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230章 约定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乔雪盈身体的药效渐渐散去,眉宇间也恢复了一丝清明。

    望着身上的男人,她轻轻咬了咬嘴唇,心想当初楚小姐是怎么受得了他的,自己的身体此前已经被药物彻底激发,就算是这样都差点没缓过来。

    想到当初楚初颜元脉尽断,浑身修为尽失,只能靠柔弱的身体硬扛,乔雪盈便心生佩服。

    “我这是在乱七八糟想些什么呀!”

    乔雪盈羞涩难当,只能仅仅抱住身上的男人,一时间心虚不敢让他看自己的眼睛。

    ……

    第二日一觉醒来,祖安只觉得神清气爽,下意识伸手往旁边搂去,却没有昨晚的温香软玉,入手处只是空空如也。

    他心中一惊,急忙坐了起来,发现佳人已经芳踪杳杳,只有被窝中那迷人的香气显示昨晚并非是梦。

    “雪儿!”他急忙起身要寻找。

    “不必白费力气了,她已经走了。”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只见芈骊的灵魂体正随意地侧卧在远处的横榻上,裙摆间隐隐露出了修长白皙的双腿,一张倾倒众生的绝色玉颜上,此时却是一脸寒霜和煞气。

    来自于芈骊的愤怒值+233!

    祖安一脸懵逼,走了?

    竟然就这样走了?

    关键是你为什么要生气?

    “皇后姐姐你怎么了?”祖安试探着问道。

    “你还好意思问!”芈骊直接从榻上坐了起来,“你这荒-淫无耻的家伙竟然让本宫看到了如此不堪的一幕,还让我看了整整一晚!”

    来自芈骊的愤怒值+513!

    祖安抓狂了“谁让你看了,你完全可以闭上眼睛啊,还看一晚?我被你占了不知道多少便宜啊!”

    一边说着一边急忙抓起锦被挡在自己胸前,仿佛防女色-狼一样。

    芈骊“……”

    “你说本宫占你便宜?”她身形一闪,直接来到床边,一只脚踩在地上,一只脚踩在床上,就那样居高临下地望着他,眼神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祖安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到她胸前大片雪白的肌肤上,不禁暗暗咂舌“秦朝的穿衣竟然这么大胆么?”

    如今芈骊身上的衣裳并非实质的衣服,而是她的精神力所化,想必是按照她的喜好和习惯来的。

    竟然穿低胸装?

    看来皇后姐姐也有一颗火热的心啊。

    “你那眼睛往哪儿盯呢?”见他不仅不回答自己,还直勾勾盯着自己看,芈骊恼了。

    来自芈骊的愤怒值+256!

    “你拿胸往我眼前糊,我想不看也不行啊。”祖安心想都是灵魂体了,怎么火气还这么大啊,“再说了,你穿成这样不就是给人看的么,我多看两眼证明你穿得好看,你应该高兴才是啊。”

    芈骊“……”

    “你这家伙果然油嘴滑舌,难怪能骗得一群小姑娘团团转。”芈骊嘴上虽然不饶人,但脸色明显好转了几分,同时站直了身体,不自然地将身前衣裙扯了扯,被他这样看着总觉得不自在。

    这人也是奇葩,换作以前,不管她怎么穿衣裳,哪个敢这样肆无忌惮看她?

    哪怕现在,大秦已经灭了,虽然没有皇后的身份了,但若是有人敢对她这样无礼,眼珠子早就被挖出来了。

    偏偏这家伙和自己本命相连,实在是杀不得,连重一点的惩罚都没法做到,简直是油盐不进,让她无从下手。

    祖安急忙问道“对了,你刚刚说雪儿走了,雪儿走去哪里了?”

    “我怎么知道,”芈骊哼了一声,随手往旁边一指,“你自己睡得像死猪一样,她给你留了封信走了都不知道。”

    “信!”祖安看到一旁的桌上果然有一纸信笺,急忙跑过去将信拿了起来。

    看他赤条条地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芈骊脸色微红,急忙不自然的将脸转到一旁“你就不能穿好衣服再出来?”

    “你都看了一整晚了,在你面前我穿不穿衣服还有区别么。”祖安翻了个白眼。

    芈骊“……”

    这家伙真是让人火大啊!

    正要回过头说什么,忽然视线注意到他身体某处,心头一跳,剩余的话顿时说不出来了。

    祖安没有搭理她,而是专心地看起了乔雪盈留下的信,信写得很简短

    “我走了,如今和石家闹翻,我得趁石家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回去处理好族人的事情……”

    “昨晚……谢谢你,另外昨晚的事情不要告诉楚小姐。”

    “如果以后在楚家呆得不开心了,可以来京城找我。

    ”

    ……

    看到信笺上娟秀的字迹,有几个字似乎有点凌乱,显然她写的时候心中充满了犹豫。

    “竟然就这样走了。”祖安想到昨晚她的婉转动人,一时间心中空落落的。

    将信纸收好,祖安看到一旁的芈骊,忍不住埋怨道“既然你在,为什么昨天不拦一下她,好歹将喊醒告个别吧。”

    芈骊答道“我为什么要拦她?”

    祖安“……”

    姐姐你反问得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

    谁知道芈骊却越想

    越不爽“你知不知道我昨晚替你做了多少事情!”

    “你为我做事?”祖安一脸吃惊,心想昨天那种情况你能为我做什么事,总不可能帮我推……咳咳~

    “哼,你们昨晚搞得那么大动静,那个小姑娘看着挺娇小的,没想到声音那般大,若非我替你在屋子周围张开一个结界,你们的事情早就被全楚府的人知道了。”芈骊一想到自己堂堂皇后,却沦落到像那些太监宫女一样,做这种善后的事情,心情就极度郁闷。

    来自芈骊的愤怒值+627!

    祖安一阵汗颜,昨天的事情实在是太投入了,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些。

    “谢谢啊……”祖安也不知道该说啥。

    “这样擦屁股的事情以后别让我干,下次我可不会这么耐心了。”芈骊现在想起看了一晚的现场表演都还耿耿于怀。

    祖安讪讪一笑,急忙转移话题“你既然醒着,那为什么昨天我遇到危险呼唤你你不出来?”

    “这不是没死么?”芈骊白了一眼。

    “差点就死了。”祖安说道,“我可是底牌尽出,若非有个米老头,你和我恐怕都死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出来么?”芈骊冷淡地说道。

    “因为你打不过那个石乐志?”祖安试探着问道。

    芈骊“……”

    来自芈骊的愤怒值+314!

    这家伙的嘴巴真是……让人一言难尽啊。

    冷哼一声,她才继续说道“区区一个八品入门,自然不是本宫的对手,之所以不出来,主要是不想你因为我的存在产生依赖性,否则将来你想着反正有我给你托底,你就会肆无忌惮冒险。”

    “一来增加了死亡的风险,二来一旦你产生依赖心理,你就永远无法变得真正的强大。”芈骊沉声说道,“为了我能活得更久一点,前期一些冒险也是值得的,如果这些小难关你都没法活下来,那还不如趁早死了算了,也免得我之后操心。”

    祖安心中一动,对方的话犹如洪钟一般在他心头响起,他这段时间各种肆无忌惮,比以前大胆激进了许多,确实就是因为想到有芈骊在,她总不可能坐视自己死的想法在内。

    良久过后他深深向对方行了一礼“受教了,以后我不会再想着依靠姐姐出手,而是尽量靠自己的能力解决问题。”

    “不是尽量,而是必须,以后除非宗师以上的人物对你出手,否则我是决计不会相帮的,希望你也明白这点。”芈骊说完过后,又面无表情地补充道,“还有,你以后和我说话的时候,把衣服穿好,不要在那里甩来甩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