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195章 木系精灵
    想到自己竟然会对这种蝼蚁动情,芈骊就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祖安则趁她怀疑人生之际,快速运转鸿蒙元始经修补身上的伤势,不得不说,经过鸿蒙之气淬炼的身体比之前要强横太多。

    以前要是受到这样巨大威力的一剑,胸膛恐怕早已被锋锐无匹的剑气炸开一个大窟窿,胸膛里的脏器多半也会被绞成肉沫。

    但如今胸膛上只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创口,体内虽然被剑气绞得一塌糊涂,但那些肌肉组织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着。

    好不容易终于将长剑从胸膛抽了出来,听到长剑和肋骨摩擦那刺耳的声音,祖安有些恍惚,要是前世的自己,光是听到这声音多半都吓晕了。

    他甚至产生一个疑问,楚初颜这把佩剑上不会有破伤风病毒吧?不过以他如今的体质,应该不用怕这些病毒吧。

    “你们……在干什么?”这时不远处忽然响起了乔雪盈惊诧的声音,显然她是在门口听到里面的动静来查看情况的。

    不过眼前一幕把她吓到了,祖安一身血污从墙上掉下来,她刚刚似乎隐约看到他将一把剑从胸前抽出来?

    那把剑就是楚初颜的雪花神剑,她在对方身边这么多年,又岂会认不出来?

    乔雪盈飞跃到墙边,急忙将瘫软下来的祖安扶住,近距离观察,方才看清他胸前的伤势有多恐怖,有心想拿伤药救他,可手伸到一半方才意识到经历连场大战,身上的伤药早已用完。

    “楚小姐你疯了么?”乔雪盈回头怒视着芈骊,“我知道刚才那样的事情对你来说很难接受,但他毕竟是为了救你,你也不用这样下死手吧!”

    祖安有些意外,看着乔雪盈的侧脸笑了起来:“实在是没想到啊,当初要救我的现在要杀我,当初要杀我的现在却来救我。”

    乔雪盈狠狠瞪了他一眼:“都伤成这样了,竟然还有心情说笑。”

    “这不是还没死么?”祖安被她扶着,能感受到她身体柔软、纤弱,实在很难和以前那个满脸杀气的女孩子联系到一起。

    乔雪盈忽然有些愣住了,以前她觉得这家伙贪生怕死、卑鄙无耻,但没想到他在面临生死之时竟然意外地淡然,相比而言,平日里某些风度翩翩的人在危急关头却丑态尽显。

    芈骊望着两人,脸上多了一丝讥讽:“没想到啊,没想到,你这样无耻的家伙竟然会有这么多女人喜欢。”

    听到她的话,乔雪盈仿佛被针刺了一般,立马跳起来将祖安推到一旁:“谁喜欢这家伙了?”

    祖安却是一脸自得,摊了摊手说道:“没办法,我这人不仅帅得惨绝人寰,而且还极度有内涵,和我接触久了,女人很难抵挡我的魅力,皇后姐姐你说不定已经悄悄爱上我了,所以才口出嫉妒之言。”

    乔雪盈:“……”

    芈骊:“……”

    来自芈骊的愤怒值+513!

    “找死!”

    她衣袖一挥,一道数十米长的巨大剑气破空而来!

    “小心!”祖安刚刚说完时就做好了闪避准备,瞬间抱着乔雪盈在地上滚了几圈,躲过了那惊天的一击。

    从芈骊站立的位置一直到刚刚两人所靠的墙壁,出现了一道深深地剑痕,仿佛整个地面都被劈成了两半一样。

    乔雪盈一脸骇然:“这……这……”

    眼前这一幕让她不敢置信,和楚初颜在一起这么久,自然清楚她是修炼天才,但再天才,毕竟年纪不大,而且和她也没有质的差距,可现在是怎么回事?

    祖安则快速和她解释道:“小心,她不是初颜,已经被芈骊夺舍了!”

    “什么!”乔雪盈霍然望向楚初颜,难怪对方此时的感觉和她记忆中的形象有很大的不同,“楚小姐已经遇害了么?”

    祖安摇了摇头:“不,芈骊只是暂时占据了她得身体,她得灵魂依然存在,只是被压制住了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

    芈骊并没有接着出手,而是双手负在背后,有些好奇地打量着祖安:“你这家伙虽然实力低微,但见识还真是不错,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懂这么多。”

    “我这人出了名的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你和我相处久了就会知道我懂的东西更多,甚至可以让你见识一下日本那些德艺双馨的老师的独门秘技。”祖安笑嘻嘻地说道。

    “日本?什么地方。”芈骊眉头一皱,显然没有听过,不过她对此并不感兴趣,“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就算会什么秘技也上不了台面。”

    顿了顿接着打量着他:“相反,我一直有个疑问,你为什么一开始就知道我的名字?”

    祖安当然不可能和她说出愤怒值系统的事,笑着答道:“我说我们上辈子有缘,听到你的声音就像听到我老婆说话一样,你的名字自然而然地出现在我心底,你信不信?”

    “我信你个鬼!”芈骊冷哼一声,衣袖一拂,又是一股剑气激射而出。

    “小心!”这次连乔雪盈也做好了准备,急忙拉着祖安往旁边躲避。

    谁知道祖安也打算拉着她往另一边躲,两人的方向正好相反。

    结果拉扯之力互相抵消,两人浑身一震,狠狠地撞在了一起,结果停留在了原地。

    祖安:“……”

    乔雪盈:“……”

    不过更让他们意外地是,激射而来的那道剑气在中途忽然一分为二,往两人身侧劈了过去。

    显然芈骊吸取了之前被他躲过的教训,一开始就打算提前劈到他俩可能闪避的方向。

    结果两人歪打正着,竟然凑巧留在原地,将她这记必杀剑气躲过了。

    芈骊:“……”

    祖安哈哈一笑,望着怀中的少女:“这都能躲得过,看来你真是我的福星啊。”

    乔雪盈却急忙将他推开,紧张得双手抱胸,一张脸通红地瞪着他。

    “姑奶奶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意这些?”祖安也是一阵无语,“再说了,就你这个飞机场,刚刚啥都感受不到,唯一的感觉就是硌得我生疼,哪有皇后姐姐的那么舒服。”

    他这倒是有些昧着良心说话了,乔雪盈身材是纤柔,但还不至于到飞机场的地步,至少比小姨子还是要大一些的。

    乔雪盈:“……”

    来自乔雪盈的愤怒值+325!

    她虽然不知道飞机场是什么,但这并不妨碍她听懂对方话中的意思。

    没有哪个女人能接受别人说她胸小。

    同时,也没几个女人能接受一个陌生男子夸她那里大。

    芈骊脑海中不由浮现出刚刚疗伤时的情形,虽然不是自己的身体,但她可是第一视角亲身体验的。

    听他这样说,仿佛就是在故意炫耀刚刚的经历一般。

    来自芈骊的愤怒值+404!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喜欢作死的人,既然你急着找死,那就成全你!”

    话音刚落,她身后浮起了一道黑色光圈,一柄柄元气幻化出来的长剑从光圈里一点一点伸了出来,紧接着犹如机关枪一般往两人射来。

    “我去!”祖安顿时傻眼了,这到处都是剑气,躲都没地方躲啊。

    之前不是没见过飞剑,家族大比的时候,袁文栋同样利用金系元素能力操控了很多飞剑,在秘境中石昆的狂暴风刃也是漫天刀刃,可和眼前这一幕比起来,简直如同婴儿碰到壮汉一般,那种迎面而来,强大到窒息的压迫感简直让人绝望。

    这女人真是下死手啊,人家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她这是一日夫妻百日仇啊。

    “小心!”

    乔雪盈出现在他身前,然后满头秀发疯长,在身前瞬间形成一道厚厚的荆棘丛,同时无数绿叶飞舞,形成一道绿幕挡在了两人身前。

    漫天刀剑激射到了那荆棘丛中,无数荆棘被削断,荆棘丛变得越来越矮小,越来越薄,最后彻底被剑气削平。

    接下来漫天剑雨射在她绿叶形成的守护墙上。

    绿叶墙只坚持了三个呼吸的时间,然后彻底崩溃。

    乔雪盈眼中闪过一丝决然,一把将祖安推到远处,然后她自己留在原地被万剑穿心而过。

    “雪儿!”

    祖安目眦欲裂!

    只见乔雪盈整个人化作碎片,被漫天剑气射得尸骨无存。

    “你竟然杀了她!”祖安双眼充血,望向芈骊的眼神充满了仇恨的光芒。

    “你在那里叫什么叫,她又没死。”芈骊冷哼一声,然后望向了另外一个地方。

    只见数十丈开外,乔雪盈的身形缓缓地显现出来,脸上多了一丝苍白之意。

    祖安这才想起来,当初她追杀自己的时候,他用计以必死匕首刺中了她,当时她就用了一招叫“镜花水月”还是什么躲开了必死的一击,现在多半也是用的那个。

    “你没事吧?”

    祖安急忙跑过去上下查看她得身体。

    “别乱摸!”

    乔雪盈一巴掌拍开了他的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祖安刚刚提起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现在没事,但等会儿说不定了。”

    乔雪盈脸色难看至极,这次秘境之行太倒霉了,被石昆背叛,然后自己又施展了最珍贵的半生之缘,甚至连一生只能用三次的镜花水月在这里也浪费了两次。

    我上辈子是欠了这家伙的么!

    芈骊好奇地看着她:“原来是精灵族的绝技镜花水月,看你刚刚施展的技能,你应该是木系精灵吧。”

    祖安愣住了,忍不住打量乔雪盈:“你是精灵?”

    ---

    感叹一下人到中年事情多啊,上有老下有小,中间又有家庭,冷不丁就有些计划外的各种事情。

    一早陪母亲去医院,和医生前前后后说了不到一分钟的话,然后开各种检查,检查又要排很多个小时才能开始取号,取到号又要排队一两个小时等到叫号,叫号了又要一个小时各种准备,做完检查后,又要隔24小时才能拿到结果给医生复诊,明天还要跑医院......不得不吐槽每次去医院就要脱一层皮。

    这一章是在医院等的过程中跑到旁边网吧去码的,好多年没去过网吧了,里面各种抽烟、光着脚丫子横躺着睡觉、方便面的味道,还有打游戏时此起彼伏的骂声让我仿佛回到了高中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