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190章 恢复之法
    芈骊凤目一凝:“后招?”

    章邯缓缓说道:“当年陛下一开始顾念昔日情谊,只是封印了娘娘,并没有下杀手……”

    他还没说完便被芈骊冷笑着打断:“说得他想杀杀得了我一样!”

    章邯答道:“不错,一开始陛下的确没法杀了你,只能封印,但后面陛下找到了杀你的东西,不过念及你已经被封印了,便将东西交给我保管,以备将来不时之需,没想到真的还用上了。”

    “我倒要看看什么东西杀得了本宫!”芈骊冷笑一声,显然并没有太当一回事。

    章邯阴恻恻地笑了起来:“娘娘可听过‘湘妃红泪’?”

    “湘妃红泪?”芈骊眉头一皱,显然记忆里对此没什么印象。

    “娘娘自然没印象,因为这是娘娘被封印后才发生的一件事情,”章邯陷入了回忆,“当年有一次皇上出巡时,在湘山祠遇到大风,几乎不能渡河。皇上问大祭司说‘湘君是什么神?’大祭司回答说‘听说是尧的女儿,舜的妻子,埋葬在这里。’”

    “皇上对这个湘君非常生气,认为是在故意与他作对,于是就派人把湘山上的树全部砍光。”

    “就在这时天上掉下来一滴红色的水珠,整座湘山的土地几乎是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红色,凡是沾染上的士兵全都化作飞灰,那一次皇上身边的卫队死伤大半,连皇上自己也差点遭殃,事后有人称那是湘君发怒,降下神罚。

    皇上派大祭司带一众修行者从那片红山里提炼出三滴剧毒,命名为‘湘妃红泪’,皇上自己用了一滴,剩下的两滴交给我保管,预防你突破封印而出。”

    芈骊哼了一声:“说得挺神的,我不信有什么毒会这么厉害。”

    章邯长长叹了一口气,望着水潭的方向:“当年漳纡之战失败,二十万秦军被坑杀,可秦军乃天下顶尖的精锐部队,里面高手如云,哪怕放下武器,又岂是那么容易坑杀的。”

    芈骊心中一动,脱口而出:“莫非当初你也用了这个毒?”

    “不错,”章邯点了点头,语气中现在都还带着颤抖,“一滴,只用了一滴‘湘妃红泪’,二十万高手如云的精锐秦军,一夜之间灰飞烟灭,二十万啊。”

    芈骊忽然脸色一变,抬起了右手,注意到手心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一颗红色泪滴的图案,泪滴下半部分忽然延长出一根红色细线,沿着她的胳膊一直往上蔓延而去。

    “给我滚出去!”她厉声呵斥一声,一股强大无比的气势陡然散开,然后一团黑色元气从肩头汹涌而下,瞬间包裹里那根细线,打算将其一鼓作气逼出去。

    修为到达她这个层次,大多数毒药对她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不过她很快皱起了眉头,那根红线虽然细,但锋锐难当,自己磅礴的元气一碰触到就消融得无影无踪,她使出了浑身力气,也只能稍稍减缓其蔓延的速度而已。

    “没用的,‘湘妃红泪’乃真神的毒药,连地仙都毒得死,你又哪里抵抗得了。”章邯的声音并没有太多的喜悦,反而有一种莫名的惆怅与恐惧,显然用这个毒让他想到了昔日的往事,疯狂的内疚懊恼各种情绪一起冲上了心头。一旁原本看热闹的三人顿时愣住了,之前看到芈骊出场牛批哄哄的,轻轻松松将章邯打成了狗,结果迎来了一个惊天大逆转?

    祖安寻思着虽然芈骊有些凶,但对自己来说,章邯更可怕一些,所以这结局他很难接受,急忙说道:“快将手砍了啊,免得毒气攻心!”

    章邯冷哼一声:“‘湘妃红泪’若是这么容易破解,那也称不上能让地仙陨落的剧毒了。从她中毒的那一刻开始,毒性其实已经遍布她全身,砍掉手也没用。”

    芈骊转过头来,一双凤目打量着祖安:“你不希望我死?”

    祖安答道:“我怎么会希望皇后姐姐死呢,别的不说,就是从美型的角度来说,你看着也比章邯赏心悦目一些嘛。”

    一旁的楚初颜和乔雪盈面面相觑,心想这家伙真是胆大包天,连这样强大的女僵尸他都敢调戏?

    在她们看来,正常人肯定活不了这么长时间,芈骊显然就是和章邯一样的僵尸,只不过她长得要比普通僵尸漂亮得多。

    章邯更是无语,没有谁能被骂丑而无动于衷。

    来自章邯的愤怒值+444!

    “找死!”

    章邯化作一道黑气往祖安扑了过去,尽管他没了双手,但双方修为相差这么大,莫说让他双手,就是让他双手双脚,都能轻易杀死他。

    祖安倒是可以施展身法躲避开来,可一想到若是自己躲开了,身后的乔雪盈与楚初颜怎么办?于是只好咬紧牙关,拿着之前得来的泰阿剑迎了上去。

    远处的芈骊左手衣袖一挥,他手中的泰阿剑仿佛得到了召唤,倏地从他手中飞了出去,犹如一道闪电,直接刺进了章邯胸膛,强大的冲击力带着章邯整个人倒飞而去,最后直接钉在了半空中的石壁上。

    章邯低头望着胸前的泰阿剑,先是满脸的不可置信,不过很快又释然,嘴里喃喃地说道:“死了也好,死了也好,活着也是煎熬,煎熬了几千年,也该死了……”

    声音渐渐低沉,最后垂下了头,再也没有半点气息。

    祖安忍不住对芈骊竖起了大拇指:“竟然一招就杀了这么强大的章邯,我对皇后姐姐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

    “滔你个头啊!”还没说完便被芈骊打断,“要杀它哪有这么容易,说到底是它自己不想活了而已。”

    听到他的话,祖安忍不住回头望向石壁的章邯,一时间忽然有些理解它了。

    当年在帝国危难之际出山,挽大厦之将倾,眼看着要成为再造大秦的救世主,谁知道一场大败过后投降了敌人,还害得大秦最后二十万主力尽数被坑杀。

    帝国的英雄一下子成为帝国的罪人,想必他内心也是极度痛苦的吧。

    求生的本能让他选择了苟延残喘,这么多年这样不人不鬼的活着,一直到今天,因为自己假装嬴政,再加上芈骊接触封印,还有那二十万亡灵找他报仇,各种熟悉的人和事让他仿佛回到了当年,终于彻底压垮了他的心,选择了面对死亡。

    仿佛是听到了他的心声,知道被人理解了,章邯的身体忽然粉碎开来,化作漫天的粉末随风飘散。

    随着它的死亡,绑着楚初颜的那些黑色绳索也消失不见,祖安急忙将她从祭台上救了下来:“老婆你没事吧?”

    “我没事。”楚初颜浑身元脉依然是断裂状态,整个人浑身无力,只能软绵绵地倒在他怀中,白皙的脸庞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红晕。

    注意到她身子软得和棉花一样,祖安眉头微皱,急忙将她扶到乔雪盈怀中,自己则跑到芈骊的身前:“皇后姐姐,你中的那个毒有没有事啊?”

    “你怕是想问如何救你的小妻子吧。”芈骊冷哼一声,直接看穿了他的伎俩。

    祖安讪讪笑道:“我同样也关心你嘛,有没有什么我能帮忙的?”说着凑着脑袋打算去看她手臂上的情况。

    芈骊随手一拂,侧了侧身子,就躲开了他的目光,冷冷道:“区区小毒,又能奈我何。”

    “那就好,那就好,”祖安长舒了一口气,“那皇后姐姐可以履行承诺,告诉我如何让她恢复了么?”

    芈骊目光在祖安和楚初颜身上来回打量,明显感觉到她脸色数变,似乎心中在做着一个极难的决定。

    “怎么了,难道有什么问题么?”祖安心头一跳。

    芈骊摇了摇头,却并不言语,只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一旁的楚初颜虚弱地说道:“元脉尽断上天难救,你又何必去为难她,放心,我答应你以后不寻死便是。”

    对方和雪儿这样拼死拼活救她,就算她觉得这样活着没什么意义,但也不愿意辜负他们的出生入死。

    芈骊冷哼一声:“哼,不必对我用激将法,要救你轻而易举,我刚刚只是在想其他的事情。”

    听到救她有法子,祖安顿时大喜:“还望皇后姐姐赐教。”

    连楚初颜眼中也多了一丝光芒,她嘴上虽然云淡风轻,但从小就是修行的天之骄子,她自然不想真的下半辈子在床上当个废人。

    乔雪盈也是满脸好奇,据她所知,这世上从来没有元脉断了后还能恢复如初的,对方到底有什么法子。

    “你不是学了《鸿蒙元始经》么,鸿蒙之气是宇宙初生之时最存粹的气息,比元气更为精纯滋补,不仅能淬炼你的身体,同时也能替别人修复身体。”芈骊看了祖安一眼。

    祖安心中一跳:“你……你怎么知道我学了《鸿蒙元始经》?”

    芈骊哼了一声:“嬴政将《鸿蒙元始经》封在泰阿剑里以为我不知道,哼哼,再说了,就算我真的不知道,刚刚见到你的那一刻我也能感受出来,被鸿蒙之气淬炼过得身体,和常人大大的不一样。”

    “原来如此。”祖安大喜,正要去治疗楚初颜。

    芈骊却说道:“只不过淬炼别人的效果远没有淬炼自己身体的效果好,你这样也只能让她勉强恢复行动力,能够生活自理,却没法恢复原本修行者的实力。”

    祖安脸色微变:“这可和你之前说的不一样。”

    “你慌什么,”芈骊瞪了他一眼,接着说道,“就在不久前,我知道了另一件事,让她恢复如初就很简单了。”

    ---

    从昨晚到现在没睡几个小时,困得要死,只有这一章了,实在码不动了。算上今天欠的,都欠了3章了,心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