斩“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