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164章 抉择
    “还愣着干什么,快用你手中的光线!”耳边传来了之前神秘女子的呵斥声,显然对他此时的发愣很不满。

    祖安这才如梦初醒,拿着手电筒便往那些兵马俑身上照去。

    正要冲过来的兵马俑被他手中强光一照,身上鲜艳的色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一群气势汹汹的兵马俑顿时掉头就跑。

    有几个还因为跑得太快不小心跌了一跤。

    这些家伙前后反差之大,让人有些忍俊不禁。

    刚刚跳出来的这些兵马俑手忙脚乱跳回了自己的坑里,后面那些正准备出来的纷纷将腿收了回去。

    刚刚齐刷刷转头望向他,现在又齐刷刷将头转了回去,一个个仿佛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一样。

    双眼中冒出的蓝色火焰也迅速褪去,一个个又重新恢复了毫无生气的陶俑形象。

    “看来欺软怕硬是任何生物的本性啊。”祖安拿起手电筒四处照了照,那些陶俑一个个没有丝毫反应。

    不过后台收到的愤怒值可一点都没断过。

    来自兵马俑的愤怒值+6+6+6+6……

    祖安心想若不是急着要救楚初颜,我非得站在这里把你们薅秃不可。

    见这些陶俑都不再动了,他急冲冲抱着楚初颜一路跑到了那片水潭边。

    靠近了才看清楚,水面上浮着很多荷叶,几乎将整个水面都都遮完了,刚刚远处看到的碧绿的幽光就是它们发出来的。

    这些荷叶与寻常荷叶不同,它们通体翠绿,表面莹光流动,比起荷叶,更像一块块翡翠伫立在那里。

    最奇怪的是荷叶虽多,但花却只有一朵,在水潭最中央,无数荷叶簇拥着一朵小巧玲珑的莲花。

    在这暗无天日的地宫之中,竟然有一朵如此圣洁漂亮的莲花盛开着,莲花通体雪白,每一片叶子比少女的手指还要青葱娇柔,白色叶片正中间有一抹明黄色的花蕊,犹如天上的星辰散发出神秘的光芒。

    祖安心中一喜,这应该就是那神秘女子说的可以救楚初颜的灵药了,他正要过去采摘,忽然一愣,因为他发现眼前那朵莲花凭空消失了,只剩下满水潭的碧绿荷叶。

    难道还有其他人?修为高到自己完全看不清他的身形,刚刚捷足先登了?

    他急忙回身四处张望,可所见之处,除了整整齐齐的兵马俑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存在。

    他不禁浑身冰凉,难道自己只能眼睁睁看着楚初颜香消玉殒么?

    “你在干什么,那朵莲花不就在原地么?”仿佛是察觉到他的失魂落魄,神秘女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祖安一愣,急忙回头望去,赫然发现那朵莲花果然就在原来的地方。

    “什么情况?”祖安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发现那朵莲花果然又凭空消失了,这次他没有再移开视线,而是死死地盯着原地。

    果不其然,过了几秒钟那朵莲花又再次出现了!

    很显然,这朵莲花以一种神奇的方式存在于天地之间,若隐若现,若有若无。

    忽然他想起了纪登徒曾经和自己说过的话,不禁脸色一变,有些苦涩地问道:“这朵莲花,是不是叫做‘无踪幻莲’?”

    那神秘的女声再次响起:“不错,它的确叫‘无踪幻莲’。”

    祖安顿时呼吸急促起来,万万没想到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竟然就在眼前,不过他依然有些不敢置信:“我听闻无踪幻莲千年才开花一次,每次花期只有几个时辰,这花开了多久了?”

    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仿佛担心下一秒这莲花就突然凋谢了一般。

    “虽然无踪幻莲确实要很久才开一次花,但也要不了1000年,另外这朵花有点特殊,你不必担心它会凋谢。”女人的声音传来。

    “不会凋谢?这怎么可能。”祖安一楞,这实在是超出了认知常识。

    “此花形成的环境特殊,再加上另外一些原因,所以不像一般的‘无踪幻莲’一样,”那女人的声音顿了顿,“你是想跟我慢慢讨论这些呢,还是先救你的同伴呢?我能感觉到她的生命之火正在熄灭,最多六十息,她就会彻底死去。”

    “这里还有其他的无踪幻莲么?”祖安急忙问道。

    “其他的?无踪幻莲世所罕见,碰到这一株就是你祖坟冒青烟了,还想碰到几株?”女人哼了一声,“不过你大可放心,这一株足以将她救回来,若是将来她体内元脉恢复,甚至可以直接让她提升一个大境界。”

    “连元脉都不能恢复么?”祖安一愣,没想到这么厉害的灵药竟然只能保住她的性命,之后成为一个废人,对楚初颜这种心高气傲的女人来说,恐怕比死了还难受吧。

    “哼,这个女人应该是施展了远超自己承受能力的禁术弄成这样,既然是逆天禁术,又岂会没有一点代价。”那女人淡淡地说道。

    祖安脸色数变,如果是其他的天才地宝,哪怕再神奇他也决计不会起任何贪念,肯定是拿来救楚初颜。

    但这是无踪幻莲,是他苦苦寻找的无踪幻莲!

    身为一个男人,那里被封印,做不成男人的痛苦换作谁都没法承受的。

    他清楚这次能碰到无踪幻莲已经是走了天大的狗屎运了,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再想找到一株恐怕是不可能的了。

    那只能期待有朝一日修成宗师,靠自己的力量破除封印了。

    他如今已经是修行者了,清楚到达宗师有多难,要花五十年还是一百年?

    到时候他一个老头子才恢复能力,有个鸟用啊!

    而且这玩意还不是熬工龄就能一定达到的,有可能他一辈子都达不到宗师境,一辈子都没法恢复男人的能力。

    关键是用这药救了楚初颜又如何,又不能让她完全康复,救下来也只是个废人。

    而且就算她到时候对自己很感激,但这种感激能持续多久?

    若是将来她真的遇到一个各方面条件更合适的男人让她心动了,那自己如何自处?

    那时候连争都没法争,因为他没法履行丈夫的义务。

    前世在网上看过了太多各种奇葩的案例,他清醒地意识到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自己如今装伟大,可将来亲眼看到她和另外的男人走到一起,难道真的就不会后悔么?

    望着怀中脸色异常苍白,双眸紧闭的楚初颜,祖安咬了咬牙,将她放到一边,直接足尖一点飞跃水潭摘下了水中央那株无踪幻莲。

    且说刚刚祖安离开之后,石昆和乔雪盈陷入了长剑士僵尸的围攻。

    那些长剑士被祖安弄得极为憋屈,可对方手中持着那可怕的光线,本能又让它们不敢报仇,只能将所有的憋屈与怒火发泄到剩下的两人身上,在它们看来,这些人类是一起进来的,显然就是同伙了。

    这样一来可就苦了石昆和乔雪盈了,感觉到对面的不管是长剑士也好,还是长枪兵也好,甚至连那些最弱的斧头僵尸,都比之前要强了不少。

    两人本来就是强弩之末了,在这种情况下可谓是险象环生。

    石昆正将祖安骂个半死,便听到乔雪盈说道:“公子,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先回地面吧。”

    石昆陷入了沉默,就这样离开实在是太不甘心了,折损了那么多手下,自己甚至连珍贵的保命底牌都用了,结果还是没法得到楚初颜。

    可他也清楚,继续留在这里也没有意义,他们连眼前这些僵尸武士都对付不了,更遑论深入地宫追下去了。

    他们手里又没有让僵尸惧怕的光线。

    想到这里石昆就一阵蛋疼,他妈的,为什么祖安那家伙身上这么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啊。

    来自石昆的愤怒值+345!

    “好,我们先出去,守在墓室门口,他们总不可能一辈子不出来。”石昆哼了一声,他已经打定主意,到时候不仅要将楚初颜抢过来,还要将祖安身上那些宝贝都夺过来。

    小孩子才做选择题,我全都要!

    两人边战边退,正要回到之前甬道中之时,忽然整个房间升起一股恐怖的威压。

    石昆和乔雪盈脸色巨变,不敢有任何迟疑,转身便运起浑身元力,便要往外跑去。

    只不过他们浑身的元力仿佛不听使唤,整个人被钉在原地动弹不得。

    一道黑色的雾气凭空在房间中央升起,紧接着一个黑甲将军从黑雾中缓缓骑着马走了出来,看到它的出现,之前那些长剑士、长枪兵、弓箭手、斧头兵纷纷停下攻击,原地半跪着向它行礼。

    乔雪盈芳心狂震,眼前这家伙的气势,竟然比之前公子释放出来的那噬鲲还要恐怖,而且看这些僵尸武士纷纷向其下跪,证明它完全可以驱使这些低阶武士,不管从哪方面看,两人都不可能是它的对手啊。

    那黑甲将军看了两人一眼,竟然口吐人言:“咦,这么弱的两个人为何让你们刚刚恐惧成那样。”

    他的声音极为沙哑恐怖,仿佛从最深地狱来的恶鬼一般。

    那些僵尸武士纷纷连比带划,嘴巴也不停地一张一合,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只不过它们的灵智显然不足以支撑它们会说话。

    黑甲将军却侧耳倾听,喃喃自语:“还有两人,手中发出恐怖的光线……”

    他目光扫视一周,注意到刚刚被长枪钉死在墙上的石昆的四品手下,伸手一招就将他的尸体吸到了手中:“虽然死了,但这身血肉也不能浪费。”

    话音刚落那尸体便以极为恐怖的速度萎缩干瘪,几个呼吸的时间便只剩下一团足球大小也不知道是肉还是骨头残渣混合起来的球体。

    “鲜血的味道是这么诱人。”黑甲将军将那“肉球”扔到一旁,发出一声舒服至极的呻-吟,仿佛好久没有这么畅快过了。

    石昆咽了咽口水,太恐怖了,这家伙竟然还吸食血肉,难道本公子竟然要陨落在这旮旯里?

    早知道这样刚才不该一时冲动动用噬鲲的,现在连一战的力量都没有了。

    想到这里,他心中又将罪魁祸首祖安骂个半死。

    来自石昆的愤怒值+777!

    那黑甲将军回过头来,视线落在两人身上:“你们俩,我先享用谁呢?”

    ---

    感谢三彩密林、此岸以秋、三情道士等等书友的打赏