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175章 好哥哥
    两人稍稍将头伸出去一看,发现一队骑兵正气势汹汹地往两人冲锋过来,速度之快,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到达他们所在的战壕。

    以骑兵的冲击力,不用想也知道两人肯定会瞬间被撞成肉泥。

    祖安下意识拿手电筒往冲锋的骑兵射去,那些骑兵却拿出一块圆盾挡在面前,他紧接着改变手电筒的目标,想去射它们座下的马匹,谁知道愕然发现那些马-眼睛上竟然绑着布条!

    他心中顿时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大哥,你们是兵马俑哎,浑身是泥土做的哎,你们哪来的布条?

    吐槽归吐槽,眼前的危机还是要解决。

    他心念一动,拿起必死匕首,运起葵花幻影在眼前的这片土地上不停地施展“挑”字诀,挖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细洞。

    他不得不说学院的初级剑术十三式当真是返璞归真,“挑”这一式用起来,挖洞简直是一挖一个坑。

    若是让学院中创立这套剑术的先贤们知道后世弟子竟然用来挖坑,恐怕会气得从棺材里跳出来。

    祖安此时却无暇顾及这点,只是在庆幸必死匕首坚硬锋利,否则挖起来也没这么快的速度。

    身后的乔雪盈看得一头雾水,不明白他挖这些坑有什么用,难道用这些小洞就想阻挡这气势汹汹的骑兵部队?

    若是以前她肯定不屑一顾,但经历了之前种种,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尽力调动残余的元力,伸手按在地上,很快一根根树藤破土而出,在地上留下了一个个圆洞。

    注意到骑兵越来越近了,祖安急忙拉着乔雪盈往后退去。

    “这个时候再跑会不会晚了点?”乔雪盈心头升起一丝疑惑。

    不过让她更疑惑的是,对方跑了十数丈的距离便停了下来。

    祖安回过身来紧紧地盯着那些奔腾的骑兵,紧了紧手中的匕首,整个人犹如一头蓄势待发的豹子。

    乔雪盈越来越不解了,难道他还准备正面向骑兵部队冲锋?这不是找死么?

    可接下来的一幕让她下巴都快惊得掉下来了,只见冲在最前面的那排骑兵忽然有不少马受了惊,凭空地栽倒下来,将背上的骑士狠狠地摔到了地上,因为是陶俑的缘故,很多直接被摔得粉碎。

    因为前面的这些马匹士兵摔倒在地上成了障碍物,后面冲锋的骑兵根本刹不住,犹如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的骑兵人仰马翻。

    这个时候祖安动了,只见他拿着匕首迅速冲向那群混乱的骑兵,补刀那些没死的,同时又刺杀那些依然还停留在马上的。

    原本就算这些骑兵没有了冲击力威力大减,凭借着人高马大的优势,也不是一个人能撼动的,但祖安手里有那个神奇的手电筒,在它们身边照来照去,让剩下的那些骑兵顾此失彼,显得越发混乱。

    这种混乱的局面,祖安的葵花幻影身法就能最大程度发挥作用,只见他不停地在骑兵群中以诡异的身法游走,施展出“辟邪剑法”几乎是一剑就刺中一个兵马俑的脑袋。

    这段时间的交战,他已经总结出了这些家伙的弱点,那就是脑袋!

    约莫一炷香的功夫,上百名的骑兵都尘归尘,土归土,一半是自相践踏而亡,另一半是他在混乱杀掉的。

    “这家伙真的是三品么?”望着战场上祖安如鬼似魅的身形,乔雪盈只觉得背后一阵阵凉意,这家伙明明修为并不高,但却比她见过的最厉害的刺客更像刺客,招式简洁凌厉,没有一招多余,而且每一次出手就能收割一条性命。

    祖安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显然刚刚在急速中诛杀所有的骑兵,让他的损耗也不小。

    这时候兵马俑的大部队终于反应过来,阵营后面早已张弓搭箭准备的弓箭手再也不用顾虑会射到同伴,又是一波犀利的箭雨来袭。

    “快躲进坑里。”乔雪盈急忙跑过去拉祖安,担心他力竭没法移动。

    谁知道祖安反手扔给她一块盾牌:“有盾牌了还跑什么跑。”

    古代战争中防御弓箭手最好的武器便是盾牌了,之前是没办法只能仓促挖战壕,可刚刚那些骑兵为了防备他手电筒的光芒,几乎每个手里都拿着一个盾牌,现在战场上盾牌唾手可得。

    两人很快架起几块盾牌护住全身,那些箭雨砰砰砰地射到上面,完全无法伤到他们分毫。

    祖安还趁机望着乔雪盈:“明明有盾牌还拉我往战壕里跑,你老实交待,是不是尝到甜头了,故意想我抱你?”

    “想抱你个大头鬼。”乔雪盈红着脸踢了他一脚,都怪这家伙每次都弄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害得她刚刚根本没反应过来,“对了,你刚刚随便挖了些圆洞,为什么就让那些冲刺的骑兵人仰马翻了?”

    祖安摇了摇头:“这是个秘密,除非你叫我声好哥哥我就告诉你。”。

    乔雪盈不禁咬牙切齿,这家伙总是这么讨厌,不过她想到那边还有几百名兵马俑武士,自己又受了伤,未必还有命活下去,不想死了也做个糊涂鬼,终究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小声地咕哝了一句:“好……好……哥……哥。”

    祖安:“???”

    他实在是意外,没想到这丫头竟然真的会喊出口,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见他吃惊地望着自己,乔雪盈脸色一红,心虚地瞪了他一眼:“看什么看,我已经喊了,快告诉我答案。”

    “你喊的什么,我没听清楚。”祖安脸上多了一丝笑意。

    “你耍我?”乔雪盈大怒。

    来自乔雪盈的愤怒值+398!

    祖安急忙说道:“真没听清楚,你再喊一次,我马上就告诉你。”

    乔雪盈不停地咬着嘴唇,显然心中极为挣扎,不过终究还是将脸侧到一边:“好哥哥……”

    “哎,我的好妹妹,”祖安一脸得意的样子让乔雪盈恨得牙痒痒,“好吧,其实原理很简单,你如果在草原上生活过就应该清楚,草原上马最怕田鼠洞,一不小心踩进去就会折断马腿,刚刚那些冲锋的骑兵为了不被我的光线影响,还特意将马-眼睛蒙上了,根本看不到地上的坑,这不是自寻死路么。”

    “最前面只要倒了一批,后面那些马因为冲锋起来的速度太快再加上眼睛被蒙上了,根本停不下来,所以一连串形成了多米诺骨牌。”

    “你在草原上生活过?怎么对这些细节都这么清楚。”乔雪盈一脸狐疑,按照之前在楚家潜伏时探知的情报,这家伙不可能去过草原啊。

    祖安一脸傲然:“好哥哥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不出门就能知道天下事。”

    前世在网上知道各种各样奇怪又不能赚钱的知识,简直是一个键盘侠的基本修养。“呸,不要脸。”乔雪盈脸颊上浮现一抹异样的嫣红,心想自己刚刚真是鬼迷心窍了,竟然喊这家伙好哥哥。

    箭雨很快停歇,显然那些兵马俑也看到伤不了他们分毫,只见前排的那些步兵开始行动了,迈着整齐的脚步往两人逼近过来,因为要举着盾牌防备那不知名光线的缘故,它们行动的速度并不算快。

    祖安回想前世论坛上那些口若悬河的“名将”,提到过对付步兵方阵最好的就是从侧面或者背后攻击,旨在打乱他们的阵型,否则正面对上严阵以待的步兵,哪怕是最精锐的骑兵冲锋也会损失惨重。

    他看了看周围四处游荡的马匹,刚刚骑兵队团灭,剩下了不少马在这里。

    “我们骑马绕到它们侧面去。”祖安过去将马匹缰绳绑在一条长绳子上,然后翻身骑上最前面那匹,不得不说,这些马虽然是陶土做成,但和真正的骏马也没有什么两样,某种程度上还要更神骏一些。

    “快上马呀!”见乔雪盈呆呆地站在那里,祖安急忙对她招了招手。

    “哦~”乔雪盈勉强笑了笑,脸色有些苍白,走过去试图骑上马,忽然身形一晃,径直往地上栽倒过去。

    幸好祖安早就发现到了她的异常,急忙跳下去将她接住:“你怎么了?”

    忽然感觉到手心有一些湿漉漉的感觉,抬起来一看,发现上面全是鲜红的血迹,他急忙凑到她身后打量,发现她后背插着半只羽箭,后面的衣裳几乎全被血渍浸透。

    “你受伤了怎么不早说,刚刚竟然还有闲心和我斗嘴。”祖安急忙扯下一块衣裳给她捂住后面的伤口。

    乔雪盈张了张嘴,但没什么力气反驳她了。

    “忍着点!”祖安望了一眼正缓缓往这边逼近的步兵方阵,大约估摸了一些到这里的时间,然后扯开了她后背的衣裳。

    “你……你干什么?”乔雪盈又惊又怒,挣扎着要起来。

    “别动,我帮你把箭拔出来,否则一直没法止血。”祖安捡起地上一把刀,轻轻割开了伤口处一节皮肉,将埋在里面的箭头取了出来。

    “嗯~”乔雪盈浑身一颤,脸色苍白,额头尽是细细密密的冷汗。

    祖安一边用布条替她堵住伤口,一边问她:“你的金疮药在什么地方?”

    他的已经在前面的战斗中耗尽了,之前看到乔雪盈手里还有。

    “在我怀里,但是……”乔雪盈还没说完,祖安就直接伸手到她衣襟里摸了起来。

    “你!”乔雪盈抬手就要打他,可惜现在身上没有半点力气。

    “别你你你我我我的了,事急从权,再说了,又不是没摸过。”祖安一边说着,一边用找到的疗伤药敷在了她的伤口处,然后迅速拿布条包扎起来。

    听到他的话,乔雪盈想到了之前在楚家两人衣衫尽解的情形,原本苍白的脸颊多了一抹桃红之色。

    “可惜了,这家伙不能……”

    这个念头刚升起来,乔雪盈就吓了一跳,自己这在乱七八糟想些什么啊。

    ---

    昨天半夜码了半章,早上又起来码了半章,酒店门都没怎么出过,家人来度假,我就是来苦逼的.....

    另外这张马-眼竟然是屏蔽字,完全想不明白为什么,这词啥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