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228章 高山仰止
    祖安一边说着还一边骚包地吹了吹指尖,仿佛刚刚用手指开了枪一样。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有那么一瞬间的时间寂静无声。

    刚刚夫人说入侵之人是什么修为?

    好像是八品吧?

    一群人如临大敌,都做好了牺牲至少一半人的准备了,结果这样一个强敌,被姑爷这般轻松地给解决了?

    “六脉神剑是什么战技?”

    一群府上的侍卫面面相觑,从各自迷茫的眼神中看出了对方也不知道,然后纷纷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统领岳山。

    “我怎么知道!”

    岳山老脸一热,他自问也算了解很多功法、战技,可这“六脉神剑”的功法从来没听过。

    尽管没听过,但一听这名头,就绝非凡品,至少是地级,而且名字中竟然敢带神字,说不定还是传说中的天级战技!

    和元石、兵器一样,这个世界的战技也分成凡级、地级、天级!

    像之前学院里教授的“初级剑术十三式”便是凡级战技。

    凡级战技听着很弱,但实际上有战技和没战技,攻击的威力会天差地别。

    而大多数修行者,甚至一套战技都没有,只是凭借一些本能、经验在战斗。

    同境界修行者,有了战技的往往可以碾压没有战技的;只不过战技难得,只有学院、一些大家族才会有。

    世上大多数人拥有的都是凡品战技,地阶的往往都是学院的天骄学子、大家族核心成员才会,至于天级战技,都是属于传说中的存在了。

    楚家的侍卫纷纷在猜测他是什么战技的时候,最震惊的莫过于秦晚如。

    其他侍卫没有和那个神秘黑衣人打照面——唯一打照面的两个还被杀了,但她可是亲自交手过的。

    以她六品的修为,面对对方一招就败北,还是在对方手下留情的情况下,那证明那人的实力远高过自己。

    至少是七品,甚至如刚刚祖安叫喊的八品也有可能。

    可这样一个超级高手竟然被祖安这么轻易就杀了?

    从刚刚到现在才过多久?

    甚至一点战斗的动静都听不到,证明这个蒙面人是被以极大的优势碾压的。

    可这怎么可能?

    祖安此时已然保持着他刚刚所谓的使出“六脉神剑”的姿势,平日里见到这个姿势,少不得会觉得有些滑稽。

    但此时此刻却觉得他周身仿佛笼罩着一层神秘的光环。

    “快去查查那人的身份。”

    她毕竟是一家主母,经过短暂的失神后马上恢复过来,一边指示手下去查探死者,一边来到祖安身边:

    “小安,你……没事吧?”

    “以前说过了,不要叫我小安,请叫我阿祖,吴彦祖的祖。”祖安一边说着一边挣扎着重新站起来。

    毕竟一直保持这种姿势还是有点难的,稍不注意就会步子迈大了不小心扯着蛋。

    “哎呦哎呦,扶我一把,腰……腰……”祖安刚刚为了装逼,摆了一个特别难的造型,以至于现在起来有点困难。

    秦晚如:“……”

    她本来正有一大堆疑惑要询问,结果发现他又回到了自己熟悉的那个样子。

    刚刚想说啥?

    被这家伙一打

    岔竟然给忘了。

    秦晚如幽幽地看了祖安一眼,好不容易才收拾好心情:“你有没有受伤?现在感觉怎么样?刚刚我看到那人一拳打在你胸口……”

    如果那人真是八品高手,莫说一般人了,就是丈夫楚中天,整个明月城的第一高手,被他在心脏轰上一拳,不死也要重伤。

    所以此时她是真的担心祖安身体出什么问题。

    “受伤?啊对,我受伤了,”祖安捂着胸口夸张地叫了起来,下意识假装发往她身上靠去,

    不过动作刚做到一半忽然想起她并非是自己老婆,吓得急忙将手收回来挠了挠头,

    “给我准备点天级元石,呃,没有天级地级也可以;另外再准备一些上品的丹药,滋补的天才地宝通通给我拿来,我要疗伤。”

    秦晚如:“……”

    听到他狮子大开口的样子,她自然清楚他根本没受什么伤。

    不过对方刚刚为楚家立了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倒也不好出言呵斥他,只好板着脸望向另一旁的岳山:

    “那闯入者的身份查出来没有?”

    岳山摇了摇头:“没有,他身上没有半点证明身份的东西,而且他的脸……”

    说着有些心有余悸地看了祖安一眼,这才说道:“姑爷刚刚那一招六脉神剑威力实在太大,闯入者的脑袋几乎爆掉了一般,脸根本无法辨认了。”

    祖安也是一阵恶心,心想米老头未免也太残暴了,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这是把他脑袋当西瓜锤了么?

    缩在背后的手正不停地在衣服上擦着,他刚刚为了装逼点在石乐志脑袋上,指尖上此时黏糊糊的,也不知道是血还是脑浆。

    不过感受到那群侍卫带着一分震惊两分害怕三分羡慕四分崇拜的眼神望着自己,祖安瞬间仿佛吃了人参果一般,浑身三万六千个毛孔无一不舒坦。

    原来当高手的感觉这么爽啊!

    尽管是假的,那也是靠我的本事装出来的!

    “小……”秦晚如顿了顿,改口道,“阿祖,你知道这人的身份么?”

    祖安犹豫了一下,还是摇头道:“不知道,我刚刚因为担心初颜的伤势,夜不能寐,在附近徘徊,结果这家伙忽然跳进来对我动手。”

    之所以不说出石乐志的身份,主要是太树大招风了,石乐志是大家皆知的八品,若是死在自己手头,保管吸引整个明月城所有势力的目光。

    到时候所有人都来查,他浑身是嘴也说不清。

    将自己暴露在台前,实在不符合他的风格,还是苟在暗处偷袭更好。

    就让石昆那家伙去疑神疑鬼吧。

    边上的秦晚如听到他担心女儿的安危,暗暗点头,心想算你还有良心。

    不过她心中的疑惑不增反减:“为何无缘无故忽然冒出一个人要杀你?”

    祖安耸了耸肩:“我怎么知道,像我这样优秀的男人,在哪里都是无数美女倾慕的对象,说不定是那个男的因此心生怨恨,才跑来找我寻仇的。”

    秦晚如:“……”

    岳山:“……”

    一种侍卫:“……”

    忽然间他们明白了,像他这样的性子,不四处结仇才怪了,有人来杀他不稀奇,没人来杀他才稀奇。

    看到众人的反应,

    祖安知道他们多半不信,不禁暗暗感叹人生真是寂寞如雪,我明明说的是真话你们没一个信,我说假话你们反倒是深信不疑。

    秦晚如再次开口了:“那你怎么知道他是八品的?”

    “我看他一副牛皮哄哄的样子,随便猜的。”祖安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地说道。

    秦晚如这才释然,如果真是八品哪会这么容易被他杀掉,想来顶多是个七品,说不定只是六品巅峰。

    不过不管是哪个,祖安这家伙也不可能杀得掉啊:“你到底是怎么杀掉他的?”

    “因为我强啊!”祖安双手一摊,“你们又不是没见过我在擂台上雄姿英发,我也是个高手啊,要杀掉另一个高手很难么?”

    秦晚如哼了一声,只当他不愿意说,也懒得再问他。

    “对了,刚刚那个女人呢?”想到刚刚目睹他拉着另一个女子的手,秦晚如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哦,那个女的见势不对往那边跑了,”祖安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我就说嘛,像我这种人见人爱的性子怎么会有仇家来杀我,应该就是为了追杀那个女子而来。”

    “可惜了,逃得太快,都没留下芳名,我救了她的性命,她怎么也应该以身相许才是啊。”

    岳山等人一副高山仰止的神情望着他,心想姑爷真是神人,当着岳母的面竟然幻想着别的女人对他以身相许。

    秦晚如却是想岔了,刚刚自己似乎也被他救了,这家伙不是意有所指吧?

    “呸,谅他也没有这个胆子!”

    脸蛋儿一热,终究觉得留在这里有些不自在,于是急忙安排手下在府上四处排查,看还有没有漏网之鱼。

    另外多派了几组士兵巡逻楚家外围,免得再被人闯进来。

    同时她则召集其他几房,还有岳山、洪忠等心腹讨论今晚的事情去了。

    很快院子里就又只剩下了祖安一人,确认了四下无人后,他急忙去浓密的草丛中将乔雪盈抱出来。

    如今的她浑身仿佛从火炉里出来的一般,烫的极为厉害。

    他担心被其他人发现,急忙抱着回到自己住所。

    因为府上闹贼的缘故,之前安排在他房间外的几个侍卫也被调走,正好方便了他行动。

    急忙找来凉茶喂乔雪盈喝下,正要去大水来给她冷敷的时候,手却被拉住了,他回头一看,发现乔雪盈已经醒了过来,双颊桃红,一双眼睛水汪汪的,没有了平日里的灵动清澈,此时变得媚眼如丝:“不要走~”

    “我去给你打点凉水来冷一冷,或者我直接抱你去湖里洗个冷水澡,想必应该可以解掉你体内的药性。”祖安急忙说道。

    乔雪盈摇了摇头:“石家人用的药又岂是那么容易解的。”

    “对了,上次小希给你的那种清心静气丸你还有没有?”祖安一边说着一边也在自己身上摸起来,可惜纪小希又岂会给他这种药。

    “没有。”乔雪盈微微摇头,同时一直看着他。

    “那怎么办?”祖安皱眉道,“要不我现在抱你去找纪小希吧。”

    “呆子,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啊?”乔雪盈平日里牙尖嘴利声音犹如大珠小珠落玉盘一样清脆悦耳,如今嗓音上却仿佛抹了一层蜜糖,听起来甜媚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