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205章 脑残者无药医
    芈骊一阵无语,这个家伙怎么看怎么都像脑筋不太正常的人啊,正常人会这样说话的?

    来自芈骊的愤怒值+250!

    “你这家伙……”芈骊咬牙切齿,正要发作之际却被祖安伸手打断。

    “等等!”

    “你干什么?”芈骊眉头一皱,不知道他又要搞什么鬼。

    祖安并不言语,而是召唤出键盘,开始了新一轮的抽奖。

    之前那一轮抽奖亏了足足三万多,这次又岂能重蹈覆辙,一旦可以开始抽了就要将愤怒值用掉!

    刚刚剩下84点,现在又有250点,总共334点,可以抽三次,还能剩34点。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有一种赚到了的感觉。

    果不其然,这三次抽奖依然什么都没有抽到。

    但心情和刚刚不可同日而语,现在是一生轻松,终于将之前立下的FLAG彻底拔除了,看来今后真不要随意发誓啊。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好了,皇后姐姐你刚才准备说什么?”祖安心情愉悦,脸上也多了几分笑容。

    “我刚刚准备说……”芈骊说着忽然愣住了,咦,刚刚我是想说啥来着,被他这么一打断,情绪都不连贯起来了。

    良久后她才反应过来:“哼,我为什么要跟你签订‘死生契阔’你心中没点数么?说起这个我都来气,你以后再口出调戏轻薄之余,休怪我无情。”

    顿了顿仿佛担心对方不怕这样模棱两可的威胁,她又补充道:“虽然我不能杀你,但打折你一条腿还是办得到的,反正你的功法要靠挨打提升,我也算帮助你修炼。”

    “咦,怎么越说越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注意到她的眼神不停地往自己腿上瞟,祖安吓了一跳,急忙说道:“我信,我信,这就不用试了。对了,我还有一个问题啊,既然嬴政明明有办法对付你,但当年为何不净化你,反而采取了封印这么麻烦的措施呢?”

    芈骊哼了一声:“《鸿蒙元始经》的净化只对灵魂体有效果,当时我有肉身保护,又岂会怕他的净化。”

    祖安疑惑道:“可是他为什么不先杀了你,再净化你的灵魂呢?恕我直言,你虽然强大,但也应该比不上嬴政吧,他想杀你肯定有办法的。”

    之前芈骊一直对此语焉不详,如今似乎是因为两人命运彻底连到了一起,她终于开始解释起来:“他是一个要强的人,一直想让我屈服认输,可我又岂能如他的愿!当然我也承认,他应该还是顾念了一丝夫妻之情,并没有彻底下死手……”

    “我们两人就这样相持起来,没过多久嬴政就暴毙而亡,我这边自然就继续被封印起来了。”

    祖安注意到她说这些的时候表情有些奇怪,似乎是在回忆当年的种种,又似乎是在感慨嬴政对她的手下留情。

    但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对方似乎在刻意隐瞒什么。

    他清楚继续追问也没什么意义,还是等将来两人再熟悉一些再找机会问吧。

    “对了,之前你提到章邯利用镇魂大印的余威,联合项羽将那二十万亡灵军团封印起来。既然项羽来过这里,以他对秦王室的仇恨,不可能会放过你啊。”祖安问道。

    “你竟然这么了解项羽?”芈骊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不错,当年项羽屠杀秦国降兵,火烧阿房宫,大肆劫掠咸阳,后来从章邯口中得知我的存在,自然不想放过我。”

    说道这里她语气中多了一丝怒气:“他久闻我的艳名,再加上我是秦国皇后,他的征服欲作祟,对我起了一些不堪的心思。”

    “一开始他还是在地宫中述说一些爱慕之意,但到了后来他再也忍不住,便决定破除镇魂大印来见我。”

    祖安一惊:“以项羽的实力,镇魂大印未必拦得住他吧?”

    在自己以前那个世界的历史上的项羽就是公认武力值第一的猛将,在这个神话版的历史上,项羽的武力值还不得逆天啊?

    “这你就错了,项羽的实力确实恐怖异常,人之封印、地之封印根本没有阻碍到他分毫,他破阵的速度可比你快得多。”芈骊答道。

    祖安一脸讪讪,心想输给这样的猛人,也不算丢人。

    芈骊接下来却说道:“但在天之封印,他却失败了。他修为再高,却始终无法与天意抗衡,再加上后来他在外面似乎有了什么棘手的麻烦,就再也没来过地宫这边了。”

    “正因为如此,我之前才以为天之封印凶险异常,毕竟连修为高如项羽都无法破除,你这样一个三品的家伙,我更没抱什么指望了。”

    “谁知道这天之封印偏偏被你这小子给破了,说起来也是天意。”

    说到后来,芈骊忍不住轻笑起来。

    不过转念想到自己虽然终于突破封印出来了,却又重新进入了另一个樊笼,脸色不禁又难看了几分。

    祖安却得意起来:“看来我果然是天选之子。”

    看到他这嘚瑟的模样芈骊一直不爽:“哼,若非项羽之前闯阵让泰阿剑的剑灵再次受损,你这次破阵的难度也不知道会上升多少倍。”

    祖安却没有丝毫不好意思:“这正好证明了我是命运选中来救你的啊,不然为什么强如他破不了,却被我这样一个三品修行者给破了呢。”

    听到他的话,芈骊一怔,嘴里喃喃自语:命运选中么……

    良久过后才回过神来,她朱唇轻启:“刚刚是你一直不停问我问题,现在轮到我问你了。”

    “姐姐尽管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祖安笑眯眯地答道。

    芈骊呼吸一窒,为什么听到他这样说下意识感觉他要撒谎了呢:“你身上的《凤凰涅槃经》是哪里来的?”

    “这个啊,是一个神秘老头给我的……”如今芈骊和他生死绑定,这个并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就算不说,等回到楚府,她肯定也能察觉到米老头的存在。

    更何况米老头身上总有一股阴恻恻的气质让他惊疑不定,所以提前说出来参考一下也好。

    芈骊皱眉道:“他是你爹还是你爷爷?”

    祖安:“……”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像在骂人呢。

    “都不是。”

    芈骊冷笑一声:“既然和你非亲非故,为何会将这样无上密典送给你,事出反常即为妖,他显然图谋不轨。”

    其实祖安也有这样的猜测,但想来想去实在想不通当时的自己有什么值得米老头图谋的。

    “说不定是看我帅呢,而且我总觉得我是天选之子,一堆强者哭着喊着要收我为徒,非要将孙女嫁给我也不稀奇啊。”

    听到他这番话,芈骊:“……”

    她一脸古怪地打量了他一番,忍不住问道:“你不会有神经病吧?”

    祖安:“???”

    你才是神经病,你全家都神经。芈骊哼了一声:“你脑子要是真的有病的话,早点说出来,我虽然是个符文师,但在医道一途也颇有心得,应该能够将你治好。免得病情拖延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要知道所有医典上都明文记载着一条——脑残者无药可医。”

    祖安:“……”

    不过他马上反应过来:“你还是个医者?”

    “当然,”芈骊傲娇地哼了一声,“当年秦国一统八荒六合,将各国的藏书全都收集到皇宫里,平日里我没事就去翻阅,我成功将符文一道和医术结合起来,也算是另辟蹊径,医术方面整体来说还马马虎虎吧。”

    她嘴上虽然说着马马虎虎,但是那骄傲的模样,一脸快来夸我、快来膜拜我的感觉。

    “既然你是个神医,那赶紧救一下雪儿啊。”

    祖安大喜,没想到这女人竟然浑身是宝啊。

    芈骊神色一冷:“我现在既无草药又无灵丹,怎么救她。”

    “切~还以为多厉害呢。”本来祖安甚至还想着她和纪神医到底谁厉害呢,现在看来,根本没法比啊。

    “你也不必激我,”芈骊淡淡地说道,“真要救她我也可以救,只不过我现在是灵魂体状态,两次灵魂离体元气大伤,好不容易靠那些亡灵补回了一点,又岂会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再让魂体受损?”

    “再说了,她现在有没有性命之忧,只要出去服些补气血的草药灵丹,完全就可以恢复下来。”

    祖安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关心则乱,当然他还是忍不住说道:“不过我还是觉得你医术不咋地,否则又岂会被一个毒弄得这么惨?”

    芈骊这下真的动怒了:“无知小子你懂什么,‘湘妃红泪’根本不是应该存在于人间的东西,轻轻松松就能将地仙毒死。若非我同时擅长符文和医道,懂得灵魂出窍的办法,才能及时放弃肉体死中求活,不然的话恐怕早已形神俱灭了。”

    来自芈骊的愤怒值+512!

    祖安目瞪口呆,这个毒竟然如此厉害,可惜刚刚最后一滴被章邯用完了,否则的话有此毒在手,以后我还不是见谁灭谁?

    芈骊觉得和这家伙说话很难不生气,懒得再搭理他,直接转向另一旁的那些兵马俑:“之前辛苦各位了,若非你们英勇奋战给我们争取了时间,我们也没那么容易对付得了那些亡灵军团。”

    那些兵马俑一个个面上露出了激动的神色,显然在这地宫中默默守护了上千年,终于得到了帝国皇后的嘉奖,对它们来说这是极为荣耀的事情。

    “如今章邯已死,秦国也早已灭亡,从今以后,你们就效忠本宫吧。”芈骊负手而立,身上皇后的高贵典雅气质尽显无疑。

    那些兵马俑面面相觑,稍微犹豫了一下,纷纷单膝下跪低头向她行礼,在秦军中这就代表着宣誓效忠。

    祖安看得心中暗喜,心想以后手底下多了这么一批打手,自己岂不是能横着走了?

    看谁不顺眼,让芈骊派几个兵马俑出来,砸也能砸死人啊。

    哎,看来我这辈子果然还是适合吃软饭啊。

    他正在幻想的时候,眼前忽然出现了惊人的变故,只见芈骊凤目中闪过一丝杀气,随手一挥,泰阿剑闪过一道巨大的剑芒,直接从兵马俑阵型横扫而过。

    那些兵马俑正在表示效忠,没有丝毫防备,瞬间全都被斩成了两截!

    ---

    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