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243章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此时场中已经战成一团,楚鸿才一剑刺出,宛如灵蛇出洞,招招迅猛诡谲,直指那红发男子的要害。

    红发男子不敢大意,急忙往旁边横移了数尺。

    这样楚玉成避开了被刀鞘直接扇在脸上的厄运,只不过还是被对方一脚踢中,整个人仿佛一个肉球一样,骨碌碌地滚到一旁。

    直到撞到一根柱子方才停了下来,因为他巨大的体重,整个神仙居似乎都晃了晃。

    “我艹!”大庭广众之下如此丢脸,特别是在刚刚相好的熊女面前丢脸,楚玉成脸上哪里挂得住,眼睛瞬间红了,嗷嗷叫着冲了过去。

    众人不得不感叹,这胖子的防御力当真是惊人,摔得那样重,现在竟然像个没事人一般?

    祖安冷眼旁观,大致看出了楚玉成和楚鸿才修为相当,都是四品巅峰的样子。

    只不过两人风格迥异,前者重守轻攻,一个重攻轻守,两人若是真打起来,若是楚鸿才不能一开始击杀对方,越拖到后面,对他越是不利。

    祖安暗暗感叹,从之前秦晚如的话语中,可以感受到他们和二房三房关系并不好,处于互相防备的状态。

    只不过看楚玉成和楚鸿才同仇敌忾的样子,二房与三房之间的关系可是好得很啊。

    哎,也不知道是秦晚如做人太失败还是什么,真是该好好检讨一下了。

    那个红毛男也不知道什么来头,面对兄弟俩联手,竟然游刃有余,看来修为比两者要高很多。

    “到底是五品还是六品呢?”祖安看了半天也看不出来,那红发男-根本没有动用任何元素之力,只是凭借最基本的身体力量速度还有战斗经验就轻松应对了眼前的情况。

    这个时候汪元龙终于反应过来,也拿出折扇冲了过去“玉成兄,我来助你!”

    只可惜他的修为离楚氏兄弟都差得远,和红发大汉的差距更是云泥之别,又哪里帮得上忙?

    “啊~”

    只听得一声惨叫,他刚冲过去便被一脚踢了出来。

    他没有楚玉成那身防御力惊人的肥膘,这一脚加一摔,仿佛让他五脏六腑都移了位,趴在地上半天都没爬起来。

    就在这时,又“啪”地一声脆响,红发大汉找到一个破绽,一刀鞘打在了楚鸿才手臂之上。

    楚鸿才只觉得手臂传来一阵剧痛,差点拿捏不住手中长剑。

    只不过想到这里是秋红泪的神仙居,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竟然硬生生握住长剑没有脱手。

    但他体内的气息被这一下打得岔了气,急忙运功调息,一时半会儿根本帮不上忙。

    楚玉成显然也知道这个道理,他直接拦在红发大汉面前,给楚鸿才争取恢复时间。

    红发男子数次打中楚玉成,按照常理来说,对手中了他这么几记

    重手,不是脏腑重创也该骨折了,可眼前这死胖子仿佛没事人似的。

    几番过后,红发男子脸上也挂不住了,直接抽出长刀“死肥猪,我看你身上这身膘经得住我跺几刀!”

    楚玉成脸色巨变,对方刚刚不用武器,他们就打不过了,现在用了武器哪还得了。

    他身上这身肉防御再强,终究也是血肉之躯,哪经得住高手用刀来砍?

    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只能硬着头皮冲了过去,只希望自己能多避开几刀,等楚鸿才恢复过来了。

    只可惜对方长刀一出,实力可谓是暴增,很快他的身影就笼罩在阵阵寒光之下。

    祖安清楚再不出手,楚玉成这一身肥膘恐怕要被削成人棍了。

    他左右望了望,抓起一个茶壶,直接往红发大汉脑袋扔了过去。

    经过秘境血与火的经历,再加上《鸿蒙元始经》对身体的淬炼,如今他的力量速度这些已经差不多相当于五品了。

    再加上他选准时机,从背后突然偷袭。

    以至于红发男子感觉到危机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闪避了。

    砰!

    一声脆响,茶壶已经四分五裂。

    里面滚烫的茶水撒得满身都是。

    可祖安却高兴不起来,神色凝重地望着那红衣大汉。

    只见他周身光华流动,浮起一层透明的薄膜,因为茶水淋下来的缘故,显得那层薄膜特别地清楚。

    二楼雅间中响起了几声经过压抑地惊呼。

    大厅中也有识货之人,也不知道谁叫了一声

    “六品!”

    原本以为不知道哪里来的乡野村夫,大家都是纯看戏,但发现他六品的修为,一个个顿时神色凝重起来。

    六品,在明月城中已经算顶尖高手了,要知道学院里的不少老师,也不过品。

    红发男子回过头来恶狠狠盯着祖安“阁下背后偷袭,不是什么英雄好汉的行径。”

    祖安哈哈一笑“你之前抢夺那些人的请柬,难道就是英雄好汉的行径么?我这人恩怨分明,对付英雄好汉,自然用英雄好汉的法子;”

    “对付你这种卑鄙小人么,当然要用些卑鄙的法子了。”

    “哈哈~”

    周围响起一阵哄笑,其中最兴奋的莫过于韦索,不停地给祖安叫好,害得韦弘德数次将他按回座位上,免得惹祸上身。

    “你到底是谁?”红发汉子脸色阴沉,不过并没有冲动,刚刚对方扔茶壶的功力,可不像一般人,还是小心为上。

    “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姓谢名秀!”祖安拍着胸脯,振振有词道。

    大厅众人“???”

    你是不是对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这个词有什么误解。

    连楚玉成几人

    也对他侧目而视。

    “噗!”正在二楼雅间喝茶看戏的谢秀直接被呛到。

    刚刚什么鬼?

    我好像听到自己的名字了?

    对面的谢道韫强忍着笑意点了点头,下面拿家伙真是太让人意外了。

    一想到自己要是有这样一个无耻的弟弟,她便脸色微红,那还不如杀了她算了。

    附近房间中的裴绵曼以手托腮,似笑非笑地望着下面那道身影“果然还是记忆中那个无耻的小混蛋啊,也不知道初颜那样刻板的性子,怎么受得了他的。”

    另一边那个绝色女子已经来到窗边,正在关注着下面事情的发展,听到祖安的话后不禁莞尔“这家伙未免太无耻了吧?”

    她身侧那男子正在不停地张着鼻翼,贪婪地闻着她身上的香气,一双手数次情不自禁往近在咫尺散发着无尽魅力的翘-臀接近,可惜终究不敢真的摸下去“这样无耻的家伙又岂能付以重任,师妹你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

    “恰恰相反,”绝色女子面露微笑,“只有这样无耻的家伙才有可能完成我们的计划,嘻嘻,我对这家伙越来越有兴趣了。”

    尽管知道她的话语中不包含男女之情,但听到这样美丽的女人对另一个男人来了兴趣,他心中还是情不自禁嫉妒得发狂。

    “哎哟,我得下去了,免得下面的局势发展到无法收拾。”绝色女子转过身来,一双犹如宝石般美丽的眼睛望着身旁男子,“师兄,人家要换衣服了。”

    那男子马上反应过来“我马上出去……”

    听到她要换衣裳,仅仅是想想就激动无比。

    绝色女子将他送出了门,关门前顿了顿,抿嘴笑道“师兄可不许偷看哦~”

    男子老脸一红,急忙说道“师兄又岂是那种人!”

    为了表明决心,他大步流星转身离去,很快消失在了楼梯口。

    “谢谢师兄~”绝色女子关上门过后,脸上的嫣然笑容瞬间消失不见,

    眼中多了一丝冷意,刚刚对方在她身后的动作没有瞒过她的耳目,冷哼一声“算他识相。”

    且说大厅中,红发男子皱着眉头“你是谢秀?”

    “不然呢?”祖安挺着胸脯傲然道,“整个明月城中,论英俊,我除了比不过楚家姑爷之外,谁还能长得我这么帅?”

    ---

    这个世界真的神奇,今天离开寺庙后,电脑竟然再次开不了机了,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在怀疑,这个世界是不是出了什么,难道冥冥之中真有些超然的存在么?因为之前以为是海拔的缘故,就掉以轻心了,想着码完一章再传到微信里,哪知道电脑挂得这么快,又他妈要重新写过,不过这次稍微好一点,只用重写半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