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215章 各执一词
    祖安不用看也知道来人是石昆的护道者石乐志,因为他的后台已经提前收到愤怒值了。

    来自石乐志的愤怒值+444!

    那一瞬间他甚至有些呼吸不过来,八品的强者远不是他现在所能抗衡的,双方差距实在太大太大了。

    他想反击,在对方的威压下,连动动手指头都有些困难;想躲避却因为刚刚冲得太猛,此时根本无处借力。

    只好咬紧牙关运起《鸿蒙元始经》,准备用身体的强度来硬抗。

    就在这时,一道白影闪过。

    如果说场中谁最先知道祖安要出手的话,非楚初颜莫属了,因为她清楚,对方是为自己出气才出手的。

    之前在秘境中被石昆逼得那么元脉尽断,哪怕找到无踪幻莲也只能勉强保住性命,若非后来机缘巧合……她现在已经是废人一个。

    更何况石昆竟然明知道她生死一线,竟然还对她的身体动了邪念。

    其实刚刚祖安不出手,她都已经打算找对方算账了。

    所以看到他出手,便凝神准备,她清楚石乐志应该就在附近。

    砰!

    一声巨响传来,石乐志护在石昆面前纹丝不动,楚初颜则拉着祖安飞退而回,一直划过十几丈方才彻底站稳。

    楚初颜身形一颤,唇角已经溢出了一缕鲜血。

    她虽然已经快七品了,但和石乐志比起来还是有个大境界的差距。

    祖安急忙问道“你没事吧?”

    刚把她治好万一她又重伤濒死,那可怎么办?

    咦,到时候我是不是又可以名正言顺地和她一起做羞羞……咳咳,名正言顺地替她疗伤了?

    楚初颜摇了摇头“不碍事,一点皮外伤。”

    “哦~”祖安顿时一脸失望。

    弄得楚初颜一脸疑惑,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了,我伤轻点他反倒不高兴了?

    这时候周围的人也纷纷反应过来,一个个窃窃私语

    “果然不愧是学院的最强者,竟然能正面对抗八品修行者!”

    “显然是石家那位高手手下留情了嘛,否则人家八品的修为杀六品如宰鸡,楚小姐六品这么扛得住?”

    “不错,看来果然是石家手下留情了。”

    这时也有其他不忿者说道“说得石家敢动楚小姐一样,这里毕竟是明月城,石家动了楚家小姐还想活着出去么,莫说明月公不干,就是学院也不会坐视不理的。”

    其他人议论纷纷,唯有石乐志惊疑不定,刚刚他为了趁机击杀祖安,下手并没有留情,结果楚初颜和他对了一掌,竟然只是受了轻伤,她真的只是五品修为么?为什么感觉快七品了?

    “你们在干什么?”

    就在这时,一个冷冽的声音响起。

    “姜校长!”

    学院的师生纷纷行礼,连白素素和鲁徳也恭敬有加,显然他们看到姜罗敷出现,纷纷松了口气。

    只有祖安的眼神第一反应是望向她的腿,当真是笔直修长,挑不出一丝一毫的瑕疵。今天她没有穿任何丝袜,可肤光晶莹,甚至比穿丝袜时还要耀眼。

    祖安暗暗感叹,幸好自己不是韦索那种丝袜控,非要看到丝袜才满足,他看到

    漂亮匀称的双腿,依然打心底神清气爽。

    这时石乐志开口了“回姜校长,并非我有意闹事,而是这家伙竟然一见面就对我们家公子下死手,实在是太可恶了,据我所知,在学院中对同学下死手,也是死罪吧?”

    姜罗敷嗯了一声“不错,的确是死罪。祖安,你还有何话可说?”

    见姜校长都生气了,其他那些学生纷纷窃窃私语

    “祖安这家伙真是飘了,竟然敢对石公子下杀手!”

    “不错,石公子什么身份,他什么身份,一点逼数都没有。”

    “那里大了不起啊,男人终究是看综合实力的。”

    ……

    不少男同学都心有戚戚焉地点了点头,心想你仗着天赋异禀征服了几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难道你还能征服成熟的姜校长不成?

    看到后台陆陆续续收到的愤怒值,祖安也觉得无语,按理说石昆这种高富帅不应该才是你们嫉恨的对象么,怎么一个个嫉恨起我来了?

    当然,他也是稍微吐槽一下,心中还是相当欢迎的,毕竟愤怒值对他来说多多益善。

    收敛思绪,他回道

    “回姜校长,我也很赞同对同学下杀手的同意获得死罪。”

    姜罗敷冷哼一声“那你是认罪了?”

    听到她语气冰冷,纪小希还有乔雪盈等人暗暗着急,唯有祖安才知道姜校长表面上斥责自己实际上却处处留了余地让他解释,换作真要对付他的,直接就坐死了他的罪名,哪还会问他?

    祖安不慌不忙地答道“我刚刚之所以含怒出手,是因为在瑶光秘境中,石昆派家族武士不停地追杀我,害得我九死一生。”

    “胡说八道,秘境中只有明月学院的学子才有资格进入,由姜校长亲自把关,怎么可能有哪家的武士混入?莫非你这是在质疑姜校长的公正么?”

    石家的人还没回答,吴情已经先出声了,不知道为何,她看这家伙格外不顺眼,也不知道他是楚初颜老公的缘故还是之前欺负了她的缘故。

    吴情平日里脾气不好,人缘也不太好,但这番说辞合情合理,不少人也纷纷点头。

    祖安答道“我当然不怀疑校长的公正,只是如果石家提前收买了学院的学生呢?之前在秘境中袭击我的多半都是地字班的同学,而且厮杀搏斗的过程中,他们显然是听命于同一个人。”

    “是么?”姜罗敷眉头一皱,早有学院的工作人员跑来向她汇报,这次出来的同学人数不对,少了很多,比以往每一次探险的损失都大。

    姜罗敷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这样惨痛的损失百年未遇,已经算是很严重的事故了,事后她少不得要和太常部解释一下。

    这下吴晴也不说话了,出声大家族的她当然也知道一些内情,莫说石家,就连吴家在学院中都有一些内应,毕竟一些寒门学子无权无势,还是相对容易收买的。

    石昆也从一开始的失魂落魄恢复过来,趁机说道“信口雌黄,我们石家从来没干这种事情,依我看说不定是你和那些同学在秘境中同时发现了什么天才地宝起了贪念,于是突施冷箭暗算了其他人,然后反咬一口,将罪责推到我的身上。”

    很多平日里和石家亲近的人纷纷出言附

    和,除了谢秀、裴绵曼猜到内情,郑旦知道内情之外,其他那些人也暗暗点头,的确石昆说的话也算合情合理。

    而且对比一下平日里石昆的温润如玉,再加上祖安像小混混一样,大家潜意识还是更愿意相信石昆一些。

    祖安眉头一皱,之前秘境发生的事情的确没证据,毕竟当事人都死了,想必石昆也是料到这一点,才敢在秘境中悍然动手。

    一旁的乔雪盈张了张嘴,正要说什么却被祖安阻止,他虽然不知道石家是通过怎样的手段控制乔雪盈的,但显然也不会一点制衡手段都没留,所以并不想让她为难。

    更何况就算乔雪盈说了也没用,石昆完全可以矢口否认,如今已经是死无对证。

    注意到乔雪盈依然活着,石昆眼中闪过一丝阴霾,只不过他也清楚现在不是和她对峙的时候,于是继续向祖安发难“如果不是你突施偷袭,凭你区区三品,又如何能伤到那些地字班四品的学长。”

    祖安乐了“你要说其他的我还一时间真想不到其他什么办法回应你,但要唠嗑这个我可不困了,没记错的话你好像五品吧,刚刚若不是你家奴才出手相救,你现在恐怕早已被我一剑像宰鸡一样宰了吧。”

    “你!”石昆一张脸瞬间涨的通红,刚刚那一瞬间发生的事情他现在都还没想通,想到众目睽睽之下被对方逼到那个地步,简直是奇耻大辱。

    来自石昆的愤怒值+888!

    一旁的石乐志听到“奴才”两个字更是脸皮直跳,尽管他也清楚自己就是石家的奴才,但他毕竟是八品强者,哪怕石家也照顾了他的面子,平日对他恭敬有加,结果这家伙竟然直接这样侮辱性的用词。

    “臭小子你找死!”说完便作势欲扑。

    来自石乐志的愤怒值+999!

    姜罗敷随意往前跨了一步挡在中间,虽然没有说话,但表达的意思也很明显,学院里的人,不管如何也轮不到外面的人出手教训。

    石乐志呼吸一窒,他这种没有上升潜力的八品和姜罗敷这种风华正茂的显然不可同日而语,他也不敢得罪这个神秘的女人,只能悻悻然地退了回去。

    难怪学院里的人都盛传祖安这家伙吃软饭,每次都有女人护住他!

    当然他这也是吐槽一下而已,并不会真的相信他能吃到堂堂姜罗敷的软饭。

    这时楚初颜也开口了“秘境中的事情我也可以作证,虽然我没有亲眼看到那几个人是如何追杀阿祖的,但石昆之后对我俩的追杀我确实亲历者。”

    一旁的祖安暗暗感叹自己这个傻老婆非要这么实诚,她直接一口咬定看到了又有什么,凭借她平日里的人气和给大家的印象,难道大家还会怀疑么。

    这时场中一片哗然,若说之前石昆和祖安撕逼,大家是单纯看戏的话,如今听到连楚初颜也遇到了危险,一群人顿时义愤填膺起来。

    竟然敢对我们女神下毒手,你长得再帅又有什么用?

    谢秀将手中扇子一展,忽然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楚小姐,据我所知,石公子修为虽然不凡,但应该略逊于你,哪怕加上几个同伴,要想追杀你,也无从谈起吧。”

    这也是在场不少人的疑惑,闻言纷纷点头,疑惑地望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