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222章 想不虚也难
    祖安“???”

    “你说什么?”他有些不敢置信地再问了一次。

    “我娘对你有偏见,肯定不会允许你治疗我姐的,所以我将她迷翻了,”楚还招补充道,“用的蒙汗药。”

    祖安满头黑线“你一个小姑娘,哪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当然是为了好玩啊,莫说蒙汗药,泻药、春-药我那里都有,当年整府上的丫鬟家丁可有意思了,可惜后来他们看到我都绕着跑。”楚还招一脸遗憾地说道。

    祖安这才想起这丫头就是府上的混世魔王,自己刚来的时候被她驱着巨犬咬,拿着皮鞭抽的情形还历历在目,也就是最近两人亲近了些,让他下意识忘了这茬。

    “我这次可是冒了很大风险帮你的,你要是治不好我姐,哼哼!”楚还招扬了扬拳头,露出了一个毫无威慑力的威胁表情。

    “放心,没问题。”祖安点了点头。

    正好成守瓶回来了“姑爷姑爷,你要的东西我全都找来了,啊,二小姐也在啊。”

    楚还招懒得搭理他,直接凑到祖安身旁,伸着脖子去看“这是什么东西?”

    “救命的东西。”祖安将那些东西收了起来,“走吧,我们抓紧时间。”

    “姑爷要干什么,有没有我可以帮得上忙的?”成守瓶露出了一个谄媚的狗腿笑容。

    “有。”祖安想了想答道。

    “什么事,姑爷小姐尽管吩咐,小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成守瓶拍着胸脯保证道,心想自己烧冷灶真是烧对了,看二小姐和姑爷这亲近的劲儿,就算将来大小姐不要他,他还可以成为二姑爷,自己在府上依然有靠山。

    “闭上你的嘴巴,回自己房间好好呆着。”祖安说道,楚初颜濒危的事情,在楚家是绝密,只有少数几个人才知道。

    若是传扬出去让其他家族知道,对楚家的打击就太大了,而成守瓶这家伙,出了名的嘴巴不牢靠,哪敢让他知道。

    “遵命!”成守瓶丝毫没有沮丧的表情,伸手在嘴巴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然后屁颠屁颠地跑回自己的房间了。

    楚还招原本焦急凝重的脸上终于多出了一丝笑容“你这书童还真有些意思。”

    祖安也有些意外他这次竟然这么听话“想必被生活毒打了太多次,现在终于长点记性了。”

    两人匆匆往楚初颜的闺房赶去,沿途有些侍卫准备阻拦,待看清楚还招后便放行了。

    祖安心中一阵不爽,搞什么,我堂堂楚家姑爷,去看自己的老婆,竟然没法刷脸通过。

    很快来到楚初颜闺房之中,他发现房中已经没有其他人了,连丫鬟都没有,只有秦晚如瘫软趴在床边,仿佛陷入了沉睡之中,身形比楚初颜姐妹成熟丰腴得多,却又不显得有丝毫多余的累赘。

    看着那曼妙动人的身体曲线,祖安不得不承认,这女人长得还真是不错,可惜长了一张嘴,跟当初雪儿一样。

    祖安心想小招这丫头也真是心大,把她迷晕了一个人留在这里,也不怕被人捡尸了么。

    “那个包大夫呢?”祖安收回目光,四处打量了一下。

    “我将他赶走了,既然不懂治疗姐姐,留在这里也是浪费时间。”楚还招哼了一声。

    祖安一脸狐疑“真的不是因为担心被他看破你下药么?”

    楚还

    招小脸微红“也是其中一个原因啦,哎呦,你不要关心这些细节了,快点去给姐姐治病了。”

    就在这时床帐里传来了楚初颜虚弱的声音“小招,是你么?”

    楚还招急忙跑过去将帐幔升起,现在没有外人,自然不用防谁“姐姐,是我。”

    随着帐幔打开,一股沁人的寒气扑面而来,楚初颜一脸苍白地躺在床上。

    待看到了祖安,楚初颜脸颊上微微有了一丝血色“你……也来了?”

    祖安嗯了一声“你不必担心,我可以救你。”

    楚初颜微微摇头“我自己的情况我自己清楚,哎,早知道这样,当初无踪幻莲不该浪费在我身上的,你吃了后现在恐怕已经要五品了。”

    祖安坐在床头,轻轻捋了捋她鬓间的发丝“放心吧,秘境中你伤那么重我都把你救回来了,这次也难不倒我。”

    一旁的楚还招吃了一惊,她清楚姐姐的脾气,竟然被一个男子这么亲昵的举动没什么反应,他们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楚初颜则想到了秘境中对方救自己的情形,一颗心剧烈跳动起来,然后牵动了体内的伤情,忍不住咳嗽起来。

    祖安急忙扶她起来,同时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哇~

    楚初颜又吐出一小口鲜血,里面夹杂着数颗冰粒,哪怕是血的温度也丝毫无法融化它们,在空气中冒着丝丝寒气。

    楚还招姐妹情深,看到她这样子眼圈一下子就红了“姐姐~”

    “我没事,其实这种状况以前就有了,”楚初颜勉强笑了笑,忽然视线注意到趴在一旁的秦晚如,不由大惊失色,“娘她怎么了?”

    楚还招抹了抹眼泪,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那个……因为不管我怎么说,娘亲都不让姐夫来救你,所以我就……我就把她迷晕了。”

    “迷晕?”楚初颜瞬间坐直了身体,又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楚还招也很委屈“那我能有什么办法,她怎么都不听劝。”

    楚初颜“……”

    她神情复杂地看了妹妹一眼“你为什么就那么相信他能救我,甚至不惜将亲娘给……”

    楚还招咬了咬嘴唇“我觉得你们这些人对他有误解,我相信他既然说有办法救你,自然是有办法的,你也要相信他。”

    祖安心中感动,小姨子果然是贴心的小棉袄啊,有你在这儿,这个楚家才显得没那么冷漠。

    看到妹妹激动的样子,楚初颜叹了一口气“他应该有办法吧……不过你们将娘弄到那边榻上去好好躺着吧,让她这样趴在这里成何体统。”

    楚还招推了推祖安“姐夫,交给你了。”

    她身形娇小,去抱秦晚如不怎么方便。

    祖安本想说不合适吧,但见楚初颜也没什么意见,姐妹俩正在那里不知道说着什么悄悄话。

    他只好勉为其难地过去将趴在床边昏倒的秦晚如抱了起来,一手绕过她的身子,一手抄起她的腿弯,将她横抱起来。

    因为没了意识,抱起来比清醒时抱着要困难一些,不过这是个修行的世界,如今祖安的力气远超常人,这点困难可以忽略不计了。

    平日里不知道,这次近距离接触才发现秦晚如的身体竟然如此丰盈成熟,入手处软得不可思议,身上传来一阵阵浓郁的玫瑰香水的味道。

    祖安依稀记得前世看到网上一些研究,好像说喜欢玫瑰香水的女人,香味越浓需求约旺盛。

    不禁暗暗吐槽,难怪经常看着楚中天有点熊猫眼,一副发虚的样子,有这样一个老婆想不虚也难啊。

    只不过对方的身份让他根本无法有其他念头,抱着她往一旁的软榻走去,中途他甚至想直接将她扔到冰冷的地板上,以报平日里欺负自己的那口恶气。

    只不过回头看了楚初颜姐妹俩一眼,终究没好意思下手。

    将她随手扔到了一旁的软榻上,便再也没有多看一眼,重新回到了里间。

    “姐夫,你到底打算咋治啊?”楚还招急忙问道。

    祖安正要开口,忽然意识到什么,讪讪地笑道“这个……我需要私下和你姐姐商量。”

    楚还招一愣,终于反应过来“好啊,你这家伙竟然过河拆桥!我帮了你结果你转眼就把我支开!”

    祖安一脸尴尬“不是我想支开啊,是有些事情你姐姐可能不想被别人知道。”

    一旁的楚初颜心头一跳,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眉宇间多了一丝羞意,也开口道“小招,你出去帮姐姐守着吧,万一有人过来了也好提醒我们一声。”

    见她还有些不情愿,又补充道“万一爹爹正好回来了,看到你迷晕了娘亲怎么办。”

    当了这么多年姐姐,早已将妹妹的心思拿捏得很准。

    “他去隔壁郡,哪那么快回得来。”楚还招咕哝一声,不过的确担心父亲提前回来,还是跑到外面去望风了。

    看到妹妹离开了,楚初颜这才望向祖安“说吧,你打算怎么救我。”

    祖安看着她美丽的眼眸“其实你已经知道了吧。”

    楚初颜一张俏脸瞬间红了,眼神也闪躲起来“不行,绝对不行!”

    “为什么不行,反正我们又不是第一次了……”祖安有些幽怨地说道。

    楚初颜将脸侧过去,从后面看得清她脖子根都红了“总之就是不行,这次和上次不一样,上次我无法反抗,浑身动都动不了,现在你要敢对我无礼,我……我会杀了你!”

    她虽然寒气侵入五脏六腑,整个人病重,但一身修为还在,毕竟是接近七品的高手,哪怕瞬间爆发一下也足以杀掉他了。

    当然如果贸然动用元力,她的伤势会加重,会更快来到生命的终点。

    “你就那么讨厌我?”祖安也皱起了眉头。

    “不是因为讨厌,而是……而是……没准备好……”楚初颜心中慌乱,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反正就是不行。”

    祖安清楚这次如果敢像地宫那样,她多半会和自己翻脸。

    不过他一开始也没打算用这种法子救“也罢,我这里还有一个法子,你要是还不愿意的话我也没办法了。”

    “什么法子?”楚初颜急忙追问道,心想着只要不是地宫那种羞人的事情就行。

    祖安摸出一根寒光闪闪的银针“针灸,我以特殊的手法刺中你身体的穴位,将你体内的寒气一点一点的释放出来。”

    楚初颜一脸狐疑“如果真这么简单,包大夫不可能不会啊。”

    “不错,这世上只有我才行,换作其他人不是在救你,而是在害你。”祖安答道。

    “为什么?”楚初颜秀眉微微皱了起来,显然有些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