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223章 妥协
    “因为只有我才清楚你每一寸肌肤身体每一处元脉的情况,知道该用几分力,该从什么角度进入,换作其他人,稍微用力出了点差错,不仅救不了你,反倒会毁了你的元脉和脏腑。”祖安沉声说道。

    其实他并没有说实话,并非他清楚对方身体各处细微的情况,而是芈骊清楚,之前她可是正儿八经入住了楚初颜的身体,对她的身体就犹如对自己的了如指掌。

    因为答应了芈骊不暴露她的存在,所以只能用自己当挡箭牌了。

    楚初颜一愣“你为何清楚我的身体状况?”

    祖安笑道“难道你忘了么,在地宫中我救你的时候,可是专心致志替你滋养修补元脉呢,对你的身体自然再清楚不过了,其他人哪有这样的条件。”

    楚初颜瞬间霞飞双颊“行了行了,不要再说了,你替我针灸吧。”

    祖安微微一笑,拿出之前让成守瓶准备的各种药物,运起元气将其碾成粉末,然后调配成药汁。

    隐隐能闻到传来的药香,楚初颜忍不住问道“你会医术?可据我所知,你应该没学过医才对啊。”

    祖安笑着说道“之前不是说过么,有个神秘老爷爷传授了我一身本事,其中就有医术,只是我之前对这一道不太感兴趣,这次也是为了救你方才捡了起来。”

    “你说谁是老爷爷?”这时脑海中传来了芈骊不满的声音,“我很老么?”

    祖安心想你也不知道活了几千年了,这还不算老么?

    当然这种话是肯定不敢说出口的,急忙回应道“我不是说你,只是以前为了向他们解释我身上种种奇怪的能力是怎么来的伪造的一个人。”

    “这还差不多,”芈骊哼了一声,“不过说起来我都好奇了,你这一身古里古怪的本领到底是如何来的,而且为何第一次见到我就知道我的真名?”

    祖安后悔不迭,刚刚说漏嘴把自己给绕到坑里的,不该和她说实话,而是把一切都推到那个什么老爷爷身上就好了。

    “这些以后再慢慢说吧,反正你现在和我在一起,日子长了总会知道的,现在先救人吧。”祖安快速说道。

    芈骊不再说话,显然是默许了,让他暗暗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了?”楚初颜注意到他的脸色阴晴变化,好像在那里发愣一样。

    “没什么,我们开始吧。”祖安过去牵住她的手。

    楚初颜下意识一缩,但祖安这次却没有放手,很强硬地将她的手重新拉了过来,

    知道他是为了治疗自己,楚初颜也觉得自己反应有些过激,便不再反抗了。

    祖安将银针在神秘的药汁中浸泡了一阵,这才拿起银针轻轻一弹,那手法仿佛一个浸淫此道数十年的老中医。

    楚初颜眼中的疑惑越发强烈了,这家伙身上的秘密真的还不少。

    紧接着眼前一花,她发现那根银针已经扎在了自己手上虎口位置。

    楚初颜眨了眨眼睛,本以为会很痛,谁知道一点感觉都没有,反而有一种细微的暖意渐渐从针尖处散开。

    接着

    祖安将她的袖子一把捋到了肩头,露出了一条雪白秀美的胳膊。

    “你干什么!”楚初颜悚然一惊。

    祖安撇了撇嘴“又不是没看过亲过,用得着这么大反应么,只是为了替你手上其他穴道针灸而已。”

    楚初颜被他的话弄得极为窘迫,想到这家伙在地宫中压在她身上狂亲的样子,一时间又羞又怒。

    来自楚初颜的愤怒值+33!

    看到后台的愤怒值祖安吓了一跳,还以为真的惹恼了她,不过待看清楚具体的数值过后,整个人放下心来,想来是这妮子一时间拉不下脸来,情绪波动而已。

    “收敛心神,别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就在这时脑海中传来了芈骊警告的声音。

    祖安神情一肃,知道出不得半点差错,急忙收敛心神,按照芈骊的指示,一边调动元力深浅不一地将银针刺在她手臂上各个穴道,同时还在针尖包裹着一层淡淡的鸿蒙之气。

    若是换作其他人,他没有修到鸿蒙元始经第四层,鸿蒙之气是半点医疗效果也没有的,但楚初颜和他有过肌肤之亲,之前的元脉也是他的鸿蒙之气来修复的,如今她体内的元脉还残留着一些,正好可以内外相互呼应。

    楚初颜正惊讶于他行针的专业,忽然觉得手臂一股股凉意往那些银针刺中的穴道涌去,然后一丝丝肉眼可见的寒气从银针上释放到了空气中。

    祖安将她的手轻轻地放在一个垫子上,并没有取下上面的银针,然后又去握住她另一只手。

    明显感觉到有了效果,楚初颜这次不再像之前那般抗拒,而是很配合地抬起手来,任由对方将衣袖卷起来。

    祖安依样画葫芦,在她右手的各处穴道上也扎满了银针。

    “你感觉怎么样?”祖安拿过一个枕头将她右手也平放在上面。

    “感觉双手似乎不那么冰了,穴道周围的寒气不停地往外逸散,”看着银针周围散发出的阵阵白雾,楚初颜忍不住感叹道,“没想到真的有效果。”

    祖安答道“哪那么容易,你体内寒气太严重了,想来是因为你天资太高,这些年境界太快,导致身体的适应没有跟上寒气积累的速度,然后受到一些严重的伤就会让问题彻底爆发出来。”

    “现在想来上次家族大比你受的伤恐怕就引起了这个问题了,只不过当时可能还勉强能控制,但后来在秘境中元脉尽断,又被无踪幻莲强行拔高一个大境界,再被石乐志伤一下,你体内的寒气就彻底失控了。”

    这些都是芈骊的分析,他转述而已,家族大比受伤则是他之前告诉芈骊的。

    “的确如此。”楚初颜越发佩服,他的分析确实和自己的情况分毫不差。

    “你体内的寒气与元脉、脏腑纠缠太深,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解决的,至少要两三个月,天天这样施针驱寒才行。”祖安沉声说道。

    “那麻烦你了。”楚初颜却是松了一口气,要知道之前包友路说的是无药可救,甚至判断纪登徒也没有什么办法,如今能花两三个月治好简直是幸运得不能再幸运了。

    “既然

    你愿意配合那就最好,把衣服脱了吧。”祖安接下来这句话让她傻了眼。

    楚初颜“???”

    “你看我干什么?刚刚只是稍微驱散了一下你双手的寒气,寒气的大头还在你身上啊,你体内的脏腑才是最难弄的。”祖安翻了个白眼,“你不脱衣服,我怎么施针啊?”

    “我……”楚初颜平日里才思敏捷,反应相当之快,可如今她却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又不是没看过,你干嘛这么大反应,”祖安有些不解,“如果不愿意的话,那就换第一种治疗方法吧,那样恢复时间更短,过程也愉悦些……咳咳,我也省事些。”

    楚初颜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第一种方法她怎么可能接受“你……可不可以蒙上眼睛,我听闻一些医术高明之人可以闭眼施针的。”

    “不行,”祖安直截了当地回道,“我可没那样的本事,再说了,你这个情况不同于其他,稍微用错一分力气,就会对你的元脉和脏腑造成毁灭性的伤害,全神贯注都来不及,又岂能自己增加难度。”

    楚初颜“……”

    良久过后她咬着嘴唇狠狠地瞪了祖安一眼“你这家伙是不是故意的!”

    “什么故意?”祖安看着她轻嗔薄怒的样子,依然那么美,真是一种视觉上的极致享受。

    “你给的两种方案都是……都是这种,让我怎么选嘛!”楚初颜都有些抓狂了,“还有没有第三种方案?”

    祖安叹了一口气“老婆,要知道你现在这是不治之症,能有两种治疗方案已经是谢天谢地了,哪还会有第三种。”

    楚初颜脸上露出一丝挣扎之色,第一种方法直接被排除,可第二种……

    感受到她的犹豫,祖安急忙补充道“到时候你可以在敏感地方用轻纱遮住,应该那几个地方应该不需要施针。”

    听到这句话,楚初颜终于松了一口气“那好吧,就……就第二种好了。”

    祖安暗暗发笑,人性果然如此,如果自己一开始提出第二种方案,她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可一开始提出的是更难接受的第一种方案,相比而言第二种反而容易接受了。

    鲁迅那句话说得好啊,如果一个密不透风的房子你要开个天窗,人家肯定不会同意;但你如果提出将房顶掀了,他们就会出来调和让你开窗了。

    “可以先从……先从后背开始么?”楚初颜低着头,胸脯起伏得有些急促,显然此时慌张得不得了。

    祖安微微一笑“当然可以。”

    楚初颜抿了抿嘴唇,最终暗暗叹了一口气,然后轻解腰带,雪白的丝裙缓缓从香肩上滑落,露出了晶莹如玉的粉背。

    不愧是让整个明月城无数男子日思夜想的第一美人儿,后背之上肌肤细腻匀称,光滑如镜,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瑕疵,腰部勾勒出一丝诱人的曲线,一直延伸到衣裙掩盖下若隐若现的翘-臀。

    楚初颜扯过一旁的锦被遮在胸前,声音中带了几分嗔怪之意“你怎么还不开始?”

    ---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