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253章 草包配废物
    “噗!”

    正在喝茶的裴绵曼再也忍不住,刚喝到嘴边的茶全喷了出来。

    这家伙从小到大到底经历了什么,未免也太贱了吧?

    大厅中那些人这时也反应了过来,瞬间炸开了锅

    “卧槽,别拦我,我要砍死他!”

    “我的刀呢?”

    “世上怎么有这么贱的人?”

    “秋姑娘,你可知道他说的什么话,你怎么选中这样一个贱货呢。”

    ……

    来自陈玄的愤怒值+999!

    来自江帆的愤怒值+999!

    来自楚鸿才的愤怒值+999!

    来自……

    看着后台疯狂刷新的愤怒值,祖安笑得快疯了。

    果然,要成非常人必须要行非常事啊。

    至于那些要冲上来拼命的家伙,他又岂会傻到一直留在原地让他们打?

    等那些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逃之夭夭了,愤怒的人群则被神仙居的工作人员拦了下来。

    花姐一边指挥手下拦住群情激奋的众人,一边回头幽怨地看了他的背影一眼,心想这家伙真是个惹祸精,留下这么一个烂摊子让她来收拾。

    祖安吹着口哨跟在那侍女身后,心中盘算着以后是不是要多来一下这种烟花之地。

    当然,以我正直伟岸的性子肯定不是来寻花问柳的,只不过这个地方的愤怒值太好赚了!

    他大概估算一下,这次在神仙居赚的比以往任何一次赚的都要多。

    要是每天来薅一把,白日飞升也不是梦啊。

    忽然眼前一暗,他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神仙居,眼前则是波光粼粼的明月河,此时天色已晚,华灯初上,倒映在水中,仿佛河中有无数的明月一般。

    “也就这青楼一条街的繁华才能造就这样的奇景了。”

    祖安感叹之余问道“这位小姐姐,我们这是去哪儿啊?”、

    看周围的环境,不像是秋红泪的闺房啊。

    “小姐姐?”那侍女被吓了一跳,显然没听过这样新奇的称呼。

    不过比起其他人对她们这种丫鬟看都不正眼看一眼,存粹呼来喝去,这声“小姐姐”听着倒是蛮舒服的。

    她的脸上也多了一丝笑意“小姐在船上等你。”

    “船?”祖安一怔,怎么搞到船上去了?

    只见那侍女蹲了下来,在阳台地板上揭开一扇木门,下面露出了一截梯子,隐隐可以看到一个小舟停在附近。

    “公子请~”那侍女微笑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花样还真多。”祖安笑了笑,倒也不虞有他,顺着梯子爬了下去。

    刚上了船,那船便缓缓往河中间划去。

    祖安眉头微皱,这不会是个陷阱吧?

    不过想来想去,自己似乎也没啥好图谋的。

    更何况他如今修为提升,可谓是艺高人胆大,很快便放松了下来。

    “可惜那个小姐姐没有跟上来,刚刚竟然忘了问她名字。”祖安颇为遗憾。

    “公子果然有别于常人,竟然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

    这时候船舱中传来了一个柔媚的女声,正是秋红泪独有的嗓音。

    “我怕什么,怕姑娘把我吃了么?”祖安笑道。

    “公子真会说笑,人家还怕你把我吃了呢。”秋红泪吐词圆润动听,仿佛每一个字都能撩拨男人的心弦。

    “快进来吧,外面风大。”

    且说神仙居之前下来的那个阳台上,多了一道波涛汹涌的身影。

    望着远去的小船,裴绵曼跺了跺脚“好一个狡猾的狐狸精!”

    对方泛舟河上,想偷听都没地方。

    “算了,还是先去她的房间查查吧,希望能有收获。”

    裴绵曼哼了一声,身形很快消失不见。

    小舟之上,听到佳人的邀请,祖安过去撩起门帘。

    发现船舱虽小,却布置得极为温馨,一张雕花小桌,上面有几盘精致的菜肴,秋红泪则跪坐在桌边,笑盈盈地看着他。

    她的眼神仿佛会说话一般,总是散发着绵绵的情意。

    若是不知道的人看到了,还以为是妻子在等丈夫回家呢。

    边上挂着一盏小巧精致的灯笼,淡黄色的光照在她身上,仿佛让她浑身肌肤都蒙上一层蜜一般。

    “公子盯着灯笼看,莫非是人家还没有灯笼好看么?”秋红泪语气嗔怪,但神色间却没有丝毫着恼之色。

    “只是没见过这么黄的灯笼。”祖安一边说着一边在桌子对面坐了下来。

    本来以他的性子,肯定是要坐秋红泪旁边,离她越近越好。

    可这小舟太小,摆下一张桌子已是极限,旁边根本没法坐人,只能想象而坐。

    “这女人不会是故意的吧,防谁呢。”祖安一脸悻悻然。

    “公子若是不喜欢这灯笼,我将它熄灭了便是。”秋红泪作势欲起,露出了曼妙无限的腰肢曲线。

    “不必了,这灯笼虽然黄,但是看着温暖,”祖安阻止道,“更何况灯熄灭了,不能看到秋姑娘的绝世姿容,实在是太过可惜。”

    “公子的嘴真甜,难怪几句话的功夫就将我的小丫头哄得芳心大悦。”秋红泪感慨道。

    “你有千里眼顺风耳么?”祖安吓了一跳,刚刚路上自己调戏那侍女的事情,她隔这么远都知道?

    秋红泪抿嘴一笑,也不解释,只是指了指旁边的两个壶“公子是喝茶还是喝酒呀?”

    “当然是喝酒了。”祖安毫不犹豫地说道。

    “我猜也是,能写出那样激昂的《笑傲江湖》曲,自然是爱酒的豪迈之人。”秋红泪端起酒壶,替他杯中倒酒。

    因为担心袖子太长沾染到桌上的菜,她将袖子轻轻往上捋了捋,露出了一截比羊脂白玉还要细腻的藕臂。

    祖安不得不感叹,有些人天生就得到上天的眷顾,浑身上下每一处仿佛都是艺术品。

    “我倒不是因为那个原因,单纯是因为酒后可以名正言顺乱性。”

    秋红泪笑容一僵,不过很快恢复过来“若是之前,我一定会把公子当成登徒子,说不定直接赶出去都可能。”

    “为什么现在就不一样了呢?”祖安好奇地问道。

    “因为能写出那样的曲子,一定是个满腹才华的高洁之士,那些放浪形骸的言行,应该只是一种故意做出来的伪装罢了,”秋红泪笑着举起酒杯,“多谢公子赠曲之谊,小女子敬公子一杯。”

    感受着空气中的暗香浮动,祖安忍不住感叹道“谁说有才华的就不能是登徒子呢。”

    他脑海中浮现出了纪登徒猥琐的笑容,一阵恶寒,急忙将那画面驱逐出脑海“更何况那曲子并非我的作品,只是转述他人成果而已。”

    想到恐怕再也回不去前世了,祖安心中一阵失落,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秋红泪将酒杯放下,杯沿留下了浅浅的唇印“公子过谦了,红泪虽然愚笨,但各种古曲基本上都了如指掌,今天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笑傲江湖曲》,不是公子所作还能是谁。”

    祖安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放弃了解释,总不能说自己是穿越来的吧?

    这个世界有些不对啊,每次我说真话都没人信,反倒是说假话一个个深信不疑。

    真是见鬼了!

    “我能问公子一个问题么?”秋红泪一双秋水般的眸子静静地望着他。

    “不要一口一个公子这么生分,以后叫我阿祖就行了,”祖安答道,“不知姑娘想问什么?”

    秋红泪这才说道“其实在今天之前,我也听到过不少关于公子的传闻,都不是那么好。”

    “废物么,不用替我留面子,”祖安毫不在意地笑了笑,“反正我也习惯了。”

    秋红泪脸色微红,有些好奇地打量着他“可今日一见才知道公子实际上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可为何平日里要装出一副游戏人间的……那种样子呢?”

    她实在找不到词来描述他的行事作风,本来“贱”这个词很贴切,可太不雅了,又哪好意思当面说出来。

    “我并没有装啊,我平日里就是这样一个人。”祖安一脸轻松地说道。

    秋红泪却是不信,一脸幽怨地说道“看来公子还是没把人家当自己人。”

    祖安腹诽不已,我俩是夫妻啊,还是恋人啊,连床都没上你好意思说是自己人?

    “是不是公子担心锋芒太露,引起楚家人的担心呢?”见他不说话,秋红泪试探着问道。

    祖安一愣“楚家人担心什么?”

    秋红泪微微笑道“明月公如今有两女一子,儿子太小在京城当……读书,二女儿又是个公认的……”

    “公认的贪玩好耍,对家族的事情一点都帮不上忙。”

    祖安暗暗发笑,你恐怕是想说公认的草包吧,估计平日里说习惯了,差点脱口而出。

    你还别说,小招和自己还蛮配的,草包配废物,哈哈~

    秋红泪脸上也闪过一丝尴尬之色,继续说道“楚家如今有近半的事物是楚大小姐在打理,楚大小姐人长得漂亮,又极有本事,本来是楚家继承人最合适的人选,可惜她是个女子。”

    “这样一来她夫婿的情况就尴尬了,若是能力太强,夫妻俩一起很容易架空楚府,来个鹊巢鸠占。”

    “所以楚大小姐之前才特意选了……选了你这样毫无背景,表面上又一无是处的人来当夫婿,原本我以为我猜中了楚小姐的心思,可今天见到公子过后,我忽然疑惑了。”

    “到底是你故意骗过了楚小姐呢,还是楚小姐从头到尾都知道你的情况才选你为婿?”

    祖安手中轻轻拨弄着酒杯,随意地靠在一旁的仓壁上,似笑非笑地说道“这些可不像一个花魁该关心的问题啊,你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