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165章 呵,男人!
    见对方望向自己,石昆差点吓尿,想着自己家世顶级,又是公认的修行天才,还长得让无数女人痴迷,可谓有着无限光明的前途,无比精彩的人生。

    难道就要无声无息死在这种阴暗的角落?

    特别是一想到刚刚手下那么高大一个汉子,最后被那个黑甲将军吸得只剩下一坨不知道啥玩意的东西,他就不寒而栗。

    就在这时,乔雪盈身上一道绿光浮现,然后嘴里吐出一口鲜血,不过却成功地摆脱了束缚,迅速跑到石昆身边,伸手往他脑袋上一拂,一股绿意从头顶覆盖全身。

    那是生命的力量,一定程度上能对抗死灵之力。

    乔雪盈此时面色惨白,嘴角渗血,显然发动这样的力量对她损耗很大。

    “公子快走!”因为解封还需要几秒的时间,可是在高手面前,这一两秒的时间足以致命,所以乔雪盈不敢耽误,提着石昆的衣领便往甬道跑去。

    “找死!”那黑甲将军没料到会有这样的变故,勃然大怒,身形一闪便往两人冲来。

    看到对方冲过来的速度,乔雪盈眼中闪过一丝绝望,贝齿紧咬,脸上闪过一丝决然,她清楚今天的状况不可能跑得掉了,还不如牺牲自己给公子逃跑争取时间,希望他能跑掉吧。

    她满头秀发化作了无数藤蔓往黑甲将军攻了过去,她本已油尽灯枯,此时完全是燃烧生命本源激发出来的力量。

    她还寻思着动用仅剩的两次“镜花水月”,虽然未必能从黑甲将军手中逃脱,但应该能躲争取几息的时间,那样公子应该有机会逃得掉。

    如今她唯一担心的是公子不能当机立断撒腿就跑,万一要留下来和她并肩作战你推我让,耽搁了时间,恐怕一个都跑不了。

    就在这时,身后一股巨力传来,她整个人不由自主往那黑甲将军飞去。

    她所有的注意和防御都是在身前,背后可以说一点防备都没有,所以才会被一推就毫无悬念地往前跌倒。

    乔雪盈脑袋一片空白,她身后只有公子一人,谁推的她根本不用想也知道。

    不过她还是不死心地回头望去,希望这一切都是自己想错了。

    石昆仓皇往外跑的背影落入她眼中,终于让她绝望了,原来自己在公子心中,只是一个随时可以用来挡箭的弃子……

    黑甲将军伸手一抬,几乎是瞬间掐住了她的脖子,莫说对方的威压让她根本无法反抗,就是有能力反抗,她现在也心如死灰。

    闭上眼睛,等着自己被对方吸成干尸。

    谁知道半晌过后都没有动静,睁开眼睛一看,只见黑甲将军露出一副复杂的表情——尽管它的面貌都隐在一团黑雾之中,但就是能感觉到他的神情。

    “又是背叛的戏码啊。”黑甲将军语气唏嘘,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眼前的一幕仿佛勾起了它很久很久以前的回忆。

    不过它突然哼了一声:“本将军平生最恨这种背叛同僚的人,给我回来!”

    只见他另一只手一抬,手心出现一团黑气,然后急速旋转很快化作一个黑洞,遥遥指向了前面的甬道。

    石昆正在甬道里拼命逃跑,忽然甬道里涌起一阵狂风,身后传来一股巨大的吸力。

    他直接站立不住往后跌去,翻了好几个跟斗,慌忙中将手中剑插入石壁中方才勉强止住了身形。

    他心中大骇,他自己修行的都是风系功法,可在这狂风之中,完全没有半点反抗之力,只能双手紧紧地抓住剑柄。

    可身后传来的吸力之大,他整个人都凌空飞起,抓住剑柄的双手也一点点滑落,其中一只手终于支撑不住掉下来,急忙扣住一旁的墙壁方才重新稳住了身形。

    他清楚被吸进去绝对是死路一条,只能咬牙硬挺着,指甲盖都翻开了鲜血直流,可他现在根本顾不了这些。

    “求生的意念倒是很强,不过没有任何意义。”石室中的黑甲将军冷哼一声,手中五指微曲,正要加大力量将对方扯回来。

    忽然它浑身一僵,发出一声又惊又怒的吼声:“竟敢染指无踪幻莲!”

    它顾不得再收拾石昆,身后化起一团黑雾,整个人骑马直接钻了进去消失不见,它手中的乔雪盈也被顺带着带走了,整间屋子再也没有她半点踪迹。

    正在甬道中拼命挣扎,感觉已经支持不下去的石昆眼中闪过一丝绝望,忽然间他觉得身后传来的吸力瞬间消失,然后他浮在半空中的身体重重地掉到地上,摔得鼻青脸肿。

    就算如此,他却喜出望外,他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事,更不敢去探寻,手脚并用逃出了墓室,甚至不敢停留在大门附近,一直跑到数里之外方才彻底放下心来。

    另一边祖安摘下了无踪幻莲,一边将花瓣一片片扯下来喂她一边肉疼得厉害:“老婆啊,你知道我为了你放弃了什么吗,你以后要是对我不好,你他妈就不是人啊……”

    “呵,男人~”虚空中传来那神秘女子的嗤笑,“自己妻子命悬一线,你却还想着自己提升修为,有些舍不得给她,我要是她我肯定会心寒的。”

    “你懂个屁!”祖安骂道,不过他也懒得和她解释其中的缘由,毕竟他那里被封印了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你竟敢和我如此说话!”女人的声音发冷。

    来自芈骊的愤怒值+314!

    祖安一愣,这就是那个神秘女子的名字么?竟然有这么奇怪的姓,要不是前世看过《芈月传》,都不知道这个字怎么念。

    不过此时他根本没功夫搭理她,因为楚初颜陷入了昏迷,这些花瓣她根本吞咽不下去。

    想到刚刚那神秘女子提醒过她只剩下六十息的时间了,祖安再也不敢有丝毫犹豫,直接将花瓣先嚼碎,然后嘴对嘴渡到了她口中。

    楚初颜的嘴唇是冰凉而又柔软的,有机会和她接吻,是不知道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但祖安此时却没有丝毫享受的感觉,心头完全被对她的担心萦绕。

    整个过程他不敢有丝毫停留,一口一口将无踪幻莲的花瓣渡到她嘴里,呼吸间尽是沁香扑鼻,他都分不清到底是花的香味还是楚初颜身上的香味。

    隔了一会儿,楚初颜缓缓睁开眼睛,静静地望着他,不知道是气色恢复了些还是什么,脸色莫名地多了一抹红晕。

    “你醒了?”祖安又惊又喜,一颗悬起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你……你在做什么?”楚初颜看了看他手上花瓣,目光又落在他嘴角。

    祖安心一虚,急忙说道:“我刚刚是在救你,可不是要占你便宜。”

    楚初颜嗯了一声:“我知道。”

    感觉到气氛有些尴尬,祖安也不知道说什么,本能地又将花瓣嚼碎凑过去要喂她,不过刚俯身到一半,整个人愣住了。

    她现在已经醒了,貌似不需要自己这样喂了吧?

    楚初颜也和他大眼瞪小眼,良久后不自然地扭过头去:“我现在自己可以了。”

    祖安心中清楚,既然她已经醒了,是绝对不会接受这种嘴对嘴喂药的,只好将剩余的花瓣递到她嘴边:“那你自己吃吧。”

    他将嘴里的那片无踪幻莲咽了下去,寻思着不知道一片叶子的药性能不能替自己解除封印?想到这里他急忙拿出纪登徒为他炼制的解封丹吞了下去。

    急忙闭眼感受身体的变化。

    解封丹一入口,他能感觉到数股热气急速往小腹下方直冲而下,同时还夹杂着一股清凉之意,想来就是那片无踪幻莲的药效了。

    这几股暖流配合着那股清流一起,一路上他感觉到有不少经脉豁然开朗,有一种浑身的枷锁被点一点打开了一样。

    “有戏!”

    祖安眼前一亮,急忙聚精会神引导那几股气流冲击身体的经脉。

    一开始倒是势如破竹,但到了最后关头,这股混合气流却仿佛撞上了一扇厚重的大门,始终无法冲开。

    每冲击一次,那股气流就减弱几分,到了后来眼睁睁地看着它消失不见。

    果然一片的药性不够啊!

    祖安欲哭无泪,苍天啊,大地啊,我特么的为什么这么命苦啊!

    当然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他注意到第五个法阵已经填满了,要知道第五个法阵理论上要377颗元气果实,远比之前每一个法阵的都要多。

    之前他填满一座法阵都要花很久的时间,结果如今仅仅是一片花瓣就轻松填满了。

    果然传言不虚,一片花瓣就能提升一个小境界。

    可这又有什么用,他最想要的能力还是没有啊!

    “你给我吃的这是什么。”楚初颜柔和动听的声音传来,刚刚芳心一片混乱,她下意识将对方塞到嘴边的叶子吞下,无踪幻莲花瓣上的清凉还有一股奇异的温和力量流遍全身,让她立马体会到这花绝非凡品。

    现如今她虽然元脉依然尽毁,但身体里的伤势却以极为夸张的速度恢复起来,她甚至隐隐有种感觉,再隔几年时间慢慢修养,说不定断了的经脉都有可能重新长好。

    虽然到时候一身修为尽废,甚至行动依然比不上普通人那么灵活,但也比躺在床上瘫痪余生要好得多。

    “在这地宫里机缘巧合发现的一株灵药,看到你快咽气了,就给你吃了。”祖安不是那种做好事不留名的人,但此时说出无踪幻莲的名字难免有邀功之嫌,更何况他现在郁闷得要死,压根儿就不想再提到这个名字。

    祖安忽然意识到,为什么一直没听到那个神秘女人的声音了。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阵愤怒咆哮:“是谁,竟敢动本将军的无踪幻莲!”

    ---

    感谢雪月仙子冷霜月等书友的打赏,话说这位好像想客串一个妹子龙套,好像就叫冷霜月,看以后有没有机会塞进后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