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251章 你会吹箫么?
    听到陈玄的话,其他人也纷纷附和

    “对啊,说再多还不如自己去试一试。”

    “废话那么多,你行你上啊!”

    ……

    显然大家都不满他将心目中的女神贬得一无是处,同时也担心秋红泪真的被他给说动,自然要不遗余力地拆台。

    秋红泪也有些好奇了“不知道公子说的正确的法子是什么,可不可以展示一下?”

    对方答不出来也没关系,她心中已经有了计较,这家伙太桀骜自大了,将来就算合作恐怕也不好控制。

    所以趁这个机会先打压一下他的气焰再说。

    祖安说道“法子倒是有,不过我有什么好处啊?”

    “好处?”秋红泪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对啊,我来神仙居是当客人,看姑娘表演取乐的,结果现在要我自己去表演,总觉得不要点好处有些亏。”祖安笑着说道,以前看《极品家丁》,三哥的招数还是要学一学的,这样的便宜不占白不占。

    “不知道公子想要什么好处?”秋红泪笑语嫣然,这家伙当真是不走寻常路啊。

    平日里她根本不用动嘴,稍微一个眼神无数男人就前仆后继了,更别提她软语相求,从来没有被拒绝过。

    结果这家伙竟然找她要好处?

    “秋姑娘,别答应他啊!”

    “对啊,他只是馋你身子!”

    ……

    周围的那些男人顿时急了。

    祖安回过头去“那个谁,你出来,别看了,说的就是你,馋身子的那位。”

    人群自动散开,将一个公子露了出来。

    那公子也有些发虚“干什么,难道你想用楚家的背景压我么?”

    他倒不怕这个祖安,就是有些担心楚家,毕竟连明月城都是楚中天的封地。

    不过转念一想,这家伙一个上门女婿出来嫖-妓,楚家不收拾他就不错了,怎么可能为了欢场上的争风吃醋替他出头。

    这样心中才稍稍安定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来着?”祖安问道。

    那人正要回答,却听到祖安摆了摆手“算了,你这样的龙套不值得我花精力记住名字。”

    那名男子“……”

    来自江帆的愤怒值+233!

    “你刚才说我馋她身子,难道你就不馋么?”祖安好奇地盯着他。

    “我……”江帆下意识看了一眼秋红泪,从来没这么近距离接触过她,看着她那祸国殃民的脸蛋儿几欲发晕,“我当然不馋!”

    尽管心中馋极了,但当着人家的面,他还是下意识想保持谦谦君子的样子,给对方留下一个好印象。

    “难道你觉得秋姑娘不漂亮?”祖安一脸奇怪地看着他。

    江帆说道“秋姑娘天人之姿,当然漂亮。”

    “那你为什么不馋她?难道是她的魅力对你吸引不够?”祖安一脸夸张地说道,“秋小姐这样漂亮得不像话的都对你吸引不够,你该不会不是男人吧?”

    江帆一张脸瞬间涨得通红“我当然是男人了,我对秋小姐也是爱慕得很,只是……只是……”

    他只是一半天也没想清楚该怎么说,这该死的家伙!

    来自江帆的愤怒值+444!

    经历了之前围观群众海量的愤怒值,祖安已经不太看得上这点愤怒值了。

    不过想了想,蚊子再小也是肉啊,不能浪费。

    “既然你是个男

    人,那只有一种可能了,”祖安叹了口气,“那就是你为人太虚伪,连对女人的渴望都不敢承认。”

    江帆“……”

    他感觉自己被带到了坑里,不管哪个原因都没法承认啊。

    来自江帆的愤怒值+666!

    楼上的裴绵曼神情古怪,这家伙真是……谁当他敌人谁倒霉啊。

    秋红泪急忙出来替人解围“你就别为难人家了,还是说说到底想要什么样的好处吧?”

    祖安直勾勾地盯着她那狐媚的脸颊,嘴角噙着一丝笑意“我想要你……”

    咚~

    楼上传来一声异响。

    谢道韫蹙眉道“这家伙真是个登徒子。”

    另一边的裴绵曼脸上的神情更加玩味了,喃喃自语道“臭小子,你知不知道她是谁,竟敢打她的主意。”

    同时好奇地打量着秋红泪,想看看她是什么反应。

    这时候其他人才纷纷醒悟过来,一个个痛骂起来

    “你这家伙疯了么,竟敢这般唐突佳人!”

    “秋小姐何等人物,怎会答应你这样的条件。”

    “简直是男人之耻!太不要脸了。”

    ……

    来自围观群众的愤怒值+99+99+99……

    只有韦索暗暗竖了起大拇指,心想老大果然是老大。

    只不过考虑到群情激奋,这时候他也不敢冒头表示什么,免得被殃及池鱼。

    秋红泪眼中也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不过很快掩饰过去,柔声说道“那就要看公子的办法行不行得通了,毕竟千百年来无数前辈大能都无法解决的问题,我实在难以想象有什么法子能将不同的乐器和古琴配合到一起。”

    听到她的话,全场顿时安静下来,对啊,那么多乐坛大佬都无法解决的问题,他一个泼皮无赖又能怎样。

    想到这里,众人之前焦躁的内心渐渐平缓下来。

    祖安这才说道“既然如此,顺道将你刚刚曲子的第二个问题解决了。”

    “第二个问题?”秋红泪一怔,这才想起对方之前提到有两个致命缺陷,此时她已经不像之前那么激动了,微微笑道,“还望公子赐教。”

    “你的第二个问题就是感情太过浓烈,原本寓情于曲之中,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只不过……”祖安话锋一转,“你表达的情感是悲伤与愤怒,这两种情绪不仅和这青楼的喜庆环境格格不入,而且也不符合古琴本身的气质。”

    “咦~”楼上的谢道韫喃喃自语,“这家伙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我刚刚为什么没有想到这点呢。”

    秋红泪轻轻一叹“公子所言极是,只不过这曲子对我来说意义非凡,刚刚一时触景生情,就忍不住弹奏了起来。”

    听到她这番话,众人纷纷窃窃私语,心想莫非她真有个情郎不成?

    也不知道哪个男人有这么好的福气。

    注意到她眼底那一闪而逝的伤感,祖安心想这恐怕是她少有的真情流露吧“秋小姐,你现在正是花样年华,心态应该是积极向上一片阳光,而不该是那么感怀伤逝,让内心千疮百孔沧桑不堪。”

    秋红泪抿嘴笑道“被你说的我好像老了几十岁的样子。”

    祖安叹了口气“曲由心生,到底是不是,姑娘自己最清楚。”

    秋红泪原本笑语嫣然,听到他的话过后,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散去,显然是被触动了心事。

    “让你说将音乐混合的方法,你东拉西扯这么多干什么?”

    一旁的陈玄听得不耐烦了,引起了一

    大堆人纷纷附和。

    秋红泪脸上瞬间恢复了那种伪装的笑容“对啊公子,红泪还等着开眼界呢。”

    祖安让一旁的冷霜月给他找了支箫过来“秋姑娘会吹-箫么?”

    “自然是会的。”秋红泪微微一笑。

    就在这时,周围响起了一阵阵轻佻的口哨声,秋红泪这才意识到话中的歧义,脸色微红颇为幽怨地看了他一眼“公子是故意占人家便宜么?”

    “我不是那个意思。”祖安也是一头黑线,狠狠地瞪了那些人一眼,这群家伙弄啥啥不行,整黄色倒是第一名。

    “纵观各种乐器,箫与古琴是最搭配的。”

    秋红泪点了点头“的确如此,只不过也只是比其他乐器稍好一点而已,古琴音色太过特殊,一般箫声伴奏很容易喧宾夺主,还不如单独古琴演奏。”

    祖安笑着说道“我这里正好有一个曲子,可以用来琴箫合奏。”

    “真的?”秋红泪眼前一亮,连楼上的谢道韫也下意识靠近窗边了一点。

    其实这个世上不是没有琴箫合奏曲,只不过要么是箫喧宾夺主,要么是琴声太过醒目,两者融洽的,曲子又太过中庸乏味,所以大家最终都放弃了将两者融合。

    祖安刚才如此笃定,莫非真的有什么了不得的曲子么?

    “我将曲谱写下,就由我来弹琴,秋姑娘为我吹箫了。”祖安示意冷霜月找来纸笔。

    之前和商留鱼因为音乐相识,这样一个漂亮美丽的大姐姐,他又岂会让机会白白溜走?

    所以特意研究了一下这个世界的音律,虽然算不上多精通,但将前世的谱子转化成这个世界的人能看懂并不困难。

    “好~”秋红泪接过洞箫,忽然反应过来,眼波流转间霞飞双颊。

    这家伙又故意占我便宜。

    祖安此时却凝神将记忆中的那首曲子写了出来,前世他为了追女生,练就了用埙吹出《故乡的原风景》;同时因为太喜欢《笑傲江湖》电视剧,所以也特意将那首曲子熟记下来。

    为此还特意跑去参加学校的古琴协会,其他的什么都没学会,就学会了这一首《笑傲江湖》。

    这首《笑傲江湖》并非黄霑的《沧海一声笑》,而是吕颂贤电视剧版里的,由大师胡伟立所作的琴箫合奏曲。

    “咦,这曲子有些新颖……”秋红泪是个中行家,一看便发现这曲谱完全不同于她以前见过的谱子。

    难道这家伙真的可以搞定琴箫合奏?

    一开始本来是嬉戏状态,看到这曲子过后,她的神情顿时郑重起来。

    “秋姑娘可以吹么?”祖安问道。

    “这曲谱有些古怪,不过应该可以试试。”秋红泪注意到其中很多音节前后衔接非常困难,一时间也有些忐忑。

    “那好,我们开始吧。”祖安在琴桌前坐了下来,脸上也不复之前的轻佻之色。

    手指轻轻拨动,一阵豁达潇洒的琴声瞬间响彻于整个大厅之中。

    谢道韫原本有些不以为然,听到开头的旋律,脸上的表情顿时愣住了。

    裴绵曼表情有些古怪这家伙竟然还有这份怪才,初颜难道是一早就知道他底细,所以才毅然决然选了他为婿么?

    其他那些观众原本一脸讥讽地等着他出丑,可当看到他坐在琴前的架势,就知道有些不妙,待他真的弹出这等激昂潇洒的曲子过后,一个个变得鸦雀无声。

    ---

    本章龙套江帆由书友安安安安然然然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