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206章 你咋行了?
    祖安:“???”

    看到这一幕,他的眼睛都快瞪了出来,什么鬼?

    人家刚刚对你效忠,结果你转眼就把它们杀了?

    说好的以后扔几个帅帅的兵马俑出来装逼呢!

    仿佛是看出他的疑惑,芈骊淡淡地看了一旁的楚、乔两女一眼:“也就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才饶了她们一面,否则她们也是一样的下场。”

    “为什么要杀啊,它们都对你效忠了。”祖安急了,看着之前还生龙活虎的兵马俑们此时变成了一截截陶土,实在有些很难接受。

    “效忠?”芈骊嗤笑一声,“这样嘴上说的话听听就得了,要想手底下的人不背叛,关键还是要足够的利益。”

    “很可惜,如今我魂体的状态很难保证这一点,再加上也没法将它们带走,不如杀了一了百了,免得将来被它们泄露了我的秘密。”

    “就为了这个你就把它们全杀了?”祖安内心在翻江倒海,“它们明明话都不会说,又怎么可能泄露你的秘密!”

    “它们刚刚目睹了这里发生的一切,就算不会说话我也不会让它们活着,”芈骊一脸冷漠,“宁教我负人,莫教人负我。”

    祖安:“……”

    大姐您哪位啊,怎么连人-妻曹的座右铭都出来了。

    不过直到现在他才终于明白过来,芈骊和他完全不是一类人,自己是从后世文明社会穿越而来,虽然贪财了些,好色了些,长得英俊一些……

    但整体上他还自认是个好人,尊重人的生命,打心底和人是平等相处的。

    可这个修行的世界却要残酷得多,人生来就不平等,那些出身在贵族家庭,又或者有优秀的修行天赋的,生来就比其他人高贵一些。

    特别是那些上位者,一个个视生命如草芥,像芈骊这种曾经当皇后的,更不会把这些当一回事了。

    注意到他脸色有些难看,芈骊冷哼一声:“你这家伙婆婆妈妈的,真不像个男人,之前看你战斗的时候也不算优柔寡断的性子,怎么现在还矫揉造作起来了?”

    祖安苦笑一声:“显然不一样,和敌人战斗无所不用其极,那是应该的,可对于不是敌人的,我可做不到那么心狠手辣。”

    “幼稚!”芈骊如是评价道,“自古以来不知道多少名将和你一样的想法,所以他们战场上无往不胜,但最后却死在朝堂自己人手里。若是其他时候你要想这样我不拦你,但现在我的性命和你绑定在一起,我绝不允许你犯这样的错误。”

    祖安沉默不语,尽管知道她说的有几分道理,但感情上依然无法接受她这样心狠手辣的行事风格。

    芈骊显然也没兴趣和他讲人生道理:“她们俩很快要醒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自己要心中有数。今天我灵魂受损不小,而且我还察觉到‘湘妃红泪’的毒性似乎也能影响到灵魂,我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沉睡来恢复,以后没事就不要打搅我。”

    说完过后她身形一闪便回到了泰阿剑中,隔了一会儿,再次传来她不放心的声音:“臭小子,这段时间可别不小心死了,要知道你现在死了可是一尸两命!”祖安:“……”

    这个词怎么听着这么奇怪?

    “放心吧,我这人虽然缺点很多,但至少有一个优点,那就是怕死。”能理直气壮将怕死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全天下估计也就祖安一个人了。

    隔了好一会儿,都没听到芈骊说话,祖安忍不住吐槽道:“好歹说回句话吧,这样也太没礼貌了。”

    吐槽归吐槽,他倒没真去敲着泰阿剑非要芈骊给他来个深情告别,而是急忙去查看楚初颜和乔雪盈二女。

    嘤咛一声,两人幽幽转醒。

    “你们感觉怎么样?”祖安一脸紧张地看着她们,虽然芈骊不停地和他保证没有什么事情,但是见识了她狠辣的作风,鬼知道她是不是在忽悠人。

    楚初颜转醒过来,忽然发现自己正在一个男人怀中,吓了一大跳,一把将他推开,然后闪身到一旁,长发飘飘,裙摆飞扬,身形极为优美动人。

    祖安心想果然不愧是我老婆,连转个圈圈都这么漂亮。

    不过你再漂亮,也不能这么翻脸不认人吧?

    这时楚初颜看清了是他,也觉得自己刚刚那么强烈的反应也有些过了,脸色微红:“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是你。”

    祖安这才舒服了些:“对了,你还记得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楚初颜脸色瞬间红了,急忙转过脸去:“不记得了!”

    祖安:“???”

    芈骊那个家伙竟然骗我!

    这时候乔雪盈的声音幽幽传来:“你俩秀恩爱,能不能顾忌一下这边还有个身受重伤的人啊。”

    听到她的语气充满了幽怨之意,祖安也有些歉疚,毕竟她这一身伤也是因为自己:“不好意思,我现在带你出去,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疗伤药。”

    “咦,我记得你之前受伤也很重啊,为什么现在一点都感觉不到?”乔雪盈忽然好奇道。

    祖安心想她应该是忘记了《鸿蒙元始经》的事情,便试探着问道:“你还记得我怎么受的伤么?”

    “当然记得,你为了救我被……咦?”乔雪盈忽然愣住了,“你被谁伤了,我怎么想不起来了?”

    一旁的楚初颜也情不自禁轻轻按了按自己额头两侧,显然她也感觉到自己似乎忘了什么。

    祖安哈哈一笑:“当然是被那些亡灵、还有这些兵马俑伤到的。”

    “那些亡灵军团、兵马俑都被你消灭了?”楚初颜有些吃惊,要知道那可是二十万亡灵啊,而且那些兵马俑也不是善茬,“你是怎么做到的?”

    “想知道啊,叫声亲亲好老公,我就告诉你。”芈骊扔下一个烂摊子给他,祖安也想不到什么合适的理由,只好这般插科打诨。

    楚初颜啐了一口,直接转过脸去不再搭理他。

    “我们先出去再说吧,先给雪儿疗伤要紧。”祖安一边说着一边将靠在石壁上坐着的乔雪盈抱了起来。

    “你放我下来。”乔雪盈被他横抱起来,本来因为受伤毫无血色苍白的脸瞬间红了。

    “不要激动,等会儿伤口又裂开了。”祖安提醒道,“你之前都把这辈子最珍贵的东西给我了,我抱你去医治也是应该的。”

    “算你有良心。”乔雪盈一想也是,半生之缘都给他了,让他抱一下也是应该的,更何况之前在封印里面两人也没少抱。

    祖安刚刚故意那样说,就是想试探一下她这些忘记没有,听到她的答案微微松了一口气。

    只剩下一旁的楚初颜一脸愕然,最珍贵的东西?

    一个女人一辈子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还用问么!

    这两人什么情况?

    他刚刚和我……然后转身又和雪儿?

    尽管之前她还将雪儿许配给他当通房丫头,但现在为什么感觉这么奇怪。

    祖安则抱着乔雪盈走在前面:“你怎么这么轻,该多吃点肉了,天天嗑瓜子不长身体啊。”

    “我又不喜欢吃肉,再说了,瓜子好吃。”乔雪盈哼了一声,显然有些不满。

    “都差点忘了,你是树妖来着。”祖安取笑道。

    “你是树妖,你全家都是树妖!”乔雪盈顿时抓狂了。

    ……

    看到两人依然如同之前那般斗嘴,唯一不同的是没了那么浓的火药味,楚初颜先是微微一笑,不过很快愣住了,因为她发现自己竟然插不进话。

    看着前面那两个人的背影,那种浓浓地别扭感是怎么回事?

    “你到底怎么消灭那些亡灵的?”乔雪盈悄悄地问道。

    祖安笑道:“我给它们摆事实讲道理,它们也觉得这样的形态活着很不好,于是纷纷主动消散于天地间,追求来生去了。”

    乔雪盈哼了一声:“不愿意说就算了。”

    祖安耸了耸肩,他其实也不算说假话,那些亡灵的确是被芈骊的“道理”给忽悠了……

    忽然一道白影闪过,只见楚初颜已经跑到了前面。

    注意到两人疑惑的目光,她冷冷地答道:“上面几层还有不少僵尸武士,我帮你们开路。”

    “其实不用了,我这种自带王霸气质的男人,那些僵尸见到我会自动躲开的。”祖安将泰阿剑背在身后,之前芈骊提到过,泰阿剑对这里的兵马俑有压制作用,对上层那些更低级的僵尸更不在话下了。

    楚初颜:“……”

    乔雪盈:“……”

    这家伙一天不吹牛能死啊。

    一行人走到上面一层,本来正在四处闲逛游荡的僵尸武士仿佛闻到鲜血的鲨鱼,齐齐回过头来围了上来。

    楚初颜手中长剑一出,一股冰霜之气散开,那些僵尸还没靠近就已经全被冻成了冰雕。

    祖安看得咂舌不已:“老婆你的修为越来越高了,现在多少品了?”

    “六品巅峰吧,还得多亏了你之前让我服下的无踪幻莲……”说到这里她忽然一怔,回过头来一脸好奇地望着他,朱唇轻启想要说什么,却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脸色一红,终究没有问出口。

    乔雪盈却没那么多顾忌,直接问道:“对了啊,你这家伙明明那里不行的,为什么忽然又行了?”

    ---

    昨天失眠了大半夜,今天状态有些不好,第二更不确定什么时候,写完了会在群里通知,大家也可以明天起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