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219章 神仙难救
    且说祖安一脸郁闷地从书房出来,孑然一身,发现一种前所未有的孤寂感传来。

    楚氏夫妇正拉着楚初颜说体己话,询问秘境中更多的细节。

    楚还招虽然刚刚为他说了好话,但还在因为忘了礼物的事情正在生气。

    连雪儿也不在楚家了,不然还可以和她斗斗嘴。

    至于成守瓶,那个坑货就算了,自己和他说什么,保管第二天就能传得满世界皆知。

    望着天上的那轮明月,一时间惆怅不已。

    古诗有云“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前世的他很难理解这种情感,毕竟随时可以和家里电话联系,还能来个视频通话,要回家的话飞机动车也很方便。

    高速发展的科技让现代人很难理解古人那种乡愁,直到他来到异世,特别是当秦晚如多次针对他过后。

    他终于明白,楚家毕竟不是他的家啊。

    思乡的情绪涌上心头,祖安长长叹了一口气。

    看来是时候思考离开的问题了!

    其实以前他也想过这个问题,不过那个时候他刚刚穿越,对这个世界一点都不了解,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冒然离开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但如今不同了,他有好几十万银两的财富,同时也正式成为了一个修行者,修为虽然不高,但自保应该问题不大,而且还搞到了明月学院老师的位置,怎么看都可以自立了……

    正在他思绪飘飘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了一个好听的声音“你在想什么?”

    祖安回头望去,发现楚初颜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身后。

    一席乌黑亮丽的长发直坠腰间,越发衬托得肌肤白皙如雪,静谧的月光洒落下来,给她整个人都蒙上了一层圣洁的光芒,仿佛一个不染纤尘的仙子下凡一般。

    此时正用一双水雾蒙蒙的美眸望着他,眼神犹如烟波浩渺,又仿佛星空浩瀚。

    祖安暗暗赞叹一声,果然不愧是公认的明月城第一美女,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眼神,都能让无数男人为之疯狂。

    “没想什么。”惊艳归惊艳,但祖安此时却没了以往那种调戏她的心情。

    楚初颜此刻也神情复杂,她刚刚在一旁观察,发现祖安整个人都笼罩着一种忧愁之意,要知道这个家伙从来都是神经粗大的乐天派,露出这样的神情可想而知他心中有多么苦闷。

    “刚刚的事情实在不好意思,我娘其实也并没有恶意,只是她太过担心我,再加上性子一贯如此,所以说的话有些伤人,你不要往心里去。”楚初颜解释道。

    祖安有些意外,没想到她竟然会和自己说这些,要知道以前她冷傲得很,基本上很少主动和他说话,更遑论来解释了。

    想到这里,他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我是和你过一辈子,又不是和她过一辈子,自然不会在意了。”

    楚初颜脸色微红,看来自己是白担心他了,这家伙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厚脸皮。

    不知道为何,她总有一种错觉,他刚刚的话仿佛是调戏了她娘,不过她马上也意识到这个想法太过荒诞,很快便抛诸脑后。

    “不在意就好,这些天你也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吧。”楚初颜说完后转身离开。

    隔了一会儿她忽然止住身形,一脸惊讶地回过头看着身后的男人“你跟着我干什么?”

    祖安耸了耸肩“不是你让我回去休息的么?”

    楚初颜秀眉一蹙“那你跟着我干什么,你的房间在那边吧?”

    祖安讶然“老婆你不会忘了吧,在秘境中你可答应过,回来后我们住一个房间的,我想了想我那房间太小了,你过去住实在有些受委屈,还是你房间大,那就我搬过来吧……”

    听他自顾畅想着到时候屋子怎么布置,要搬什么家具过去,楚初颜觉得头都有些大了“我什么时候答应过……答应过和你一起住?”

    祖安一脸古怪地看着她“你不会忘了吧?不对,你可是有名的修炼天才,可以做到过目不忘的,看来是想翻脸不认账啊。”

    “我……”楚初颜终于想起来,当时自己好像是说过类似的话,一张脸瞬间红了,“不行,当时情况特殊,而且……而且我也没完全答应。”

    “这样说就没意思了啊,”祖安顿时不满了,“堂堂的楚大小姐说话不算数,要不我找其他人来评评理,让大家来说说到底该怎样!”

    说完便作势欲走。

    “哎别~”楚初颜急了,她面皮子素来薄,这事要是传扬出去,她真是可以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看祖安走得坚决,她心中一急,只觉得一股冷意涌上喉头,然后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察觉到她的异状,祖安吓了一跳,急忙回来扶着她“你怎么回事,我只是随口说说,你也不至于急得要吐血吧。”

    他这时注意到地上血迹里竟然有几块未化的冰块,一时间不由愣住了。

    正要询问她之时,却发现她浑身一软直接往旁边倒去。

    他急忙将她抱住,这才发现她嘴唇上没一丝血色,整个人身体冰冷刺骨。

    “老婆,你怎么了?”祖安慌忙问道。

    “我……我没事,老毛病了……”楚初颜虚弱地说道,正想解释其实这些年一直有这个毛病,上次家族大比过后加重了,可还没说出口,整个人便晕了过去。

    “老婆别担心,我带你去找大夫。”祖安急了,抱起她就要去通知楚中天他们。

    “别做无用功了,一般的大夫根本治不了她。”

    这个时候,一个嗓音独特的女声响了起来,那声音骨子里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冷漠,同时又透露出一种妩媚的慵懒,让人一听就知道是芈骊的声音。

    “皇后姐姐,你醒了?”祖安一脸惊喜。

    芈骊冷哼一声“我很早就醒了,毕竟要看看你现在身处的环境,看有没有什么危及到生命的潜在威胁,免得不小心被你坑了。”

    “那你发现了什么没有?”祖安急忙问道,他也好奇这点。

    “暂时没有,不过……”芈骊话锋一转,冷冷地说道,“刚刚那个叫秦晚如的女人折辱你的一幕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本以为你是个人物,没想到在人家府上地位这么卑微。”

    祖安也是一脸郁闷地说道“我能怎么办,她毕竟是楚家的主母,又是初颜和还招的母亲。”

    “不行,越想越是气,刚刚那种感觉仿佛是她在对着我骂一样,”芈骊音调高了几度,“区

    区一个公爵夫人就嚣张成这样,当年就是王妃公主看到我大气都不敢喘的。哼,要不我将她擒来秘密-处理掉,也算排除了一个隐患,免得将来闹出什么幺蛾子。”

    祖安平安也就是她平安,任何隐患都要被扼杀在萌芽之中,至于秦晚如的生死,哪会被她放在心上,她是那种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人的性子。

    祖安悚然一惊“不行不行!”

    虽然他也不喜欢秦晚如,但就因为这样杀了太夸张了。

    “哦~我明白了,”芈骊点了点头,“那个秦晚如倒是有几分姿色和韵味,没想到你这好色的家伙竟然喜欢这种成熟的女人,也罢,我将她擒来让你随意处置,等玩腻了再杀掉也是一样。”

    祖安“……”

    你明白,你明白个鬼啊!

    “你为什么会有这些乱七八糟的想发,”祖安极为蛋疼,“她是我老婆的母亲……”

    他还没说完便被打断,芈骊冷哼一声“那只是你层次太低接触不到这些,想历史上那些王室之中,各种腌臜的事还少了么?亲兄妹之间,蒸母纳女,杀兄霸嫂……这样的事情不知道有多少,你这样又算得了什么。”

    祖安“……”

    信息量太大让他一时间消化不了,良久后才深深地吐了一口气“贵圈真乱。”

    “你段位太低,想进这个圈都进不了,只是酸柠檬罢了。”芈骊冷笑起来。

    祖安被他打击到了,关键是以她的身份地位,这确实是实话,以至于他都无法反驳。

    “那些事以后再说吧,我老婆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说一般的大夫治不了?”祖安感觉到怀中的佳人身体越来越冷。

    “她修炼的功法天然有缺陷,或者说这是冰系功法的通病,要修炼冰系能力,必然要让寒气入体,日积月累之下,元脉、身体、脏腑都会被寒气侵袭。”

    “虽然各类冰系典籍有各自的办法来抵消因此产生的负面影响,但不可能完全消除,修炼一事毕竟是逆天而行,有些惩罚也实属正常。”

    祖安不解地问道“既然修炼冰系有这么大的缺陷,为何世上还有这么多修炼冰系的修行者?”

    “冰系对身体损伤虽然大,但同样威力也很巨大,在很多方面都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芈骊解释道,“适当牺牲一些东西,换取更强大的力量,这世上有的是人原因。”

    “只不过大多数冰系修行者,要么是寿命比正常修行者短一些,要么是很难生育,但一般也没有性命之忧,你妻子这情况,应该是修炼速度太快,再加上她的冰系功法另辟蹊径,虽然威力更大进境更快,但负面影响也比其他的冰系功法也要大得多。”

    “然后在地宫之中,你给她服下的无踪幻莲,强行拔高了一个大境界,导致她根基不稳,彻底放大了身体的隐患。之前在学院后山和那个石家老头对了一掌,受到的伤势虽然不重,却让体内的隐患彻底爆发了出来,如今她的寒气已经蔓延进五脏六腑,恐怕是神仙难救,神仙难救啊。”

    ---

    吐槽一下,“擒来秘密-处理掉”这句话出现了敏感词是我万万没想到的……

    第二章稍微晚点,应该会在12点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