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254章 倒贴
    “我是神仙居的秋红泪啊,公子这么快就忘了么?”秋红泪一脸嗔怪地看了他一眼。

    “一个花魁却关心明月公的家事,还将个中要害之处分析得清楚无比,实在不像一般的青楼女子啊。”祖安冷笑道。

    秋红泪幽幽一叹“公子刚刚不是还在楼里和那些男人炫耀要对我轻点么?”

    祖安“……”

    饶是他脸皮够厚,听到她这样说也是尴尬无比。

    “刚刚那只是故意气那些人的,和他们开个玩笑。”祖安再也没法冷着脸了,讪讪地解释道。

    “虽是如此,但今晚我单独约见你,你又那样说,在所有人的眼中,我已经被你破了身子,没法再像以前那样当清倌人了。”秋红泪越说越伤心,眼泪仿佛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不停地从脸颊滚落下来。

    祖安暗叹厉害,明明知道她是假装的,但还是情不自禁怜意大起。

    秋红泪一边抽泣一边说道“虽然红泪今天……今天选中了你,但我并不是个随便的女子。自然要打听清楚你家里的情况,夫人是不是善妒,娘家容不容得下我。”

    “所以才想向公子求证,方才能下最后的决定,哪知道竟然被公子这样误会。”

    “这些年在风月场所,也听了太多前辈的血泪教训,不是遇到负心人,就是家有悍妇,以至于误了一辈子的幸福。”

    “红泪不想重蹈她们的覆辙……”

    她表现得情真意切,完全像一个在感情中患得患失的少女,哪怕是钢铁般的心都要被她的眼泪融化。

    只可惜祖安不是一般人,他关注点向来奇怪“听姑娘的意思,是打算向我托付终生了?”

    “如果公子不嫌弃红泪蒲柳之姿,楚小姐她们家又不介意,我……我自然是愿意的。”秋红泪说着害羞得低下了头,一抹红晕从脖子根渐渐散开。

    看着眼前娇艳无匹的美人儿,祖安感叹道“你这也要叫蒲柳之姿,那天底下恐怕全都是丑八怪了。”

    秋红泪这才破涕为笑“公子说笑了,以后这种话千万不要在楚小姐面前提起,红泪可不想还没进门就被正房给嫉恨上。”

    她完全代入了角色,仿佛一个即将进门的侧室一般。

    “放心吧,初颜她亲口跟我说过不介意我再找其他女人,”祖安再次声明道,“你也不用担心她容不下你,在我们家我让她往东她不敢往西。”

    秋红泪暗暗撇嘴,心想谁信啊。

    “只不过有另外一个难处。”祖安一脸纠结。

    “什么?”秋红泪好奇道,难道是楚氏夫妇么。

    不错,换作我是明月公,也不太可能同意上门女婿竟然还纳妾,那样楚家的面子往哪儿搁。

    祖安上下打量起她来,那直接的眼神弄得秋红泪心跳不由得加快了几分。

    “公子在看

    什么?”

    “你真的很漂亮,这容貌这身段,说一声倾国倾城也不为过。”

    秋红泪嘴角轻微上扬,这家伙终于意识到我的魅力了“公子喜欢就好,你还没说到底什么难处呢。”

    “这就是难处啊,”祖安说道,“你太漂亮了,又是明月城最出名的花魁,神仙居又怎么可能放人?”

    秋红泪松了一口气“公子请放心,我和神仙居签的并非一般的卖身契,之前也约定了好聚好散,只要付一笔赎身费用,他们不会为难我的。”

    “可像你这样的红牌,赎身费一定很贵,你也知道,我不过是个上门女婿,手里没啥钱的。”祖安扭扭捏捏说出了自己最大的难处。

    秋红泪“……”

    老娘信你个鬼!

    整个明月城谁不知道你赢了银钩赌坊万两,后来家族大比又赢了另一个赌坊几十万两,你会没钱?

    来自秋红泪的愤怒值+!

    不过她并没有表现出来,一脸羞意地说道“公子不用担心,这些年红泪也积攒了些私房钱,足以用来赎身了。”

    “太好了!”

    祖安哈哈笑了起来,暗地里却皱了眉头。

    这女人竟然宁愿倒贴也要嫁给他!

    虽然我长得玉树临风、风度翩翩、财大器也粗……公认的少女少妇杀手,但秋红泪是什么人物?

    方圆千里最红的花魁,她勾勾手指,可以让无数男人为他赴汤蹈火,出了名的直男斩,会主动倒贴一个男人?

    说出来谁信?

    咦,会不会真的是因为我的魅力已经不知不觉远超自我评价了?

    他心中念头百转千回,秋红泪又何尝不是如此。

    眼前这个男人可不能当做平日里那些表面精明实际上却蠢笨如猪的家伙对待,

    因为有了刚刚的教训,她也意识到自己有些操之过急,不敢再继续直接问他楚家的事情。

    而是将话题重新移到风花雪月上面“先不聊这些俗事了,红泪一直有些好奇,公子当初是如何创出那首《笑傲江湖曲》的?”

    “哦,做梦的时候仿佛听到有人在我耳边弹奏,然后就会了。”祖安随口答道,不是他想当君子,而是不敢真的承认这曲子是他做的。

    因为他记得的就那么几首,万一有人后面又找他作曲咋办?

    所以这种虚名不要也罢,免得捧得太高,将来摔得越狠。

    秋红泪忍不住感叹道“以前在书中看到有些人的才华实乃天授,我心中还不太信,直到见到公子,才知道世上竟然真的有这样的人。”

    祖安“……”

    别再给我戴高帽子了,我真的要低调啊。

    “对了,你之前弹的

    那曲子显然是倾注了真情实感,那个男子到底是谁?”祖安也受不了一直被吹捧,急忙转移话题。

    “公子大可放心,那只是艺术创作而已,红泪之前从来没有过意中人,公子……是第一个。”秋红泪说话时眉宇间那抹娇羞,当真是让无数男人为之疯狂。

    祖安笑了笑,这些青楼女子的话听听就好,如果当真了那最终受伤的是自己,事后还要被她们背地里嘲笑。

    “那个故事是不是描述的令尊令堂昔日往事?”

    砰!

    一声脆响,秋红泪手里的酒杯不小心掉在桌上,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见。

    良久过后她才长叹一口气“现在我就算说不是,公子恐怕也不信吧。”

    “他们俩当初到底是什么事?令堂真的已经过世了么?”祖安好奇地问道,之前从冷霜月那里隐隐约约听到一些,但她也不太清楚内情。

    秋红泪深吸一口气,一改之前的笑语嫣然,声音前所未有地冷“我不想谈论他们的事情。”

    话音刚落,她心中就有些后悔,这下恐怕把他得罪狠了。

    今天好不容易设计将他引入局中,这样功亏一篑实在是太客气了。

    都怪我还是对当年的事情无法释怀。

    谁知道祖安却笑了起来“姑娘可否知道,如今你的样子要比之前真实可爱得多。”

    秋红泪神色复杂“公子当真是和传闻中那人一点都不像。”

    祖安伸出手“重新认识一下,我叫祖安,你可以叫我阿祖。”

    秋红泪一怔,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礼节,但还是下意识伸出手去,两人的手轻轻握在了一起“我叫秋红泪,你可以喊我红泪。”

    她都有些惊讶自己为何会主动和一个男人有身体接触,也许是刚刚他那清澈的眼神,也许是刚刚那一瞬间的感动。

    两人正沉浸在这一刻的宁静之时,忽然外面传来了喧闹声。

    然后又响起了女人惊恐的尖叫还有男人肆掠的笑声。

    秋红泪秀眉一蹙,敲了敲仓壁询问外面的船夫“出什么事了?”

    “小姐,有水匪……啊!”

    扑通一声,显然已经掉到了水里。

    紧接着小舟一阵摇晃,似乎有好几个人跳到船上了。

    “这艘船好香,里面说不定有美人儿。”

    “有女人的话谁先来啊?”

    “一起呗!”

    几个淫-邪猥琐的声音响了起来。

    ---

    电脑被书友修好了今天寄回来了,期待中……各位如果有攀枝花的,电脑出了问题可以去找他修,技术杠杠的,至于具体地址我再征询一下他的意见。

    感谢天朝爷们、墨笔芯等书友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