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185章 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
    女人一身黑色宫装,双手交叠优雅地放在小腹处,静静地躺在水晶棺之中,唇间一抹艳丽的红色,妖艳、美丽,隐隐散发着危险的光芒。

    她有着一张完美无瑕的绝美面容,按理说常年在这不见天日的地宫之中,身上肌肤应该或多或少有些不正常的苍白,但她身上完全感觉不到,不知道是不是黑色宫装衬托的缘故,她露在外面的肌肤比牛奶还要白皙,同时又有着羊脂白玉的晶莹光泽。

    秀直的鼻梁勾勒出一抹完美的弧度,粉润嘴唇仿佛闪烁着诱人的光泽,纤巧圆润的下巴,雪白修长的脖子,让这张明艳动人的脸蛋儿多了一种让人难以自制的妩媚诱惑。

    她穿的这身黑色宫装虽然之前从没见过,但他第一反应这应该就是皇后的凤袍,黑色丝绸质地,上面用金丝绣着一些瑞兽的图案,一针一线都能看得出名贵、高雅,更有一种莫名的气势。

    这身衣服不算修身,甚至还有些宽大,但依然隐隐将她修长高挑的身形包裹得凹凸有致,可见衣服下的娇躯是多么的动人。

    她的衣服裹得很严实,除了脑袋之外,只露出了一双手还有一小节白皙细腻的脚踝,更引人注目的是她的手腕还有脚踝之上,都有一截红色的圆环锁着。

    原本以为是个木乃伊或者是个皮包骨的老婆婆,就算退一万步说还有个人形,也多半是个中年大妈之类的,毕竟她可是扶苏的母亲,扶苏死的时候都成年了!

    这样一换算,当年她被废的时候差不多有三四十岁了吧,更别说又在这里被封印了几千年。

    结果现在一看,她身上一点都看不到大妈的痕迹,顶多算一个青春活力的御姐,甚至还隐隐能从她身上看到昔日少女的痕迹。

    看着未免也太年轻了吧,关键是还美得不像话!

    “看够了没有?”躺在水晶棺里的女人忽然睁开眼,冷冷地望着他。

    祖安心头一颤,若说之前她闭上眼时望着她最大的感受就是妩媚动人,让人心生怜意想入非非,可她这一睁开眼,整个人气势瞬间就变了,丹凤眼中流露出有一种莫名的威严,整个人气质变得高不可攀,仿佛自己是只配伏在她脚下顶礼膜拜的草民一般。

    “你这么好看,当然看不够。”祖安一手托腮,整个人斜靠着水晶棺上,笑嘻嘻地望着她。

    他很不喜欢对方刚刚那种俯视蝼蚁的感觉,心想你就算是皇后,大秦国也早就亡了,在这里跩什么跩。

    芈骊:“……”

    她心中也有些意外,见到他的男人,除了嬴政之外,哪个不是诚惶诚恐,大气也不敢出?

    像他这样还能嬉皮笑脸和自己调笑的实属异端。

    “别废话了,将合约拿来我画押。”芈骊心想等自由过后再好好收拾这个家伙。

    “哦~”祖安也担心楚初颜的安危,不敢再耽误,将水晶棺上面的盖子推掉,只觉得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气迎面袭来,让他情不自禁打了个冷颤。

    “这么冷,你躺在这里几千年,应该很辛苦吧?”祖安搓了搓自己肩膀,忍不住说道。

    “辛苦……”芈骊眼中忽然多出一丝茫然,时间太久了她自己都忘了这些情绪了,如今却被一个后生小子关心起来,让她一时间心中五味杂陈。

    不过她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冷冷说道:“你想知道的话可以自己躺下来试试。”

    “我真的可以躺下来么?我看这水晶棺空间也不大,恐怕躺不下两个人,我躺下来的话恐怕会压在你身上,你真的不介意?”祖安一脸惊喜地问道。

    芈骊:“……”

    来自芈骊的愤怒值+444!

    她不知道这家伙脑回路为何如此清奇,竟然敢调戏自己。

    “你知道调戏我有什么后果么?”芈骊声音冷了下来,眼神中也多了一丝厉色。

    “这是看到你漂亮的正常反应啊,谁让你这么好看的呢,”祖安笑着说道,“再说了,你还会杀了我不成?”

    “想死可没那么容易,我会先挖出你的眼睛,割掉你的舌头。”芈骊声音中带着一丝杀气。

    “可你不是马上要和我签订合约么,到时候就不能伤害我了呀。”祖安丝毫不以为意。

    芈骊一怔:“你就是仗着这合约所以才这样肆无忌惮?”

    祖安点了点头:“对啊,我总得试一下你这合约靠不靠谱吧,要是我随便说几句你都对我喊打喊杀的,之后救了你岂不是一点保障都没有?”

    芈骊:“……”

    这家伙真是个逻辑鬼才啊,让她一时间找不到话来反驳。

    良久之后才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懒得和你废话,快拿来按手印。”

    祖安哦了一声,将写好的合约递到了她面前,只不过她依然一动也不动,和他大眼对小眼。

    “你不能动?”

    “废话!”

    祖安讪讪一笑:“那我帮你一下。”接着去牵住她的手往自己身上的血渍按,不过刚一接触她的手,就觉得一股惊人的凉气传来,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冰寒。

    “你是人是鬼?”祖安咽了咽口水,忍不住问道。

    “你觉得呢?”芈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经过一开始的刺骨凉意,祖安渐渐感觉到她手上传来的惊人弹性,捏了几下过后忽然目光落到了她胸前:“是与不是我试试才知道。”

    不过最终在对方杀人的眼神里溃败下来,祖安一边收回手,一边悻悻然地答道:“谁让我问你你不说的。”

    抓着她的手指沾了点血迹然后按在了合约之上。

    芈骊原本正要说什么,忽然身子一颤,目光落到他身上的血渍上,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祖安却没有注意到,而是松了一口气将契约放到了怀中,再抬头望着头顶:“将那把剑取下来就行了是吧?”

    “不错,你拿的时候小心点,别不小心掉下来,我可不想在最后一步被戳死。”芈骊答道。

    祖安有些奇怪:“既然这把剑能杀死你,为什么当年嬴政不直接杀了你,而是要封印这么麻烦?”

    芈骊冷哼一声:“你的问题太多了,你再耽误时间,你的妻子恐怕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想到楚初颜,祖安心头一跳,果然不敢再耽误时间,足尖一点跳到半空中,一手抓住铁链,一手缓缓往泰阿剑剑柄抓去。

    当他的手与剑柄接触,忽然浑身一震,眼前闪过一丝迷茫,待他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不在之前地宫之中,而是在一个富丽堂皇的宫殿里。

    他无法用言语描述眼前宫殿的恢弘,那一瞬间只让他感受到了自己的无比渺小。

    “你来啦~”就在这时,一个威严幽远的声音响起。

    他抬头一看,发现大殿上首方向有一张宽大的龙椅,一个一席黑袍的男子坐在那里,他腰背挺直,坐姿和常人不同,仿佛择人而噬般,同时又有一种鲸吞天下的气魄。

    祖安看得佩服不已,心想看人家这气质,简简单单坐在那里就逼格满满,什么时候自己要是能学到一半,不对,学到点皮毛就行,走在街上都会是整条街最靓的仔。

    “你是谁?”祖安眯了迷眼睛,对方的容貌在一团雾气之中,根本看不清楚,不过这会儿他忽然注意到对方的黑袍上用金线绣着五爪金龙,忽然心中一动,“你是秦始皇?”

    “我是谁并不重要,”龙袍男子并没有回答,“重要的是你来了。”

    祖安咽了咽口水,心想你在这儿给我打什么机锋呢。

    完了,他应该知道是我准备救他皇后,等等,刚刚我好像还调戏了芈骊,岂不是被他看在眼中,死定了死定了。

    龙袍男子缓缓站了起来,祖安吓得急忙后退数步,只可惜这个宫殿破天荒的大,他四下打量了一番,根本找不到任何出口。

    “你不必怕,我不会杀你。”仿佛是看穿了他的窘迫,龙袍男子开口道,“能破解天地人三道封印,证明你机智过人,同时福泽深厚,所以当得起这个任务。”

    祖安咽了咽口水,急忙说道:“那个……晚辈才疏学浅,实在当不起前辈厚望,不如前辈另找他人如何?”

    对方说得这么郑重其事,那任务一定相当艰难,说不定又是什么九死一生的事情,他可不敢再冒险了。

    “可以。”龙袍男子缓缓说道。

    祖安一愣,没想到他这么容易说话,急忙说道:“既然如此,那晚辈就告辞了。”说完转身就要走。

    就在这时,一声清亮的龙吟响起,只见那龙袍男子抽出了腰间佩剑,那一瞬间祖安面前涌起一大片翻滚的云气,里面隐隐还能看到千军万马正静静地看着他。

    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

    不知道为何,祖安脑袋里浮现出这一句诗。

    这时候龙袍男子冷漠威严的声音响起:“天下间没人能拒绝我,拒绝的下场只有一个,死!”

    祖安急忙说道:“刚刚跟您开玩笑呢,什么样的任务前辈尽管说,我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也绝不皱眉,一定将任务完成。”

    忽然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飞了过来,他下意识接住,这才发现手中拿着一把宝剑,再抬头之时,发现龙袍男子手中空空如也,正是他刚刚手里的佩剑。

    仔细一看,这把剑赫然便是之前那把泰阿剑!

    “拿着泰阿,找到西犬丘,之后你自然知道需要做什么。”龙袍男子缓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