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174章 无敌是多么寂寞
    “不对,这里应该不是刚才所在的地宫。”乔雪盈摇了摇头,她毕竟修为高不少,感觉要敏锐一些,“刚刚所在的地宫充满了死灵之气,这里却要淡了许多。”

    祖安仔细打量了周围一番,很快脸上多出了一丝苦涩之意:“不是刚刚所在的地宫,那边那些玩意儿是怎么回事?”

    乔雪盈循着他的目光望去,也吓了一大跳,只见数百米之外整整齐齐站着一排一排的兵马俑,和之前在地宫中见的几乎一模一样!

    “地之封印,地之封印,这些兵马俑本来就是由泥土制成,又长埋地下,和大地紧密相关,应该就是地之封印了。”祖安沉声说道。

    乔雪盈忽然想到什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可惜了,刚刚你手里那个奇怪的发光棒子被那黑甲将军打到水潭里了,不然拿出来对付这些家伙,应该很快就能破解封印了。”

    祖安神秘一笑,召唤出了“神奇的手电筒”:“你说的是这个么?”

    乔雪盈瞪大着眼睛望着他这根黑乎乎的棒子:“咦,这个不是掉水潭里了么,怎么还有?莫非你手里还有很多?”

    她十分确定刚刚亲眼见到这棒子掉进水潭里的,祖安根本没有去捞。

    “这样神奇的东西怎么可能有很多,当然是刚才那个。”祖安答道,“只不过它和我有心灵感应,会自动回到我这里而已。”

    乔雪盈神色复杂地看着他,要知道在半个月前她还以为这家伙是个什么都不会的窝囊废,结果这些天给她的震撼简直一个接一个,光是这些神奇的道具和技能她都见到了好多种了:“这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发出让地宫中亡灵惧怕的光线?”

    祖安笑着说道:“刚刚还没叫我好哥哥呢,叫了我就告诉你。”

    乔雪盈啐了一口:“呸,你这家伙真是不要脸,竟然背着小姐勾搭其他女人。”

    “你又不一样,你忘了你是初颜的通房丫头么,早就被送给我了,又怎么能叫勾搭?”祖安抬起了自己的手示意她看一眼,“再说了,要勾搭也是你勾搭我呀,从刚刚开始你就紧紧抓着我不放。”

    乔雪盈仿佛触电一般迅速将手缩了回去,红着脸说道:“明明是你说的防止走散才拉着的。”

    看着她小脸绯红的模样,祖安觉得分外有趣,这小妮子嘴虽然毒了点,但唇红齿白,身材纤细匀称,长得也清秀可人,的确是个出众的美人儿。

    祖安暗暗感叹,自己真的适合当纨绔子弟啊,整日里混吃等死,顺便调戏一下良家妇女,真乃一大乐事也。

    呸,祖安啊祖安,你这么快就被她美色所迷了么?忘了她好几次想杀你了么?

    真是个肤浅的好色之徒!

    祖安暗暗鄙夷了自己一番。

    一旁的乔雪盈一脸古怪地看着他:“你干嘛用这么色眯眯的眼神看着我?肯定在想什么不好的事情。”

    “什么色眯眯,小姑娘不要乱用词,我这叫正直有爱!”祖安纠正道。

    就在这时,远处忽然发出一些声音,两人循声望去,只见那些兵马俑纷纷转过头来望着他们。

    “你快点用那棒子对付它们吧,被这么多家伙盯着感觉怪怪的。”乔雪盈不自然地往后缩了缩。

    “好。”祖安也觉得有些瘆得慌,打开手电筒直接往那些兵马俑照了过去。

    一股雪白的光柱找到兵马俑阵型里,原本安安静静的兵马俑们纷纷炸开了锅,整整齐齐的队形瞬间乱作一团。

    “到底要怎样才算破除封印啊,莫非要完全消灭这些家伙才行么?”乔雪盈望着那边混乱的阵营,大致估计了一下,这些兵马俑少说也有上千,要全都消灭何其之难,除非那家伙手里神奇的棒子能用光线除掉它们。

    祖安显然也是想到一块了,他不停地拿着手电筒往那些兵马俑身上照,凡是被光照到之处,那些兵马俑身上纷纷褪色,然后一片片瓦解掉落,仿佛冰雪遇到烙铁一般。

    “难怪以前那些博物馆不允许拍照,看来光线对这些‘古董’的杀伤力真是杠杠的。”祖安一边拿着手电筒,一边大摇大摆往对方阵营走去。

    “什么叫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什么叫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可惜没有啥观众啊,不然我的威名会响彻天下。”祖安一脸意兴索然,嘴里忍不住哼起了前世一首歌,“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无敌是多么,多么空虚……”

    乔雪盈:“……”

    怎么还唱上了呢,这歌曲的旋律好奇怪,而且歌词未免太霸道自负了,不过听起来却有一种莫名的震撼之感。

    也不知道是那个绝世高手所做,不然绝对没有这样的意境和气魄写出这样一首歌。

    她心中不禁对那个绝世高手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敬仰之情,只不过从祖安这样一个三品修为的家伙嘴里唱出来,为什么这么违和呢?

    此时祖安手电筒往那些混乱的兵马俑身上照着,依然有些意犹未尽:“你们过来呀!”

    来自兵马俑的愤怒值+6+6+6……

    这个人类怎么这么贱?有本事你放下手里发光的那个,分分钟把你捶出屎来!

    “一群渣渣啊!”祖安嘴里鄙夷着,心中却寻思这手电筒虽然对它们有压制效果,但杀伤力还是不那么足,只有照到的时候才有伤害,光线移开过后不会像火一样,燃烧起来后能造成持续伤害。

    “呜呜呜~”

    就在这时一阵军号声传来,有不少兵马俑站在战车上,不停地挥舞着手中旗帜,然后混乱的阵型渐渐开始平静下来,很快一队士兵手持盾牌挡在了最前面,遮住了对它们来说可怕的光速。

    祖安愣住了,这些家伙竟然还懂智谋?

    他不停地变化着手电筒方向,可都被兵马俑用盾牌挡住了,它们不仅挡住了前面,后面那几排的甚至举着盾牌挡住了头顶。

    简直离谱!

    就在这时,祖安眼睛一缩,因为他远远看到兵马俑后排的弓箭手正在张弓搭箭。

    “快跑!”祖安撒腿就跑,见乔雪盈还没反应过来,急忙拉着她便跑。

    “你干什么!”见对方又拉自己的手,乔雪盈又羞又气,不过她很快就听到了呼啸而来的破空声。

    回头一看,看到满天的箭雨乌压压一片,她瞬间花容失色。

    这家伙,上一秒还在那里嘚瑟,唱什么无敌是多么寂寞,现在逃得又比谁都快,他难道不知道什么叫羞耻么!

    “来不及了!”祖安知道跑也跑不过弓箭的速度,急忙对乔雪盈说道,“你的护盾能坚持多久。”

    “坚持不了多久。”乔雪盈脸色苍白。

    “为我争取时间!”祖安停了下来,直接用必死匕首开始在地上挖了起来。

    乔雪盈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但下意识还是手腕一挥,一条条树藤在背后编制成一个盾牌。

    几乎是眨眼的功夫,那些箭雨已经撞击到了树藤之上。

    乔雪盈一声轻哼,显然那强大的冲击力让她第一时间就受了不轻的伤。

    她现在连说话的功夫都没有,全力运转着元气修补身后被射得千疮百孔的树藤,明明可能才过了几分钟,她却觉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一般。

    “啊~”一声娇呼,乔雪盈浑身一颤,她能感觉到一支箭已经射穿了她的防御,直接插在了她肩头,她贝齿紧咬,急忙不惜余力地补充元力到身后。

    但她同样很清楚,她最多只能坚持三个呼吸的时间,自己的防御就会彻底崩溃,然后下一瞬间,两人都会被射成刺猬。

    3!

    2!

    1!

    乔雪盈浑身都虚脱了,闭上眼睛前最后一个念头滑过脑海:“没想到我竟然会和这家伙死在一起。”

    “怎么,这么想和我成为一对同命鸳鸯啊。”

    耳边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

    乔雪盈一愣,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侧躺在一个浅坑一侧,那些如雨一般射来的弓箭纷纷射到了浅坑的另一面。

    原来刚刚他就是在挖这个……

    乔雪盈终于明白过来,不过她紧接着意识到自己正被祖安紧紧抱在怀中,两人面对着面,能清楚感觉到对方呼吸打在脸上,两人的嘴唇甚至就差那么一点点就完全贴上了。

    “你干什么!”乔雪盈吓了一跳,下意识挣扎起来。

    祖安紧紧抱住她:“别动,好不容易才挖了这么个浅坑可以躲避,一不小心露出去一点就会被射中的。”

    仿佛是印证他的话,一根弓箭正好擦破了她的衣袖,差点射穿了她的胳膊。

    这样一来她丝毫不敢动了,只好紧紧贴在一起。

    为了缓解心中尴尬,乔雪盈急忙侧着脸说道:“你这个坑是什么原理,为什么弓箭直射得到那一面,射不到我们身上。”

    祖安解释道:“这东西叫战壕,只可惜时间仓促只能挖这么浅。弓箭射出时都有个倾斜的角度,所以下落时其实也是斜着射下来的,我们躲在战壕这一面,除非弓箭垂直落下来,否则是不可能射到我们的。”

    他暗暗庆幸匕首削铁如泥,再加上他如今力气奇大,否则绝不可能在这短短时间内挖出这样一条长长的浅坑能容下两人藏身的。

    乔雪盈听得似懂非懂,忍不住问道:“你怎么懂这么多东西?”

    “我懂的东西可多了,谁让你以前有眼无珠的。”祖安不得不承认,这妮子平日里讨厌归讨厌,但身子是真的软。

    乔雪盈:“……”

    这家伙不和她吵一下,都不会舒服么?

    就在这时,箭雨渐渐稀疏下来,显然弓箭手们也意识到很难射中他们。

    两人正要松一口气之余,又听到一阵阵大地震颤的声音传来。

    骑兵,那是兵马俑的骑兵部队正在冲锋!

    ----

    今天一天都在忙,上午忙着筹备毕业十几年的同学聚会,下午又要开车送家人,关键是有一段国道在修路,只能单边轮流通行,每次都要在那里堵至少半个小时,更蛋疼的是,我今天那段路来来回回跑了3次,今天差不多有一半的时间在开车......

    好吧,说这么多,就是为了找个借口请假,今天估计只能一更了,后面补上,算起来我都欠了多少更了,生无可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