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203章 叫我主人
    一道虚影从泰阿剑中升了起来,赫然便是芈骊,之前她还穿着祖安的衣裳,如今灵魂状态则是恢复了之前那套皇后舆服。

    祖安暗暗吐槽,都是灵魂体了,怎么还穿着衣服啊,这是防谁呢?

    注意到他的眼神,芈骊一阵不爽,哼了一声:“我变得这么虚弱还不都是你害的,吸收一下这些亡灵的能量修补一下灵魂又怎么了,如今你我生死相连,你最好盼着我灵魂越完整越好。”

    “是是是,我巴不得皇后姐姐活上几万年,不对,永远不死才好。”祖安赔笑道。

    “哎,从古到今,修为再高之人,终究难逃天人五衰的结局,哪有不死的。”芈骊感慨道,忽然冷哼一声,“更何况你这家伙怎么看都像个短命的家伙,我一个人活得再长有什么用。”

    “我怎么就短命了?”祖安顿时不干了。

    “你那张嘴太会招人恨了,这一辈子肯定会竖很多敌人,自然就是短命相。”芈骊冷冷地说道。

    “人生在世,修行一场,又岂能害怕敌人,在我看来,那些敌人不是危险,而是磨刀石,一步步磨砺我越来越强。”祖安沉声说道。

    芈骊有些惊讶:“没想到我低估你了,你竟然有这样的见识。”

    连一旁的楚初颜也情不自禁回头望向他,显然也是被他这番见解惊讶到了。

    至于乔雪盈已经见惯不怪了,之前一起并肩作战破除天地人三道封印的时候,她就清楚对方并不是自己以前以为的那个废物姑爷。

    这个时候祖安哈哈一笑:“那是,像我这样拉风的男人,不管走到哪里总能引起女人另眼相看的。”

    芈骊:“……”

    楚初颜:“……”

    乔雪盈:“……”

    我收回刚刚那句话,这家伙厚颜无耻的样子和以前简直一模一样。

    芈骊开口了:“也罢,为了让你活得久一点,我这里提醒你一下,刚刚炼化那二十万亡灵,受益的不仅仅是我,泰阿剑受损的剑灵也得到了极大的滋养,一定程度上恢复了几分昔日的实力。”

    “以后对敌之时可以发动它的威道领域,能给敌人造成极大的威压,修为低的直接动弹不得,就算遇到修为高的,也能极大程度削弱对方的实力。”

    祖安不禁大喜:“那我以后岂不是能横着走了?”

    芈骊哼了一声:“哪有这么简单,威道领域虽然厉害,但发动一次极耗能量,半个月之内没法发动第二次,所以你平时能自己解决的就尽量别动用这一招,免得真到了命悬一线的时候,想发动也发动不了。”

    祖安反而释然,这么逆天的技能若是没有什么限制反倒不符合天道规则了:“对了,你刚刚说的修为低,修为高,具体是指几品,到时候我也好有个准备。”

    芈骊答道:“我只知道泰阿剑全盛时期威道领域的情况,如今它的威道领域肯定远不及当年,所以我也不太清楚,得你自己在战斗中总结摸索。”

    “这样啊……”祖安有些失望,不过心情很快又高兴起来,他是个乐观的人,这次得到“威道领域”已经是意外之喜了,就不在乎这些细节了。

    他注意到乔雪盈脸色特别苍白,急忙过去查看:“她怎么了?”楚初颜说道:“我用元气暂时帮助她稳定了体内的伤势,不过还是得尽快得到医治才行。”

    祖安没好气地弹了弹泰阿剑剑身:“你刚刚下手实在是太狠了。”

    芈骊冷哼一声:“刚刚没取她性命已经是本宫手下留情了。”

    祖安懒得理她,直接过去将乔雪盈扶到怀中,正要准备替她疗伤,芈骊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

    “你是打算用鸿蒙元始经替她疗伤么?”

    “是啊,”祖安一脸问号,“难道有什么问题么?”

    芈骊说道:“你没法替他疗伤的,《鸿蒙元始经》练到第一层可以淬体,练到第二层可以净化邪祟,练到第三层可解万毒,要练到第四层方才能给他人疗伤,你现在还差得远。”

    祖安一愣:“可我刚刚还替初颜治伤,修补好了元脉啊?”

    一旁的楚初颜脸色一红,有些不自在地将脸扭到了另一边,仿佛没有听到他们说的话一样。

    芈骊解释道:“你那并非正常的疗伤之法,而是借助阴阳调和之道,以及你的超阶精血,亲密接触在一起才能治疗。可你总不能每次都和对方发生亲密关系来救人吧,女的还好说,男的受伤了你怎么救?”

    一想到和男的滚床单,祖安一阵恶寒,差点吐出来。

    我他妈有病才去救男的,当然只救女人了。

    别怪兄弟我不是人啊,实在是嫂……咳咳,实在是下不去手啊。

    “再说了,又不是所有女人都愿意用这个方法被你救。”芈骊看了乔雪盈一眼,“不信你问问她?”

    祖安急忙凑到乔雪盈身边:“雪儿,我们这是过命的交情,放心吧,我一定会拼了命地救你,不会舍不得那么一点精血。我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去死!”他还没说完便被乔雪盈打断,只见她满面羞红,用仅有的力气将她推开。

    楚初颜急忙去将她扶住,然后也白了他一眼:“都这时候了,你还开这样的玩笑。”

    祖安也很冤枉:“我只是想救她而已,我都不介意身体精血的损耗了,为何你们还说我。”

    楚初颜:“……”

    乔雪盈:“……”

    芈骊也是一头黑线:“你这家伙无耻的程度一次次刷新了我的认知。”

    祖安在那里唉声叹气一番,不过乔雪盈暂时没有性命之忧,他倒也不好真的那啥啥啥。

    只不过心中犹自悻悻然:“哼,果然是三个和尚没水喝,要是没有另外两个女人在边上,说不定雪儿就半推半就地从了。”

    就在这时,泰阿剑忽然飞起,剑柄撞到楚初颜和乔雪盈后颈处,两女瞬间软软倒下。

    楚初颜因为在照顾乔雪盈,再加上和祖安之前的事情让她一直心事重重,所以根本没有半点防备,哪料到有人突然背后袭击。

    至于乔雪盈,如今更是毫无反抗之力。

    “你干什么!”祖安大惊,一边愤怒地责问芈骊,一边去查探两女的情况,待发现她们只是昏迷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杀了她们!”芈骊冷冷地说道。

    祖安怒斥道:“你有病吧!”

    芈骊哼了一声:“我知道你和她们关系密切,但男女之情根本靠不住,你身上有太多秘密,这次几乎都被她们知道了,不论你的超阶资质,还是你会《鸿蒙元始经》……对了,我要是没看错的话,你应该还会《凤凰涅槃经》吧?”

    祖安吓了一跳,一脸警惕地看着她:“你怎么知道?”

    芈骊轻笑一声,丹凤眼中有些傲然:“你之前每次受的伤越重,速度、力量等各方面的能力都远超你本身的修为,本宫昔年在皇宫中博览群书,看到过相关的记载,又岂会猜不到?”

    祖安默然,这女人修为奇高,见识又广,将来要忽悠她,恐怕不那么容易了。

    “不过我唯一想不通的是,《凤凰涅槃经》应该没有不死的效果啊,为何之前我怎么都杀不死你呢。”芈骊双眉紧紧地蹙到一起,思索各种看到的典籍,没有一个记载这种诡异的事情。

    祖安有些尴尬,富婆快乐球这个名字实在太羞耻了,也不知道该如何跟她解释。

    幸好芈骊并没有追问此事:“算了,反正以后在你身边,终究也会知道的。”

    “我现在要说的是,你身上的任何一个秘密一旦泄露出去,都会引来杀身之祸。要知道不管是《鸿蒙元始经》也好,《凤凰涅槃经》也罢,任何一本都是足以引得天下人争抢的宝典,更别说你自己还是超阶资质,不知道多少垂死的老怪物觊觎你的血肉。”

    “不会真有人相信吃了超阶资质的人的血肉,就能长生不死吧?”祖安只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连当年嬴政都没抵御得了这个诱惑,又何况其他人,”提起嬴政,芈骊的神情多了几分复杂之色,“对于这些人来说,实力已经达到了当世顶峰,掌握着巨大的权力和财富,无数美女俊男唾手可得,所以他们比谁都要怕死。”

    “对于这些人来说,只要能长生,哪怕再小的希望他们都要试试,反正对他们又没有损失。所以一旦知晓你的超阶资质,绝对会将你的血肉甚至骨头,都吞噬得丁点都不剩。”

    祖安也听得有些发毛,下意识答道:“她们都是我最亲近的人,肯定不会泄露这些事的。”

    “当年嬴政也是我最亲近的人,结果我还不是被他所背叛?”芈骊脸上露出一丝狠戾之色,“人心和感情是这世上最靠不住的事情,现在我们命运绑在一起,我不允许你出半点意外。所以你如果舍不得,就由我亲自出手将她们灭口。”

    话音刚落,泰阿剑便浮在了半空之中,隐隐要往两女劈去。

    祖安大惊,急忙挡在两女身前,快速说道:“你不能因为自己被背叛了,就否定世上所有的感情啊,再说了,我要是为了一己私利,就将两个这么亲近的朋友杀了,那我和你口中的嬴政何异?想来你也不希望和那种人相处吧。”

    “嬴政虽然刻薄寡恩,但杀伐决断可比你明智得多。”芈骊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浮在半空中的剑还是缓缓放了下来。

    祖安忍不住问道:“这泰阿剑怎么这么听你的话,到底谁才是它的主人。”

    芈骊冷冷地答道:“因为它的剑灵当年受重创正在沉睡,所以某种意义上可以把我当成泰阿剑暂时的剑灵。”

    “你是泰阿剑的剑灵?”祖安眼神一亮,“那你岂不是应该叫我主人?”

    芈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