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200章 我还没玩够呢
    芈骊低头看了他手中的长剑一眼:“我会暂时寄住到泰阿剑之中。”

    祖安一愣:“泰阿剑也能住人?”

    芈骊翻了个白眼:“泰阿剑这样的神器,有它自身的内部空间,当然也要多亏它的剑灵受损,否则我也没这么容易寄居进去。”

    “剑灵受损?”祖安一脸不解。

    芈骊一副少见多怪的表情:“当年一次战斗中,泰阿剑剑灵受创,嬴政便不再使用此剑,但就此遗弃又太可惜,便用作镇魂大阵的阵眼,给大阵提供能量,因为几千年的索取压榨,泰阿剑受损更加严重。否则的话,又岂是你这种修为水平可以掌控的?早就被它的剑气绞成碎片了。”

    祖安这才释然,之前听说泰阿剑如何如何厉害,但拿在手里却并没有感觉到有多奇异,原来是剑灵受损,想必现在更接近一把死剑,除了残留的一缕余威,再加上剑身锋利无匹之外,并没有其他太明显的效果。

    “先让你妻子将手放开。”芈骊一阵无语,看着这柄剑在自己心口前方进进出出,饶是她神志坚定,也不敢有丝毫分神,免得一不小心就一命呜呼了。

    祖安急忙对楚初颜说道:“初颜,你先松手吧,一切尽在掌握中。”

    楚初颜犹豫了一下,这才缓缓松开了左手。

    芈骊哼了一声,嘴里喃喃念了一段晦涩玄奥的口诀,然后一个芈骊模样的虚影从楚初颜身体里出来,没入了泰阿剑中。

    她一进去,泰阿剑剑身便响起一声轻吟。

    祖安隐隐能感觉到和之前变得不一样了,但哪里不一样一时半会儿说不出来。

    芈骊一离开,楚初颜身子一软,径直往旁边倒去,祖安吓了一跳,急忙将她扶住:“你怎么了?”

    “刚刚是我占据了主动,现在她还没完全控制身体,很快就会好了。”芈骊的声音响起,明显比刚刚虚弱得多。

    “咦,你说话声音怎么这么轻了?”祖安奇道。

    “废话,普通人灵魂离体的瞬间就会魂飞魄散,我还一连离开两次,如今早已元气大伤。”芈骊恨恨然地说道,显然这件事让她耿耿于怀。

    来自芈骊的愤怒值+233!

    祖安讪讪一笑,没有再去触她的霉头,而是望着怀中的佳人:“老婆,你怎么样了?”

    楚初颜幽幽转醒,一双美眸缓缓睁开望着他,不知道想到什么,忽然脸色一红,一把将他推开,反而到一旁去将乔雪盈扶了起来。

    祖安:“……”

    咋忽然这么见外了,之前芈骊在她身体里的时候明明好好的。

    “别在这里卿卿我我了,快点去将那些怨灵净化掉,否则等二十万全都冲出水潭,大家只有一起死。”芈骊冷冷地提醒道。

    “好!”祖安点了点头,转身往水潭走去。

    只不过刚走了没几步就停了下来,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那个……净化到底是咋弄的?”

    芈骊:“???”

    一旁的楚初颜和乔雪盈也好奇地看着他,刚刚他说得那么笃定,芈骊方才屈服离开了,怎么现在听他话中的意思……

    “你不懂净化之术?”芈骊也反应过来,不敢置信地问道。

    祖安表情有些腼腆:“我本来应该懂的,只是当时嬴政那缕残魂没有和我说清楚……”

    芈骊:“!!!”

    来自芈骊的愤怒值+1024!

    她真是快要气炸了,想都自己竟然被一个后辈小子给骗得团团转,以致灵魂大损,好久都恢复不过来。

    “我要杀了你!”

    泰阿剑发出一声龙吟,然后自己从他手里挣脱出去,不停地追着他砍。

    楚初颜:“……”

    乔雪盈:“……”

    她们终于明白了对方刚刚为何要冒险答应芈骊的条件了,原来是在虚张声势。

    这家伙真的好坏,阴起人来一点都不带眨眼的。

    此时祖安一边抱头鼠窜一边快速喊道:“我们刚刚签订了‘死生契阔’,现在是同生共死,你杀了我你也死了。”

    听到他的话,泰阿剑在半空中停了下来,不过一直发出嗡嗡的颤音,可想而知里面的芈骊有多么的愤怒值。

    她此时恨不得将这家伙碎尸万段,但想到两人的生命已经绑在了一起,那种无能为力的憋屈感让她怒火蹭蹭蹭地上涨。

    来自芈骊的愤怒值+1024!

    “要不我们先离开此地,等渡过眼前的危机,事后你再慢慢和我算账?”祖安试探着提议道。

    芈骊:“……”

    良久过后,她才稍稍平复情绪:“离开?这些怨灵已经见过你们,锁定了你们的气息,哪怕逃到天涯海角它们也会来追杀你们,与其如此,还不如早早解决。”

    “可是我并不懂什么净化之术啊。”祖安变成了个苦瓜脸。

    “《鸿蒙元始经》修炼到第二层,你调动鸿蒙之气,就可以净化世间邪祟、怨灵之类的东西了。”芈骊咬牙切齿地说道。

    “第二层?”祖安有些为难,“可我现在只修炼到第一层。”

    芈骊冷哼一声:“你刚刚受的伤如此重,又一直不停地在运转《鸿蒙元始经》疗伤,据我估计应该差不多快要突破了,你现在继续运行。”

    “好!”祖安全神贯注开始运行《鸿蒙元始经》,感觉到身体的伤势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恢复着。

    就在这时,泰阿剑忽然发出一声剑鸣,直接往他身上刺去。

    祖安正在专心致志疗伤,哪有丝毫防备?

    乔雪盈和楚初颜更是没料到她会突然出手,再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眼睁睁地看着泰阿剑刺入祖安身体内。

    “你干什么!”两女齐齐惊呼,楚初颜更是要上前动手。

    芈骊的声音已经响起来了:“为了加快他《鸿蒙元始经》突破速度,那边的兵马俑已经快坚持不住了。”

    听到她的话,几人回头望去,只见那些兵马俑正在和那些怨灵厮杀着,可是从水潭出来的怨灵越来越多,兵马俑的人数则越来越少。

    “放心,我下手有分寸,要不了他的性命。”

    芈骊一边说着,又是一剑插入了他身体另一处地方。

    楚初颜:“……”

    乔雪盈:“……”

    祖安倒吸一口凉气:“你这女人不会是趁机公报私仇吧。”

    “是又如何,你骗得我那么惨,让你受点皮肉伤又怎么了。”芈骊声音中多了一丝得意,刚刚刺了他几剑,心情明显要好了许多。

    祖安:“……”

    没想到这女人竟然坦然地承认了。

    可他也没办法,只能加快《鸿蒙元始经》运行的速度,早点突破免得不停地受到这女人的荼毒。

    又隔了一会儿,他忽然浑身一震,整个人瞬间轻松起来,他进入了一个奇妙的状态。

    他仿佛回到了穿越之初那种状态,周围一片混沌,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感觉不到,别说疼痛,他连自己的手脚都感觉不到了。

    周围是绝对的寂静,什么声音也没有。

    同时也是绝对的黑暗,不管他如何努力睁大双眼,依然一点光线都看不到。

    隔了一阵,遥远的某处突然泛起一点璀璨的光芒,他无法用词语形容那点光芒有多亮,在他印象中见过的最亮的就是太阳,可和这点光芒比起来犹如萤火之光。

    那点光芒没过多久便以极快的速度扩散开来,紧接着他所在的世界不再黑暗,周围也不在是一片混沌……

    他正想看清楚之际,那光芒已经扩散到了他所在的位置,然后瞬间惊醒过来。

    刚刚那是……鸿蒙初开的景象么?

    祖安忽然一愣,他感觉到周围的空气比之前更香甜了,一股温和古朴的鸿蒙之气向他涌来,若说之前只能努力探寻周围少得可怜的鸿蒙之气,现在根本不需要他自己费力,鸿蒙之气就主动往他靠近,吸收的速度更是不知道比之前快了多少倍。

    连一旁的楚初颜和乔雪盈都能看到他绽开的血肉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着。

    “咦,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突破了,我还没玩够呢。”芈骊的声音中充满了遗憾,仿佛有些意犹未尽一般。

    祖安:“……”

    “快说如何净化!”祖安黑着脸说道。

    “你以鸿蒙之气附着在泰阿剑上,刺中它们就能将其净化掉了。”芈骊答道。

    边上的乔雪盈急忙问道:“可是那边混战得如此激烈,以他的修为,随便一点战斗的余波就能要了他的小命吧。”

    尽管她尽可能的贬低着祖安的实力,但语气中的关切却溢于言表。

    芈骊不慌不忙地答道:“他手持威道之剑,这些兵马俑不会攻击他,至于那些怨灵,第二层的鸿蒙之气是它们的天然克星,更没法对他造成威胁了。”

    乔雪盈这才放下心来,楚初颜则想得更多:“可那些怨灵足足有二十万,他一剑一剑刺,哪是个尽头?”

    芈骊答道:“放心吧,很快的。”

    祖安却是在想另一个问题:“这地宫中的鸿蒙之气虽然比其他地方浓郁,但毕竟有其极限,再加上我吸收的速度限制,要想净化二十万怨灵,恐怕支持不了那么久吧。”

    “这你大可以放心,那些怨灵体内本就含有一定的鸿蒙之气,你会不停得到补充,不会有耗尽的时刻,”芈骊解释道,“同时你还可以利用四散的鸿蒙之气好好修补你身上的伤势,要知道你现在的伤势,换成其他人,死十次都有富余。”

    祖安点了点头,这是全靠富婆快乐球托底,如今算算时间,它的作用快失效了,他现在还记得当初被哀嚎之鞭打了,富婆快乐球失效后身体重伤传来的剧痛,他可不想再体会一次,得抓紧时间把伤势尽可能恢复过来。

    于是他提着泰阿剑大步流星往水潭边走去,仿佛是感觉到泰阿剑的存在,沿途的兵马俑纷纷让开,很快他便来到了双方交战的最前线。

    感觉到了血肉生灵的出现,那些正在和兵马俑交战的怨灵们仿佛大海里闻到血腥味的鲨鱼,纷纷尖叫着往他扑了过来。

    ---

    今天几更不确定,反正会尽力地写,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欠了4更?为什么有读者骂着说欠了5更......

    当然一直有很多热心读者打赏,理论上应该加更回报的,但容我先将这些欠的还完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