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227章 六脉神剑
    “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祖安不停地安慰她,仿佛也在安慰着自己。

    乔雪盈此时已经彻底昏迷过去,只不过一双手依然牢牢地抓在他胸前的衣服上,仿佛只有这样,方才能放心地晕过去。

    祖安每次感觉到石乐志要追近,他就直接蹦出一个“你瞅啥?”

    石乐志不得不强制回答“瞅你咋地”。

    他就利用这个间隙稍稍再拉远一点距离,不过这玩意只是一开始最出其不意,几次过后石乐志也有所准备,受到的影响微乎其微了。

    最后祖安跑进了一个偏僻的院子,喘着粗气停了下来。

    石乐志也在数丈之外停了下来,一边缓缓向他走去,一边冷笑道“跑啊,怎么不跑了?”

    对方那些乱七八糟的手段让他也有点忌惮,所以并没有直接冲过去,而是先伸出气机四散开来查探了一下四周,没有发现任何陷阱或者其他修行者,这才松了一口气。

    暗暗自嘲一笑,心想自己真是被这家伙弄得有些风声鹤唳了,他手段再多,修为也只有三品,能翻得起什么大浪来。

    祖安脸上却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我刚刚之所以跑,是为了给你选个幽静的葬身之地,如今四下无人,地点也选好了,自然不用跑了。”

    “这里鸟语花香,清风徐徐,是个埋人的风水宝地,你应该谢谢我才是。”

    石乐志“……”

    他不知道是自己听错了还是这家伙脑瘫,也不知道哪来的底气说这些。

    来自石乐志的愤怒值+!

    “你以为我还会上当么?”石乐志冷冷地说道,刚刚被他虚张声势给唬到了,现在想起都还觉得丢脸,同一个错误又岂能再犯第二次。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颤巍巍的身影从旁边的小木屋走了出来“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么吵啊?”

    石乐志眉头一皱,回头望去,只见一个老态龙钟的花农站在那里,腰间还挂着一个小锄头,浑身干瘪得像风干的橘子皮一样。

    怎么回事,刚刚他明明查探过了方圆数十丈都没其他人才是。

    不过对方身上一点元气波动都没有,他很快放下心来,就是一个普通的糟老头子罢了。

    于是他直接无视了对方,而是望向祖安,冷笑道“你这样不过是多拉一个人来送死罢了。”

    祖安则急忙躲到那花农后面“前辈,这家伙不仅要杀我,还不把你放在眼里。”

    这花农自然就是米老头了,他刚刚拼了命地跑,并非漫无目的,而是直接往米老头的住所跑,芈骊那家伙靠不住,现在整个楚府能救人的恐怕只有他了。

    “你这挑拨离间的法子并不高明。”米老头眉头一皱,显然对他将人引到这里来暴露自己的行为相当不满。

    祖安讪讪地笑了笑“他的确没把前辈放在眼里嘛。”

    听到两人的对话,石乐志悚然一惊,又忍不住深深地看了米老头一眼,可对方仿佛风一吹就要倒的身板哪里看的出一丁点修行的痕迹?

    良久后方才反应过来,冷笑道“又想在这里虚张声势,等援兵过来么。”

    他已经听到了远处楚府已经人声鼎沸,显然之前暂时休眠的楚府防卫力量正在苏醒,他

    不想和楚家正面冲突,打算速战速决,马上将祖安和乔雪盈带出此地。

    至于那个老花农,随手灭了就是了,这样的蝼蚁活在世上也是浪费粮食。

    米老头却根本没有搭理他,而是目光落在祖安怀抱的女子身上“她是谁?咦,雪儿么?”

    在楚家这么多年,他自然是认得雪儿的。

    祖安忙不迭地点头“是啊是啊,这家伙闯进来掳掠府上女眷,我自然不能坐视不理啊,于是他也要杀我。”

    “雪儿不是已经叛出楚家了么。”米老头哼了一声,直接戳穿了他的谎言,“到底是怎么回事?”

    祖安讪讪地答道“对方是石家的人,奉命来追杀我们。”

    他不敢说对方是来追雪儿的,担心米老头袖手旁观,但自己身为他半个徒弟,他总不能不管吧。

    “石家~”米老头眼神一眯,若有所思。

    “你们这一唱一和的有完没完?”石乐志已经不耐烦了,“死老头,滚开些,我可以让你死得痛快一点。”

    米老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修行世界竟然这么多井底之蛙,区区一个八品竟然这般目中无人。”

    “你怎么知道……”石乐志心中咯噔一跳,再也不敢轻视眼前看似普通的花农。

    他再次用气机扫描了对方一番,可惜依然什么结果也得不到,那么只有三种可能,要么对方修为远高于他;要么他的确是个普通人;要么他身上有什么能遮掩气机的法宝。

    石乐志想来想去,最后一种可能性更大,毕竟对方表现出来的淡定,还有一眼看出自己修为,都不太像一个普通人。

    对方修为远高于他,这又怎么可能!

    什么时候八品这么不值钱了?

    整个明月城胜过他的屈指可数,就连对上第一高手楚中天,他都自忖有一战之力,眼前这家伙总不可能比楚中天还高吧?不然的话为什么会甘愿在楚府当个花农?

    这个世界哪有那么多隐世高手,修行者需要大量资源支持的,所以修为越高,往往身份地位也就越高,那些默默无闻的隐居者,迟早会被其他庙堂之上的人反超。

    想明白这一切,石乐志顿时坦然,他有什么怕的,这家伙再高能高到哪里去?总不可能把我秒了吧?

    “真是年纪大了有些疑神疑鬼了,老夫也懒得和你们废话了。”越来越近的楚家侍卫赶来的声音,石乐志清楚不能再耽误时间了。

    于是他话音刚落,整个人犹如大鹏展翅,一股沛然无匹的气势瞬间散开,周围无数树枝直接折断,那些小草仿佛被一双无形的大手压着纷纷趴在了地上,至于路边那些本来盛开的花朵瞬间变成齑粉。

    看到自己精心照顾的那些花朵的惨状,米老头干瘪的脸颊上微微抖动“原本还有些犹豫要不要出手,但现在……你去-死吧。”

    听到对方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石乐志暗暗冷笑,也不知道这些家伙哪来的底气,一个个吹牛皮倒是一等一的高手。

    他出手不再留情,打算直接将这死老头轰杀成渣,然后余力顺势可以断掉祖安的四肢。

    到时候在将祖安像提死狗一样提回去,公子享用乔雪盈的时候,自己再让祖安这家伙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忽然他心中警兆顿生,整个人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仿佛每一个细胞都在向他控诉着极度危险,他心中大骇,可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自己为什么会有危险的感觉?

    他顺势扫了一周,没有什么异常啊,楚家的人一时半会儿还来不及赶到这里,祖安那家伙也在原地,那花农……

    咦,那花农在哪里去了?

    就在这时,脑后忽然传来一个阴冷的声音“既然见到了洒家,洒家又岂能让你回去!”

    石乐志还没有来得及任何反应,脑后传来一阵剧痛,他忽然福至心灵,想到了什么“这身法这速度,你是当年的……”

    只可惜他一句话还没说完,整个人便陷入了无尽的黑暗,身体犹如无根之木,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一旁的祖安看得目瞪口呆“我去,我知道您厉害,但这八品高手,说秒杀就秒杀了,未免太……太……”

    他太了一半天,实在找不到任何词语来表达此刻的心情。

    米老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这里就交给你了,该怎么和楚家的人说自己想清楚,要是再泄露了我的身份,你也可以随他去了。”

    说完过后足尖一点,整个人就消失在夜空。

    祖安知道他是不想留在这里,免得被楚家人察觉到什么。

    想到他离去时那句话的阴冷,祖安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清楚对方绝对没有开玩笑。

    看来他的身份大有文章啊。

    祖安此时来不及细想,他也听到不远处传来了楚家护卫的脚步声。

    他急忙将乔雪盈塞到一旁浓密的花丛中藏了起来,毕竟她如今身份是楚家的叛徒,若是被楚家人发现了,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

    没过多久,秦晚如带着岳山以及一干精锐侍卫赶了过来,看到场中情景纷纷停下了脚步,一个个瞪大了眼睛。

    只见祖安和石乐志相向而立,祖安的手指点着石乐志的脑袋,石乐志的拳头则放在了祖安的胸前。

    “小安,你……你没事吧?”秦晚如声音有些发颤,心中却是冰凉一片,刚刚这个黑衣人修为有多高,她可是亲身体验过的,被他一拳轰中胸前,他又哪还有命在。

    想到对方刚刚是为了救自己特意引开的那黑衣人,她心中就不是滋味,想到自己一直以来对他那么严厉,结果危机关头竟然还想着救自己。

    他就这样死了,等会儿怎么和两个女儿还有夫君交代啊!

    “小安,你放心,我会替你报仇的!来人啊,将这贼子乱刀砍死!”秦晚如凤目含煞,当楚家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么?

    八品又如何,照样把你命留在这里!

    其他侍卫纷纷称是,正要冲上去,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哎,我一直想低调,可惜你苦苦相逼,我只能使出六脉神剑。白白送了性命,这是何苦来哉!”祖安手指轻轻一点,早就死透了的石乐志则在周围一群人不可思议的眼神中,软软地倒了下去。

    ---

    这段时间一直忘了写了,感谢梁思禽、网络老色批、雪月仙子冷霜月、天朝爷们、和尚没水喝等等热心书友的打赏。

    第二更会稍微晚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