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229章 一遇风云便化龙
    听着她甜腻的声音祖安仿佛心头有个小猫儿在抓一样,他回头看着躺在床上面泛桃花的少女,只觉得喉头有些干涩,有些艰难地说道:“其实……我是个正人君子的。”

    若是以往,乔雪盈听到他这样说多半是要生气的,但此时此刻她却充耳不闻,只是紧紧地抓住他的手:“不要离开我,我怕……”

    “好好好,我不离开你。”祖安在床边坐下,一边替她整理鬓间被香汗打湿的散乱发丝,一边安慰道。

    他可不会傻到这个时候离开,前世看了那么多狗血电视剧,万一自己离开去找解药,结果跑来个尹志平,那真是哭都哭不出来。

    乔雪盈则是嘤咛一声,顺势将他紧紧抱住,毕竟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女,她也不清楚要怎么做,只是身体的本能紧紧搂住身上的男子,肌肤殷红如血,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稍稍化解心中的火热。

    “帮……帮我……”

    乔雪盈嘴里喃喃自语,说着一些模糊不清的词语。

    祖安都有些鄙视自己,都被之前纪小希的药弄得杯弓蛇影了,竟然忘了最简单直接的解毒方法。

    看着少女那娇艳欲滴的润泽唇瓣,祖安喉头动了动,情不自禁凑了过去。

    眼看着正要亲上,忽然门外传来了楚还招的声音:“姐夫,姐夫~”

    祖安吓得一下子坐直了身体,开什么玩笑,要是让那小妮子看到这一幕那还得了?

    乔雪盈之前叛出了楚家,楚还招身为楚家之人,看到了决计不会轻易放过。

    更尴尬的是,此时乔雪盈这般模样,被她看到了自己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他急忙四处查看,可惜他这个姑爷的房间实在简陋,也没有什么藏人的地方。

    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他忽然心中一动,想到当年韦小宝的招数,急忙用被子将乔雪盈裹了起来,然后竖起来用床头的帐幔遮住,自己则挡在她前面,以免她摔下来。

    “姑奶奶,等会儿可别乱叫啊~”祖安急忙提醒道,乔雪盈此时药性发作,要是不小心来个呻-吟,那自己真是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姐夫,姐夫?”一阵小碎步传来,楚还招已经急匆匆地闯进了门。

    祖安眼皮子跳了跳,这个丫头还真是个暴力女,自己明明刚刚将门反锁了啊,结果她直接撞……撞开了。

    “小招,是你啊。”祖安勉强笑了笑,心中却清楚自己此时笑得恐怕比哭还难看。

    “咦,你在里面啊,那为什么刚刚我喊你你没反应?”楚还招一脸狐疑。

    “你喊我了么?”祖安装傻充愣道,“没听见啊,对了,你怎么过来了,不照看你姐姐了?”

    “姐姐那边有娘亲照看呢,我听说你和一个神秘高手打起来了,我……我姐姐担心你有什么事情,就让我过来看看你。”楚还招连珠发炮似的说了一大串,不过这种少女的声音本就柔嫩清脆,落到耳朵中依然是一种极致的享受。

    只不过祖安此时却没什么心情享受:“你姐姐她真的担心我?”

    语气中充满了惊讶。

    “她虽然没说,但我看得出来,而且还暗示我过来看看。”楚还招一脸狐疑,“你俩在秘境中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为什么觉得你们现在关系比之前亲密了许多?”

    “有么?哈哈,想必是我这个人亲和力强,你姐姐和我数日接触下来,对我有所改观了。”祖安打了一个哈哈。

    “对了,刚刚你到底是咋救我姐的,我看她气色似乎好了很多,看来你的法子真的有效。”楚还招好奇地说道。

    “你去问你姐啊。”隔着帐幔和锦被,都能隐隐感觉到背后的乔雪盈身上发烫得厉害,祖安此时哪有心情和她解释这些。

    “我问了啊,她不告诉我。”楚还招小嘴儿一撅,直接在床边坐了下来,“感觉秘境回来过后,你们都变了,我反倒成了一个外人了。”

    祖安:“……”

    我和你姐姐才是夫妻,难不成和你是内人么。

    不过他也清楚对方的意思,毕竟之前两人夫妻有名无实,她和楚初颜是亲姐妹,自己对她俩来说是外人;

    同时她是之前府上唯一和自己要好的人,对于两人来说,楚初颜某种意义上是外人。

    但现在他和楚初颜关系更进一步,她反而被排除在圈子之外,所以心中难免有些失落。

    “对了,你受伤没有啊?”楚还招想起了这次的来意,急忙起身来他身侧查看,一边说还一边在他身上摸来摸去,看有没有哪里受伤。

    祖安吓了一跳,如今她离乔雪盈可谓是近在咫尺,说不定一不小心就会摸到乔雪盈身上去。

    他急忙往旁边侧了侧身,更多地挡住了楚还招:“放心,我没事,我神功盖世,区区小贼又怎么可能伤得了。”

    “听说你使出了什么‘六脉神剑’?”楚还招哼哼着说道。

    “怎么,不行么?”感觉到她语气中的戏谑,祖安就不忿了。

    “哼,你骗骗其他人还行,能骗得过我么,你什么水平我还不清楚。”楚还招想到当初自己用皮鞭抽他的情形,脸上不由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祖安显然也想到一块去了,黑着脸说道:“那是我不想和你这样的小姑娘一般见识,再说了,我后来又进化了,像我这样的天才,一遇风云便化龙,短时间修为突飞猛进有什么稀奇。”

    “行行行,你是天才。”楚还招正笑着,忽然脸色一变,嗅了嗅鼻子,“咦,怎么有股女人的香味?”

    祖安:“……”

    你属狗的么?这都闻得到?

    平日里乔雪盈身上的香味都很淡,但今天药性发作,以致身体里发出了一种似兰非兰似麝非麝的甜香,她如今隔得这么近,闻不到才奇怪了。

    “好啊,你在这里金屋藏娇!”楚还招激动地跳了起来,“难怪刚刚我喊你你不说话,你肯定是在和哪个女人鬼混?”

    “是谁,快出来!”楚还招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在房间中四处搜寻出来。

    “胡说八道什么,我为你姐姐守身如玉,冰清玉洁……我是那样的人么?”祖安心虚地说道。

    “你这家伙就是那样的人!”楚还招哼了一声,手里却丝毫没有停歇,直接跪在地上,首先去找了床下。

    她根本没意识到一个美少女这个姿势伏翘着,那青春活力的曲线,对后面的男人有多么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祖安急忙移开视线,心虚地摸了摸鼻子,心想今天是见了鬼了,迟早要死在这些女妖精手里。

    楚还招看到床底没人后,又起身开始在房间四处查

    探,一会儿打开柜子,一会儿去屏风后查看。

    只可惜这间屋子本来也不大,她找了一半天,什么都找不到。

    “到底把她藏哪儿了?”楚还招越找越烦躁。

    “哪有什么女人啊,你不是也找了么,没有啊。”祖安摊着手一脸冤枉。

    楚还招忽然咦了一声:“你怎么一直站在那里?”

    一边说着一边侧着头往他身后看。

    祖安一颗心快要跳出来了,急中生智一把将她搂住:“小招,这么关心我啊,是不是吃醋了?”

    楚还招顿时急了:“我吃什么醋,我是替姐姐看的!”

    “还有你快放开我!”

    少女的矜持让她下意识挣扎起来,一双小手去推他,却按到了某个地方,两人瞬间浑身一颤。

    楚还招一张俏脸瞬间红了,一把挣脱开来:“变态大色-狼姐夫,你竟然……竟然对我有这种念头!我要去告诉姐姐!”

    ”

    说完跺了跺脚,又羞又急地夺门而出。

    祖安一脸郁闷,不是他变态啊,而是刚刚被乔雪盈挑起的正常生理反应,刚好被她碰到,以至于误会是对她了……

    不过能这样将她“赶走”,他高兴还来不及,又哪里会去解释呢。

    急忙过去将门重新关好,看到被撞断成两截的门栓,他眼皮子跳了跳,这丫头真是个暴力女。

    担心又被人闯进来,他索性将泰阿剑横在门后当做新的门栓。

    被被子卷起来的乔雪盈站立不稳,正要摔倒在地上,他急忙跑回去抱住,将她重新放在了床上。

    “二小姐似乎对你……”乔雪盈说到一半,却止住不言,直接双手勾住他的脖子,温热的唇瓣已经贴了上来。

    火热发烫的身子,还有一股沁人心脾地香味,祖安脑袋轰的一声,此情此景,又有哪个男人忍得住?

    “你身上为什么会这么香?”祖安终于抽空问道。

    乔雪盈一双星眸半睁半闭,嘴里喃喃答道:“我是木精灵一族,本就亲近自然,身上有花香不足为奇。”

    “可以前为什么没闻到呢?”祖安越发好奇,这香味极为特殊,绝非之前熟悉的任何香粉味,两人搂搂抱抱也不是第一次了,刚穿越的时候甚至还坦诚相见过,但并没有闻到过。

    “因为……只有在极度动……动情的时候,才会发出这样的香味。”乔雪盈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不停起伏的胸脯显示着她此时的心情有多么紧张。

    听到这样的话,再没有反应那就是不解风情的鲁男子了。

    祖安也是一颗心砰砰直跳,重新吻了上去。

    不知不觉间,乔雪盈全身衣裳已经散落到了旁边,精灵的身体比正常人类女子要显得纤细柔弱一些,因为药力彻底发作的缘故,肌肤表面仿佛蒙着一层白里透红的莹光,让人心生赞叹。

    当两人彻底融为一体,乔雪盈秀眉间闪过一丝痛苦之色,抬起头就狠狠咬了祖安肩头一口。

    “嘶~”祖安倒吸一口凉气,“你干嘛要咬我?”

    “让你体会一下我现在的感觉。”乔雪盈说话间眼泪汪汪,足以让最铁石心肠的男人融化。

    祖安不由心生怜惜,温柔地将她抱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